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灰终于停下了他的筷子,他从脱在身边的黑色牛仔裤里,掏出我给他的那半盒烟,拿出来一人发了一枝,我反正也不打算再吃肉了,用筷子从炉子里挟出一块炭来,竹筷子冒起阵阵青烟,先替老佘点上,继而是灰,最后是我自己。老佘的烟挟在第二节指骨中间,他愣愣的盯住自己的手掌,没有指甲,光秃秃的五根肉柱子,掌心里,同样是密密麻麻的伤痕,他突然就打了个冷颤,挟着烟的手就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灰默默的看着他,眼里却无怜悯之色,这段往事想必他是知道的,灰深深的抽了一口烟,却抬起头冲着天空长长的吹了出去,他用这样的方式掩饰他的叹息。我手足无措,老佘,兽语者,狗王,前杀手,一个从地狱的刑床上活下来的人。这无数道疤痕,记录下的是疼痛!剧烈的疼痛!剧烈的足以让人每一夜都从噩梦中惊醒的疼痛。

  老佘突然重重的给了他自己一个耳光,这耳光打的又重又沉,脸上立时五条指印,红紫起来。这耳光打的太过突然,想拦也无从拦起。他那手却是不抖了,他抽了一口烟,又长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记忆依旧让我害怕,每一天当第一缕太阳照进我的小屋的时候,我就庆幸自己又多活了一天,我是个本该早就死了的人。现今的每一口呼吸,每一口酒,每一口肉都是赚来的!”

  灰将酒坛子递了过去,老佘接过,又猛灌了一气,他重重的放下酒坛,用断掌擦去嘴边的酒渍,挺直了腰板,两只眼睛突然精光四射,他整个人突然就变了!他原本就像是一柄粘满了灰尘的古剑,静静的躺在阁楼的角落里虚度时光,慢慢朽坏,可当你擦拭掉灰尘,将它从剑鞘中抽出的时候,依旧是秋水潋滟,寒光闪闪。

  “我,兽语者!狗王!杀手之王榜单上曾位列第九十八位,从前魔都四个A级杀手之一,我杀人从来不需要白手套、管道工、或者清道夫。我这群狗就是最好的清道夫!一具体重一百四十斤的尸体,它们在十五分钟内就能吃光!连骨头渣子也不会剩下!也就是人头麻烦点,要砸碎了再喂。当年那个时候还没有停跳这个网站呢!”老佘目光炯炯有神,他说得轻描淡写,我却听的心惊肉跳……老佘这群狗竟然是吃人肉的……锅里这狗肉,万幸不是老佘养的,而是地下赌狗的牺牲品……

  “要说当年,我可不是这副模样,躲在这西郊动物园里不人不鬼的替人看家护院,跟动物聊天逗闷子。我当年却也是春风得意,势头正盛的时候,也曾一掷万金面不改色,也曾豪宅名车,眠花宿柳,古人有句话说的极好,叫作‘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我太得意!太轻敌!太过招摇,我以为魔都这潭水我佘天昆已然可以平趟,这水再深也淹不过我的脚面去。呵呵,你说我狂妄不狂妄?”老佘惨笑着问我,他脸上的掌印已经泛了紫,那一巴掌却是用了全力的打他自己,我不知如何作答,只能低头看那炉火。

  “灰,我知道你现在在那杀手之王榜单上排在第八十二位,比之我当年又是更胜一筹了,可是这江湖,名满天下,就意味着有无数人想取你而代之啊……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名利名利,有名才有利!可是我们做的这盘买卖,这杀人也同样有名利之争啊,更高的价码、更高的排位、更多的钱、更多的订单,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杀手在暗地里窥伺你欲杀之而后快,这魔都恐怕B级里的就不会少于一百人,记住我的教训,切切不可轻敌,不可大意,切记!切记!”老佘讲的郑重其事,灰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江湖路竟一险至此,我手脚冰凉,强如A级的杀手也同样是如履薄冰,一着不慎,就满盘皆输,输就意味着输掉了性命!

