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狗王这仇现在看来,更是无望,因为居然又牵出个神秘莫测,隐于十万重山内的隐谷。这人屠夜雨之行事更是让人望而兴叹。被杀了十三天半的狗王居然记不住他的样子,眼前的线索就只剩下右腕上的疤痕,和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以及那严重到了病态的洁癖。老佘生生受了一千三百八十二刀,赔上了一整群狗的性命,只换来了这三条线索。这夜雨迷离,确是风谲云诡、扑朔迷离、神秘莫测,更是如鲠在喉!

  “无冤无仇,又是他第一次杀人,杀你自然是要抢夺你的排名,可是也一刀就够了,这折磨你,也实在太没有道理,难道这隐谷千余年来,都是这样的行事风格?”我问老佘,他摇了摇头。

  “我懂兽言,成名后,曾自攥一本兽语录,这本书记载了与三十六种走兽的沟通、交流、驯化、繁衍之法。依此书无论是狩猎,还是训练野兽,都无比便捷,那隐谷既然是十万重山围困,自然多的是虎豹豺狼,无论是训练出一支猛兽大军,还是驯化蓄养些珍稀兽种,取药或者贩卖都可得巨大的利润,除此二者之外,这兽语录若是全盘掌握,更能建立起一个堪比六道蜘蛛的情报网!”老佘的脸上带着骄傲,堪比六道蜘蛛,这话却有些狂妄过头了吧?蜘蛛眼密,靠的是无处不在的监控,靠的是四通八达的网路,你老佘能靠什么?

  “你不要不信,这魔都流浪的猫狗数量,更是多过那无数个监控,若是有心,加之我的训练,这将是一张巨大的情报网,你能知道,在你窗外嘶鸣的野猫,就是我的探子么?你能知道,在垃圾箱翻垃圾的野狗,是我的间谍么?我老佘,只要愿意,甚至能织起一张耗子组成的情报网,只要我愿意!”老佘翻了个白眼。

  我默然无语,如此说来,狗王却也不是言过其实,这本兽语录居然有这样巨大的三重价值,那么杀人与取书之间,自然是要选择先取书再杀人了!难怪这人屠选择了如此狠辣的方法折磨于他,他对这本兽语录显然是垂涎三尺,志在必得,那这骨灰盒去杀狗王,莫不是也是同样的目的?我狐疑的看灰,他见我看他,知道我心里的嘀咕,他点了点头。

  “这么重要的东西,又是你自攥,怎么会弄到家喻户晓!世人皆知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莫非不懂?”我很是不解。

  “这就是我的狂妄,黄口小儿身携美玉,自然是人人上前抢夺,可是那秦王嬴政以和氏璧为国玺,天下又有几人敢夺?我以为以我当年的实力,谁敢动我?就算敢动!我又何惧之有?这狂而又妄,加之贪杯、好色、大意,就落到了今天的下场。”老佘惨笑。

  “这兽语录你给他了?”我问。

  “要是给他了,哪里还有这条命在,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光了我那群狗!他要是用狗的性命来威胁我,我或许就自认点背了,那不仅仅是群狗,还是我的伙伴、朋友、家人、更是我的孩子啊,你见过被杀掉孩子的家长跟凶手妥协的么?况且,书在命在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给也是一死,不给也是一死,我老佘纵然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也要跟他拔这一场河,赛这一程跑,无非就是条命罢了,却也绝不让他如愿!”老佘冷笑。

  这人实在是太狠了,如人屠对别人狠,这算不得什么,能对自己狠,这才叫真的狠辣,摆在砧板上的肉,居然敢跟刀叫板,这狗王确实又比人屠要狠辣了三分,今天这条命若说是骨灰盒救的,狗王若熬不到那第十四天,早就一命呜呼,这骨灰盒又从何救起?这狗王实则是靠对自己的狠辣,从钉上了盖的棺材里爬回了人间……

  除了佩服两个字,我没有其他的言语,牛逼啊,这刀头上舔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真不是开玩笑的,这十指都缺了一截浑身疤痕的狗王、兽语者,居然是我的朋友,我将胸膛挺起,颇有些与有荣焉的意思。

  “等我拉的没有东西可拉的时候,他用那拖把柄按完马桶冲洗按键,他一脚将我踹翻在地上,我像是条躺在冰面上的死带鱼,我冷冷的看着他,他又在微笑,他说,个人卫生很重要,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与对人的尊重,他去我的储藏室,找到了全新的清洁用品,这个刷子可干净了!他冲我挥舞着一柄全新的马桶刷,然后他就像收拾刚刚杀好的猪一样,他先用滚烫的水冲遍我的全身,尤其是刚刚拉过的屁眼,然后给我浇上沐浴液,再用那马桶刷在我全身上下一通猛擦,这可不比挨刀好受,粗糙的刷毛在老子蛋蛋上飞速擦动的时候,我差点就惨嚎出声,但是老子没有,老子咬着牙忍住了!”老佘说。

  我不寒而栗,狗王说的很简单,但那剧痛我似乎感同身受,睾丸,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也是骄傲与自尊所系的要害,将老佘像只光猪一样剥洗,并不仅仅是人屠的洁癖所至,更是拔河赛前的心理摧垮。

  “我像是根红通通的胡萝卜一样,躺在冰冷的浴室地板上,人屠就像是在家里搞卫生一样,他打开浴室的窗户透气,他拖干地板上的水渍,最后他在地上铺上一整条的大白毛巾,他就像是足球运动员挑球一样,一脚踢向我,我这一百多斤登时腾了空,我飞起,我落下,我就像是拉面店的面团一样,掉在那白毛巾上,你猜他要干嘛?”老佘问我和灰,灰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动作,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用白毛巾仔仔细细的替我擦干,包括腋下和屁股,甚至手指,与脚趾的缝隙处,他就像是个带孩子的新妈妈,谨慎而充满热情,然后他拿出了婴儿爽身粉,他把那粉铺满了我全身,我从一根红通通的胡萝卜,转瞬变成了掉进了面缸的老鼠,这杂碎,这回要干嘛,你们知道么?”老佘继续问,我继续摇头,灰的眼睛益发变成了死灰色,只穿了条内裤的他,手指间突然就神奇的出现了一枚拨片,寒光闪闪的拨片就像是一条淡银色的银蛇,在他右手指间游动,蜿蜒起伏,其势如电!

  “然后他拿出了脱毛蜡,就是姑娘们用来脱毛的蜜蜡,这杂碎是真拿我当死猪在剥洗,我像是木乃伊一样,全身贴满了蜜蜡,这揭掉的时候可就更过瘾了,就像是在全身铺满了鞭炮,此起彼伏的炸开,我的汗毛、腿毛、阴毛、眉毛、腋毛甚至就连肛毛都统统的离我而去了,我白净的像是个刚刚满月的孩子……”老佘嘿嘿的冷笑,阴森的仿佛是地狱里的无常。
  ============================================================================
  昨天,我喝断片了,我有罪!!!这是今天第一更,补昨天的,茶茶错了!!!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