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夜鸟惊飞,老佘继续哈哈大笑,我和灰沉默不语,这笑声惨烈的就像是九十六度的波兰精馏伏特加,又麻又苦,像是肚子上被人重重的击打了一拳。我其实已经完全不想知道后面的细节了,我抬头看天,那弯残月洒落一地的凄清,已近午夜了。

  “我躺在地上等了足足四十分钟,浴室里水流的哗哗声一直没有停下,这厮居然为了脸上一口痰,洗了一个澡……我额头的血已经止住,伤口处就渐渐就烫起来,就像是四根线香在慢慢燃烧。那人厨夜雨再出来的时候,却已经换上了他随身带来的白色浴袍,白色的棉质拖鞋,他用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浴袍底下是光滑白皙的两只小腿,他的左脚踝骨上,有个拇指大小的青色胎记,这就是人屠夜雨的第五个标志。”老佘说。

  我暗暗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这狗王不愧曾经排名第九十八的A级杀手,心细如发,在那命悬一线的情况下,他依旧冷静的记录下关于人屠的每一个特点,气味、疤痕、胎记、洁癖、武器,有了这些,要在魔都的茫茫人海中找到这迷离夜雨,或许有了一线希望。

  “ 他将浴巾放回浴室,又恢复到了那微笑的模样,他无辜的神情就像是刚刚飘落的雪花,他拍起掌来,他说,老狗,你是条汉子,前辈就是前辈,秉性刚烈,宁折不弯,宁死也要溅我一脸血,我夜雨是极佩服的!只是你那兽语录也是你半生心血所系,就这么后继无人,你不觉得有些可惜么?我是你这书最好的继承人,既继承了你的名号,也继承你的本事,更继承你的排位,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你说呢?他硬的不成,这回又开始用软,似乎刚刚那口血痰,他丝毫不以为意……菜刀你日后行走江湖,最要提防这种城府深似海的人。能屈能伸,宠辱不惊,足智多谋,却又寡廉鲜耻,这既是最难对付的敌人,更是最危险的朋友。”老佘看着我,我点了点头。

  “我回答他,你这小兔崽子,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这种哄孩子的花招也就收起来吧,纵使是我的心血不假,却哪有便宜你这杂碎的道理!夜雨微笑着点头,他说,那就要多费手脚了,我是没有关系的,时间多的是,就是不知道,你这狗王能熬多少天啊,今天还剩九十六刀噢,你可得撑住了!他语调亲切的就像是在问候病中的亲人,似乎我所遭遇到的这一切,统统与他无关……我浑身发冷,我知道自己这回栽的不冤,我眼前的这个孩子,他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罪恶感与感情,他是个天生的杀手,嗜杀而冷静,精密而冷酷,为了达到目的他会使用所有可能达到效果的手段,我能熬几天,我当时也在问我自己……”老佘说。

  我擦去额头上密布的汗水,幸好老佘活下来了,天不绝他,去杀他的骨灰盒居然会救了他,这造化与祸福,实在是太过难测。

  “他用玻璃胶布贴住我的嘴巴,显然是怕我再喷他一脸,然后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立起来,然后用胶布将我固定在墙上,我成了一个大字,然后他去搬了个单人沙发远远的放在我对面,他窝进那沙发里,端详着我,我光秃秃的老二疲软无力的垂在两腿之间,风从两腿之间刮过,凉飕飕的感觉。而沙发里那人屠的眼睛则更让我遍体生寒,他的目光就像是两条毒蛇盘桓在我身上,冰冷而滑腻,我索性闭上了眼睛,操他妈的,养好精神跟你来这场旷日持久的拔河!”老佘说。

  灰一枝接着一枝抽烟,他就像是个烟囱一样的喷吐烟雾,我那盒牡丹很快就要见底,我赶紧点上一枝,递给老佘,老佘接过烟,深深的抽了一口。

  “我正闭目养神,却胸口一凉,一阵剧痛随即从胸口传来,但是我的脖子无法动弹,我无法看到自己胸部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两枚飞鹰刀片正向我急速飞来,它们就像是两只银色的烟花旋转着,翻滚着,它们贴着我脸颊飞过去,叮的一声嵌入了墙上,它们切断了固定我脑袋的胶带,我的脑袋顿时就像个铅球一样下坠,我总算看清我胸口发生了什么,我的左乳头已经不翼而飞,鲜血从那窟窿里奔涌出来,流过腹部,流过大腿,在我双足下盛开了一朵血色的花。夜雨又微笑起来,他说还有九十五刀!他走过来抓住我的头发,狠狠的撞在墙上,连续撞击了五六次,我开始有些晕眩,他对着我的耳朵说,这才不过是开头,我只要愿意,我能把你切的更碎啊,老狗!哈哈哈。说完他扔下我的脑袋,我的脑袋再度垂下去,随着血液的流失,我的体温在慢慢降低,我像是置身在冰海,彻骨的冰寒,冷,我好冷,我终于昏迷了过去。” 老佘下意识的将双手迎向了炉火,眼看那火舌就快要舔上他的双手,我猛一把将他的手重重的拍落,老佘才如梦中人般惊醒,他感激的看我一眼,将那双断掌收了回去,我借机看了一眼他的胸膛,两侧都是空空荡荡,没有用来区分男人正反面的乳头。

  “这第一次昏迷很短暂,我醒来的时候,屋里香喷喷的,那人厨正在吃面,我闻出来,那面是煮过的辣白菜方便面,搁了香油,卧了鸡蛋,撒了葱花,加了些山西老陈醋,奇香扑鼻。我突然发现我脖子能动了,我心里登时狂喜,似乎这销魂蚀骨的毒性正在减退,要是手脚能动弹,兴许就能反戈一击,绝处逢生!我依旧装作昏迷,正悉悉索索吃面的人屠放下了筷子,他说,脖子能动了是吧,打算扮猪吃老虎?你的脉搏和心跳在刚刚骤然加速啊!老狗,抬起头来看着我!这生的机会一瞬间又变成了绝望……”老佘说。

  “……”我和灰继续沉默。

  “ 我抬头看他,他摇着头笑着说,玩阴招这样不好,得给你长点记性,他的左手间出现了无数的飞鹰牌刀片,这些刀片就像是码好的扑克牌一般,刀锋朝外,整整齐齐的对着我,他的右手在左手上一抹,就有一道刀光朝我飞来,弹指间,这些刀片有的先发后至,有的后发先至,有的直线,有的弧形,组成了一面寒光闪闪的刀网, 我的脸,胸膛,胳膊,大腿,小腿,腹部,手掌处同一时刻溅起了九十五朵血花,这种疼痛的叠加,就像是对着发青发紫的伤口一直打一直打,我那时像是只银光闪闪的刺猬,我的刺就是那九十五块飞鹰牌刀片,它们订满了我全身,它们颤动着,却不往下掉。它们以毫厘之差巧妙避开了要害与血管,所以出血并不多,这九十五处伤口流出的血像是蛛网般覆盖我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