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四下只有蟋蟀的鸣叫,空地上静的连一滴汗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老佘记忆的闸门打开,却释放出一只叫做仇恨的恶魔,我的手心里全是汗,额头上更是汗珠密布,仅仅是听,我也觉得有些受不了了,我觉得我的神经快要被绷断,它已经发出了濒临断裂的凄嚎。

  炉火熊熊燃烧,将老佘照耀成一片火红,他就像是一块被烧的通红的铁,每一道疤痕就是一次铁锤重重的锻打,经过一千三百八十二次的锤击之后,凡铁已成精钢,再无半点杂质。若是今时今日的他,再遇上那人屠,这鹿死谁手,尤未可知。可是,他没有了信心,也失去了斗志……

  “将我洗刷干净后,他抓住我的头发,就像是拖动一只沙袋般,拖去客厅。他已经布置完毕,天花,地板,墙壁、窗户上都用保鲜膜覆盖完毕,这已经是最好的杀人现场,绝不会留下半点蛛丝马迹!人厨说,这样房子才不会弄脏,才卖的出价钱,他是打算连皮带骨将我一口吞下,连这二百亩的园子也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老佘说。

  “……”我和灰继续沉默。

  “然后我就看着他开始忙碌,他对我说,因为持续的腹泻你已经开始脱水,你身体里的电解质与酸碱平衡都已经紊乱,这样的话是熬不了几天的,所以要给你输液,他抓住我的手腕,紧紧的握住,我手背上的血管就像浅蓝色的蚯蚓般渐渐膨胀,他插入针头的手法很专业,速度也非常的快,他将葡萄糖挂在架子上,调节好输液的速度,然后他突然拍了拍额头,他说,你这撒尿可是大问题,虽说你现在肯定尿不出来,不过一会儿可就不好说了……”老佘说。

  输液……难怪他杀人那么慢……难怪老佘能熬十三天!我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后槽牙,朱颜说人屠夜雨最慢的时候杀一个人要杀三个多月,这人屠的心思极其缜密,第一次杀人就如此的面面俱到,一个孩子,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啊……这隐谷又该是个什么样子的鬼地方,能培养出这样彻头彻尾的变态?

  “接着他用钳子夹住我的老二,插了根导尿管进去,这滋味,就跟烧的通红的铁条戳进那话儿里一样,我死死的看着他,他扭脸对我笑了一笑,他说,狗王,我敬你是前辈,你那兽语录交出来,我们就都省了许多的功夫,你看如何?我回了他三个字,操!你!妈!”老佘说。

  “回的好!就该操他妈!” 我的手掌重重的拍在膝盖上,老佘的断指在额头上抚过,那里的伤疤赫然是三横一竖,竟然是个王字。老佘摸着最顶上那条疤说:“这是第一刀!”

  “我骂了他,他依旧是不气不恼,笑眯眯的模样,他说你要操我妈,估计有点难度,我这妈却是早就死了,兴许你到那边有机会碰见她老人家。双胞胎还没过够瘾啊,你这条老狗自号狗王,我就送你一个王字,去了阴曹地府也威风许多,你说呢?” 老佘摸着那王字,低下头去,他就像是糟了霜冻的西兰花一般,渐渐冷却,没有了生机。

  “我……替……你……杀……他!”骨灰盒右手的拨片此时简直就像是一道银色的河流,在他指间潺潺流动,狗王听了这句话,抬起头来,他坚定的摇了摇头,他说:“既知道他是隐谷出来的,你就不能再掺合了,你若杀他,就是隐谷与唐门的战争!”

  “我……唐……门……从不怕事!”灰眼神坚定,就连说话也开始顺畅了不少,这话却说的掷地有声,老佘眼神清澈,他与骨灰盒对视了片刻,他依旧摇头:“我狗王佘天昆载的跟斗,还是得我自己爬起来啊,你若是出手杀了他,我就永远爬不起来了!况且你八十二位,他才九十八位,你杀他又有什么意义?”

  “……”灰长叹了一口气,他的右手停下了,那金属拨片瞬间消失不见,简直就像是魔术般,我忍住了问他拨片藏在哪的好奇,每个人都有秘密,尤其是当这个秘密攸关生死的时候。

  “菜刀,菜场割猪肉你是见过的,这被人割的滋味,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老佘打消了骨灰盒出手的念头,却突然问我,我茫然的摇头。

  “这被人割,也很难形容,要不,割你一刀体会一下?”老佘居然开起了玩笑,我不假思索下意识的,飞快的将胳膊、腿收起来,随即我意识到这样的胆小如鼠非常丢脸,我又讪讪的伸出手去,我说:“就割一刀……”

  灰捡起根吃剩的狗骨头,作势要砸,他眼睛里笑意异常明显,他说:“怂……货!”这么一插科打诨,气氛登时轻松起来,老佘也哈哈大笑起来,他给了我一肩膀轻轻一拳。

  “这割肉,其实就像是身体的某个部分突然被冻结了一般,此后神经末梢传递这信号给大脑,疼痛是人体用于自我保护的一种信号,而折磨人的时候,这信号就成了摧毁人意志的工具!第四个标志,他杀人用的武器很奇特,这东西现在已经很少见了,骨灰盒你可能知道,他用的是刀片,魔都出产的那种飞鹰牌单面刀片!”老佘继续开始诉说。

  这刀片我是知道的,九二年中美合资的上海吉列成立,飞鹰品牌被注入了上海吉列,此后就日渐萧条,到了现在已经乏人问津,我好奇的问:“这东西能杀人?那么薄那么小……”

  “骨灰盒那拨片能杀人么?”老佘反问我,我哑口无言。

  “他第一刀与第四刀几乎是同时出手,这个王字不仅仅刻在了我额头的皮肤上,你现在将这块皮剥掉,你就会发现,骨头上也有个王字,那刀片切走了我颅骨的一部分。血顺着额头流进我的眼睛里,整个世界开始变红,红的像是地狱,我开始看不清他的样子,片刻后脑部传来了疼痛的指令,我无法动弹,汗液从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里流淌出来,我死死的咬住我的舌尖,绝不能惨嚎出来,你看看我这舌头,当年差点就被我咬断了……”老佘伸出舌头,赫然又是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人屠蹲下身子,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给我擦拭掉鲜血,他说,这消毒可也是为了你好,伤口感染可是很麻烦的,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把那兽语录交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的,你看看这汗出的,都要淹没我的鞋子了,趁着他蹲下的这个机会,我一口唾在了他的脸上,这口痰却精彩的很,有唾沫有血,白里带红!这人屠第一次露出了惊惶的表情,他就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他尖叫着,歇斯底里起来,他说,老狗,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让你哭着求我早点杀死你!他吼完就冲向了浴室,我则哈哈大笑,我说操你妈,操你这死小鬼的妈!我佘天昆就是一个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老佘哈哈大笑,我和骨灰盒,却一点也笑不出来,这么招惹一个煞星,天知道他后面要怎么对付这狗王啊……林间的夜鸟被老佘的笑声所震,惊飞起来,它们噼里啪啦的拍动着翅膀,仓皇的飞向远方……
  ==========================================================================
  请大家看完贴,举手之劳,帮着顶一顶,谢谢大家咯,鞠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