  说了这半天,却还是跟他那浑身的疤风马牛不相及,我急得直搓手,老佘惨笑着说:“你莫着急,就快要到正题了!唉……”他长叹一声,这叹息就像是坟前培的一捧新土,沉甸甸的砸在地上,浸透了伤心与血泪。

  “人屠夜雨,当下杀手之王榜单排名第九十八位,就是取我而代之……否则以他杀人的速度,他杀人杀的那么慢,要窜进这杀手之王的榜单又谈何容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哈哈哈”

  老佘惨笑,笑声凄厉的百爪挠心,他就像是一条风烛残年的老狗,却被主人遗弃在了千里之外的异地,仓皇、绝望、无力、悲伤突然降临在了这原本欢声笑语的空地,炉火也忧伤起来,它瑟缩起来,渐渐冰冷,我的鼻子有些发酸,但我不敢流泪。我仰头看天空,天上高挂着一弯残月,其状如钩。

  灰伸手再去烟盒里拿烟时,那烟盒却已空了,他看着我,我拎起自己的裤子掏出盒烟来,近来却是穷的厉害,抽的是三块六的软壳牡丹,昨天给他那半盒是七块五的硬壳双喜,因为那时还没遇见那刘三,还没背上五十万的债,所以阔气的很。我看了看灰,怕他嫌这烟太低挡,他却劈手夺了去,自顾自点上一枝,却不抽,递给了老佘。又点上一枝,递了给我。炉火已经熄灭,昏暗的白炽灯随风轻轻摆荡,电流有些不稳,它忽明忽暗,黯淡的时候像是蜡烛,四下万籁俱寂,我能听见电线里电流滋滋的声响。

  “吃肉!吃肉!这一锅好肉冷了就不好吃了!莫要浪费了!”狗王左掌掩面右手指着锅,他说:“我去添炭……”他踉跄的走进了小屋,我看见他指缝中的疤痕,疤痕与疤痕之间,就像是山洪爆发时的山涧,有激流奔涌。


  灰叹口气:“不……让……你……问……你……偏……问!”我心虚的沉默,我的好奇心这回是真的闯了祸……人屠夜雨,排行第九十八位的人屠夜雨,这就是他的杰作,这是个疯子,真正的疯子,比老虎更疯!比朱颜更疯!比灰更疯!

  狗王回到炉边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常态,他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添上碳,再放些木条、报纸引起火来,他扇动蒲扇,他说:“道上的人都说没有人见过夜雨,这话却是错的,我就见过,不仅我见过,骨灰盒也见过!”

  我转头去看灰,灰点了点头,老佘说:“夜雨迷离,意思是这人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异常。这话说的却也没错,道上从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唯有我和骨灰盒见过,我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他第一次杀人,他的第一次挑战,也是他唯一一次的失手!也是因为杀我杀的过瘾,他才有了后来杀人很慢的风格,才有了那人厨的绰号,他取走了我所有的一切,我的字号,我的排行,我的地位,我的十个第一截指头,更重要的是取走了我的信心……”

  “我操他大爷!这下手也太狠毒了!” 我心底突然生出种同仇敌忾的仇恨,老佘摆了摆那断掌,他说:“你切莫搀和进来,这魔都四大A级杀手,除了那剃刀慕二是靠自己杀人如麻一路杀上来的,另外三个都有讳莫如深的背景,我当年若是没死在夜雨手里,也死在了这骨灰盒的手里!”

  我一时之间有些难辨东西南北,你俩不是好哥们、好朋友么?我艰难的去看灰,灰又点了点头,他耸了耸肩,左手为掌,右手为拳,搭在一起,冲我抱拳一礼,他说:“唐……门……唐……灰!”

  “他当年也是来杀我的,却侥幸撞破了那人屠正在杀我,反而救了我的性命,这福祸相依,果然是有理的,哈哈哈哈,从此,这魔都少了个狗王,多了个人屠……也多了一条侥幸保住了性命只能隐姓埋名的丧家老狗!”老佘的蒲扇猛的一扇,火光就蹭的一下跃动起来,红色的炉火将他的脸照的红彤彤的,在他的脸上没有仇恨,只有险死还生,苟延残喘的悲哀,他又变成了那柄蒙尘的古剑,躺在灰尘里,躲在剑鞘里,任由自己慢慢锈蚀崩坏……

  “这人屠到底怎么动的手?你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输给了一个刚出道的人?他到底长什么样?”我硬着心肠问老佘,丧门星残叶我是知道的,跟那个无名S级杀手肯定有瓜葛,这骨灰盒居然来自唐门!那这人屠夜雨又是何方神圣?

  ===========================================================================
  看帖顶帖,举手之劳,给大家鞠躬了,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