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敲门声四平八稳,不急不躁,每一下之间的间隙都是一秒钟,这就有些异常了,平常人很少见这样敲门的。除了敲门声,门后没有任何回应,我这鬼地方,除了我偶尔带姑娘回来以外,从来没有人来。我这人一向都是独来独往,既没有什么三亲六故,在道上也没有朋友,我也很好奇这来的究竟是谁……我好奇的伤口都不疼了……夜雨的眼睛里有一丝慌乱,我的老底他是清清楚楚的,就连他都没有设想到会有人登门这种突发状况。”老佘嘿嘿直乐,

  灰依旧面无表情的抽烟,完全无视我那求知若渴的眼神,靠,你丫还端上了!我在心里暗自鄙视他。

  “谁啊,我又问了一声,我不得不问,这当口要是没看到答案,我老佘死了都闭不上眼,夜雨的刀片已经切开了我皮肤的表层,离动脉血管已是近在咫尺,这突发事件,或许就是我的一线生机,门外依旧没有应答,砰!砰!砰!夜雨的眼睛转动的就像是老虎机,这说起来慢,其实也就是几十秒的功夫,我记得清清楚楚,这敲门声,一共响了十三次。然后就是咣的一声巨响,我那钢制对开防盗门,就像是爆米花一样的炸开,墙壁与门的链接处已然坍塌下去,烟雾弥漫,灰尘四起,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有洁癖的人屠那瞬间犯下了他的第一个错误,他下意识的往后跳开,以躲避灰尘。在那灰尘里,有一个人,像一株青松般挺立在那里,他依旧不说话,沉默的像颗尘埃。他,躺地板上的我,人屠夜雨,在那瞬间成为了三点一线,没有人动,我是想动动不了……”老佘说完,又开始乐。

  “乐个溜啊乐,到底是谁啊?后面怎么了!”真他妈的急的我是抓耳挠腮,急的我想上房!老佘这当口,他倒一点不着急了,他用手抓了块狗肉开始吃肉……他心情好得像是个新郎官,眼瞅着就要去推倒新媳妇了……这不愁人么,我真想上去卡住他的脖子,问他,到底是谁!但是想想他那群牛犊子一样大小的狗,我又缩了回来。

  终于,老佘在大裤衩子上擦了擦他那油光锃亮的手,接着往下说:“那时的他还没有留起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破吉他,更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可不就是骨灰盒么,不然还能有谁,看把你急得!”

  “后来呢?”我问,这当口还开玩笑,真是服了这老佘,老佘指着骨灰盒,骨灰盒眼睛里也是笑不可支,这是十年前他们初次相逢的记忆,醇的就像是酒一般的记忆。

  “且不忙着说,再喝一轮,十年后,若是大家都有命在,无妨再来一次围炉夜话,如何?”老佘看着我和灰,大家同时重重的点了点头,十年后,有没有命在,谁知道呢?但愿还有这样的机会吧。那酒坛子又在三人手中转了一圈。

  “当灰尘终于散去的时候,我才看清了灰的样子,当年的他就像是这炉中的火焰,还未靠近,就会被灼伤,又像是一枚枪膛里的子弹,随时会伤人。他的杀气浓烈的就像台风,房顶的吊灯在摇晃,包裹住天花、地板、墙壁的保鲜膜原本光滑如镜,现在变得像是八十岁老太太脸上的皱褶,但是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局面,他要杀我,就大大方方、明明白白的找上门来,公平较量,他万万没想到,我已经变成了千疮百孔的活死人。我大笑,我冲着他说,恶客登门,欢迎欢迎,只是老子现在可没办法奉茶待客,老子一根手指头也动不了!就算想拼命也无法奉陪!” 老佘感激的看向灰,灰摇了摇头,大概意思是这事不值一提,他的食欲又恢复了,他又开始风卷残云的吃肉。

  “人屠夜雨,就像是突然被拐卖的少女一样迷茫而无助,原本天衣无缝的杀人夺书计划,怎么就会突然变成了眼前这副局面,他如临大敌的看着杀气腾腾的灰,他说,‘敢问是哪一路的朋友?这凡事都有先来后到的规矩,这狗王与你无亲无故,还请莫趟这潭浑水,我夜雨日后总有答谢就是!’他态度诚恳而友好、措辞礼貌又有分寸。他在释放善意,试图劝走骨灰盒。灰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那计数器,盯住那一千三百八十二的数字,他的眼睛眯缝起来,他又看了看如死鱼一样的我,插着导尿管,遍体都是未愈合伤口,十指残缺的我。灰终于开了口,他说:‘你既然杀了他一千三百八十二刀,都没弄死他,不如让我杀一杀看看,我一刀就够了。’这话一说,人屠的脸色依然没有丝毫变化,他微笑着说,既如此,就让与兄台吧,这第九十八名,我也不是很在乎,交个朋友远比这排名要来的实在呀!骨灰盒走到一边,让出了那没有了门的窟窿。”老佘又叹了口气。

