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老佘盯着红通通的炉火,他说:“吃啊你们,骨灰盒,你吃,你们都吃!都盯着我做甚么,我这脸上又没长花!”灰闻言这回也不用筷子,就手抄起一支狗腿,埋头猛啃起来。他前面的地上,狗骨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真是能吃啊,他不该叫骨灰盒,该叫无底洞,我暗暗佩服。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却像是昨天发生一样的清晰,我这浑身上下的疤,加上这十根手指头,你猜一猜,他杀我杀了多少刀?我这身上有多少道疤?”老佘少了一截的食指从额头慢慢滑下,那光秃秃的指头轻轻抚过每一条疤痕,这张脸就像是冷兵器时代,骑兵冲锋过后的战场,我摇了摇头,这怎么猜的出来……

  “一千三百八十二刀,我这身上有穿刺伤三百七十二处,切割伤一千处,斩断伤十处,人屠夜雨杀我杀了十三天半,照理是每天一百刀,第十四天晚上,骨灰盒来了。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不是我自己数的,是因为人屠夜雨杀我的时候,在我眼前摆了一个计数器,电视机那么大的红色计数器,他每杀我一刀,就按动一下那计数器,那计数器就定格在一千三百八十二上……”老佘就如此痛苦的打开了他记忆的大门。

  我沉默,烟鬼乱杀人是因为杀人上瘾的神经错乱,这人屠夜雨第一次杀人,就歹毒到了如此地步!他不仅仅是制造肉体的疼痛,他还要从精神上折磨目标,他就像是拆毛衣一样,一丝一缕的抽取人的斗志、信心、刚强与毅力。直至目标坚固的堡垒彻底崩塌,只剩残垣断壁,狗王就是这样失去了他的锋芒与信心……这人屠难道是毒蛇喂养长大的?这还是人吗?这样的狠辣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炉火熊熊,我却像是置身冰海,手脚冰凉。

  我看着老佘那层层叠叠的疤痕,钦佩油然而生,一千三百八十二刀,这就是传说中的千刀万剐啊!他竟未死,不仅未死,还没有疯,不仅没疯,还愿意为我这么一个陌生人去直面那折磨了他十年的梦魇,我不想再听下去了,我无论再有多好奇,我也不能再让那记忆的黑色火焰灼伤这已然伤痕累累的狗王。

  “咱不说了,老佘,我一点也不好奇了!喝酒!我敬你!”我抢过酒坛来猛喝了一口,我把坛子递给灰,灰努力的将嘴里的肉咽下去,也喝了一大口,这坛子递给老佘时,他却将酒坛按在地上,他说:“这酒我欠着,但这事必须得说,还得仔仔细细的说,清清醒醒的说,一丝一毫也不能错过,你把耳朵竖起来听,一个字一个字的听进去,你身上的死气能瞒过别人,瞒不过我和骨灰盒,你是这黑暗世界的一份子,你这个雏就像是一只走进了狼窝的肥羊啊,菜刀!”

  我目瞪口呆,难怪这老佘和骨灰盒对我畅所欲言,毫无忌惮,他们竟然是知道我的身份的。这死气是什么东西?狗王冲着我抽动他那鼻子,他闭上眼睛,他就像是一只正在寻找毒品的警犬……过了会他睁开眼睛死死盯住我:“你是个清道夫吧?你最近两天至少处理了两具尸体,一具是中年男子,陈尸已久;一具是青年女子,很新鲜的尸体,此外你身上还有大量微弱的死气,有女人的香水味,有哮喘喷剂的味道,你今天喝过茅台、伏特加!似乎还有淡淡的蜡的味道……”

  名不虚传、天下无双……我脑海中只有这八个字,兽语者,狗王的鼻子竟然灵敏到了这个地步,这就是A级的实力?今天的他落魄到了这个地步,却依然展示出了让我惊叹的技巧。

  我迅速回想起昨天跟灰见面的那个瞬间,我递给他烟的时候,他抽之前似乎深深的嗅过一口,然后他说的是?对,他说的是,灰,烟灰的灰,死灰的灰,骨灰的灰!说者有心,听者却无意,他昨天就知道我手里捧着胡鹏的骨灰!我看了看灰,又看看老佘。

  “那……烟……若……有……毒,你……已……经……是……个……死……人!唐……门……善……于……毒!”灰突然插了一句话,他眼睛里那一抹笑意就跟昨天我离开地下道时一模一样!

  想必他开始以为我是个要杀他的杀手,后来才知道我不过就是个爱发善心的初入行的雏,我的脸就像卡在了栏杆里,扭曲不已,哭笑不得。灰却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看着我的眼睛,他递过一只手伸到我面前,他说:“朋……友!”老佘也将那断掌伸向我,我的眼睛有些湿润,血液就像是沸腾了一般,我伸出手去,与那两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朋友,我又多了两个朋友,一个是曾经的传说,狗王!一个是现在的神话,猎杀烟鬼的骨灰盒!我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在我沸腾的血液中,有一个阴影在冲我大吼着,蝼蚁,蝼蚁,蝼蚁……

  “我是那渡者六道老乌贼的朋友!”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我知道灰曾经放风要做掉老乌贼,灰点了点头,他说:“敌……人……未……必……是……敌……人!”他死灰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像狐狸般狡黠的光,这话丝瓜却也说过,我似乎影影绰绰的感觉到了什么,多智蛇信棋局上的棋子,远比我想象的要多的多……

  “大家撒手行不行,这么一直攥着似乎也太娘们了一点吧!这又不是搞基!”说话的是老佘,三个人同时如梦方醒,忙不迭的把手抽回来,我下意识的在内裤上擦了擦手,老佘的断掌无妨,那骨灰盒递过来的右手却刚刚攥过一只油腻腻的狗腿啊,这厮又阴我一道……

  三人坐下,老佘看着我:“人屠夜雨虽说排名不高,不过是九十八位,这十年来也未曾变化,他却是这魔都最最危险的人物,要知道他当年来杀我时,尚未满十八,他那时候还只是一个孩子……”狗王的脸上满是悔恨与懊恼。

  “不可能吧,他究竟怎样做到的?”我骇然,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孩子第一次出手就选了杀手之王榜单上的狗王,这怎么可能?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我昔年豪阔时,在这西郊买了所园子,占地却也颇大,虽不比这西郊动物园,却也有二百亩地大小,这二百亩地却是为了我养狗所需,这狗跑不开就只会长膘,等于废了,这园子有一群狗看着,加上我这双天下无双的鼻子,可说是固若金汤,坏就坏在了我的好色、贪杯和大意上……”老佘脸上的疤痕居然泛起红色,他颇有些不好意思,骨灰盒摇了摇头,继续吃肉。

  “美人计?”我好奇的问,这却有些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意思了……

  “菜刀,灰却是无碍,我看你却是和我从前差不多,这是我用命换来的教训,你日后若是走上我这条老路,你这人死了也就是死了,也不值得半点可惜!红粉骷髅,这话是一点错也没有的!”老佘说的郑重,我顿时收起了猥琐念头。

  “人屠要杀我,可能策划了很久,我每完成一张订单,都会去一家固定的夜总会买醉,都会带走姑娘过夜,那一次,就是我完成了一张订单之后,夜总会里却正正好好的来了一对孪生姐妹,年方十八,处子,长的标致身材火辣倒也在其次,关键在这孪生……跟孪生姐妹一夜风流,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梦想,我其时又太过狂妄自大,以为放眼魔都没人敢动我。我把那对姐妹带了回去,价钱我记得很清楚,二十万。”老佘的老脸又在泛红,我却咂舌,九一年的魔都,二十万是好买上两三套房子的,这老佘确曾是一掷万金豪阔过啊……

  “我喝了太多的酒,以致这鼻子失了灵,我又对那狗群信心太足,那孪生姐妹身体里各有奇毒,无色无味,唯有与两者同时交合之后,这毒才会发作,这毒叫做销魂蚀骨,当真是销魂蚀骨啊,我醒来的时候,先看见的是一双白色的球鞋,回力牌经典款,然后我就看见了那夜雨,一个清瘦的孩子,嘴上的胡子还是淡淡的青色绒毛,他就像是刚刚放学回家的孩子,他冲着我微笑,他的白衬衣已被血染红,他杀光了我所有的狗,一只也没有放过。我那园子里静的像是坟地,像是真空,我在那个时候才刚刚发现我中了毒,我只有眼睛能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老佘又在叹息。

  非战之罪,是自作孽啊!这好好一个风头无二的高手,就这样载了一个再也爬不起来的大跟头。
  ============================================================================
  今天又是三千字的更新,大家莫嫌少,我状态不太好,累成狗,烦请大家看完,莫要吝惜一个顶字,谢谢大家了,鞠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