  “这人屠夜雨居然这么好说话?骨灰盒说话这么溜?”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继续听就知道了!” 老佘又猛灌一口酒,坛子递到我面前,直愣愣的看着我,这老家伙简直要成精了,我没奈何也大喝一口,老佘哈哈大笑。

  “这江湖,水险浪恶,这人心,毒过砒霜,这人屠夜雨岂会是如此好说话的人,他只不过是在寻找出手的机会,他微笑着冲骨灰盒点了点头,就开始慢条斯理的收拾他的行囊,他就像是要出去春游的孩子,骨灰盒的杀气在慢慢消失,我简直就想歇斯底里的大喊出来,他在骗你,可是那人屠时不时的微笑着看我一眼,他在警告我,出口即死,他身体一侧,我能看到,而骨灰盒看不到的那只手中有刀光闪动。就在这个时候,骨灰盒出了手,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解除了戒备,消泯了杀气的时候,他出手了!”老佘说完,又把酒坛子递给我,我无奈的又是一口。

  “接着说接着说!”我急不可耐的对着老佘大喊,灰的嘴角艰难的上翘了一下,他居然在笑,这封冻的冰海,渐渐的有了融化的趋势。

  “人屠夜雨,以为自己演技高明,能瞒过所有的人,加之他示弱友好的态度,骨灰盒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对他出手,这是他当夜的第二个致命的错误,在他忙于用微笑威胁我的时候,骨灰盒捡起了半扇门,他双手一左一右的握住那门,三百六十度抡圆了狠狠的拍了下去,这扇门在房间里刮起了一阵巨大的风,天花上的水晶吊灯被风刮的互相撞击,发出了叮叮当当的悦耳声响,接着就是咣的一声巨响,继而喀嚓两声,骨灰盒丢掉那已经变了形拱起一大块的半扇钢门,人屠已经血流如注的倒在了地上,他双腿的腿骨也已经被刚刚那一下砸断,他在血泊中呻吟着,他说:‘为什么?’骨灰盒歪着脑袋看他,呸的一口吐沫吐在他的脸上,他说:‘因为老子看你不爽!’”老佘的脸红通通,又是一口酒猛灌下去,我抢过来,也是一口,痛快啊,痛快,这下手之干脆利落,当浮一大白!

  “骨灰盒,你怎么看穿的?”我转脸去问灰,他咽下一口肉,他说:“没……看……穿……就……是……不……爽……”我登时无语……

  “骨灰盒,把人屠那巨大的包,扔到他身上,他说:‘滚,我是来杀人的,却不是来杀小人的,再碰见我,你可加点小心,今天算你运气好,下次绝不会手下留情!’那时候的你说话可真溜啊,就跟快板的节奏一样!”老佘突然感概了一下,灰的嘴角又是艰难的翘了一翘。

  “接着说啊!”我大叫!

  “人屠掏出条白手帕,仔仔细细的抹去他脸上的吐沫,与额头上的血,他又开始微笑,他说:‘这闷棍打得好,受教了,这不杀之恩,来日定当奉还!’他就用两只手撑起身体,一路匍匐着去了,他额头上的血又滴下来落在地面上,又被他的身体拖过,他爬了一路,身后是一条血迹斑斑的血路,他没有回头,一次也没有,他的谨慎就体现在绝不冒回头而让灰再起杀意的风险,这十年来,他也未曾一次动手试图报复,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却隐忍至今,我栽他手里,其实不冤啊……”老佘这话倒是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违心,这人屠委实是个人物,身手且不说,这城府实在深不可测,这样的敌人当他从暗处杀出的时候,必然就是致人死命、斩草除根的下场。

  “你可千万加点小心!”我对着灰说,这样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可怕了,灰点了点头,嘴角又牵动了一下。这灰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十年前那个快意恩仇,豪放不羁的灰到底怎么了?可是我实在是不敢问,关于狗王身上的疤痕,已经是异常深刻的教训了。

  “人屠渐渐的爬远,消失在魔都黯沉如墨的夜色里,多了个窟窿的屋里,只剩下不能动弹的我和灰,他叹口气,在我身边盘膝坐下,他说:‘你可真他妈的是条汉子啊,交个朋友如何,兽语录我是不要了,但你这字号怕是不能再用了, 这排名就让给那杂碎吧,他这销魂蚀骨无药可解,百日毒发,他知道你是必死的,一定会去取替你的排名,这倒也好,至少他不会再惦记着你那兽语录了,这以后,他只会惦记上我。’他把我抱起来,端端正正的放到沙发上,他握住我那包扎过的残缺的手掌,他晃了三晃,那一瞬间,我就像是老狗一样呜咽起来,我的喉咙里响起的是孤狼寻觅到狼群的长啸。”老佘唏嘘不已,险死还生,也确实值得感概。

  “没……那……么……威……风……你……丫……就……是……哭……了!”灰面无表情的打断了老佘,老佘老脸一红,吃你的肉,就你话多!

  可是这销魂蚀骨不是无药可解么?兽语者何以又活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