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软玉温香在怀,我却茫然得不知如何自处,我将昏迷的紫依横放在我那小床上,大伤脑筋起来。棘手啊,这么大个姑娘,没处藏,没处掖,这隔壁邻居要怎么议论?这亭子间连做饭都不行,洗澡还得去澡堂子,这孤男寡女在这方寸之地,如何生活……这骨灰盒实在是给我找了个天大的麻烦。更麻烦的是她苏醒后,如何面对她的追问,直说六彩自忖必死,将她托付给了骨灰盒?她又会是什么反应?更不知道她看见自己那发青的头皮,会发出多巨大的尖叫声。

  我一筹莫展,拿出手机,翻出通讯录一个个看过去,妄图能找一个能出出主意,或者帮忙的人。刘三老娘入了院,他想必是要陪床看护的,家里岂不是空了出来,可我也不可能每天陪着这位七彩紫依的,特尸科的活计可还没完,我不禁摇了摇头。

  领路蛇信,怕是也没有闲功夫管这档子破事,开路羯蚁就够他喝一壶的了。退路乌贼那曹公馆其实最合适,地方又够大,这老乌贼也闲的发慌,但是这老不死的会不会给这个面子呢?我的心一阵阵的发虚。

  床上的紫依,玉体横陈,依旧美艳不可方物,我却咬着腮帮子在犯愁,我长吁短叹,就在这个时候,安静的亭子间里,我桌上那部外星人的屏幕亮了起来,它发出了命令,把电脑转过来!昨天为了防止窥伺,我将它面对墙壁来着。

  屏幕里的老乌贼穿了身紫色的真丝格子睡衣,呵欠连天,睡眼惺忪。他点起枝雪茄,渐渐的就精神起来,他说:“艳福不浅哪,臭小子,我老曹倒是对你有些刮目相看了,穷成你这德行,还弄上手一个大美女,嘿嘿!”他极尽嘲弄的表情之余,还对我比了一下大拇指。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是朋友所托……”我嗫嚅着试图解释,老曹一摆手迅速打断了我,他说把电脑端的离床近点,让我仔细看看,我只好捧着电脑凑近紫依,老乌贼在电脑里啧啧称奇,他说:“啧啧啧,好看哪,脸好,胸好,腰好,腿更好,就这小光头都别有风情,好好一颗大白菜啊,怎么会让你这小野猪给拱了,可惜,可惜!”

  我把电脑放回方桌上,老乌贼脸色兀然一沉:“七彩,在江湖上凶名久著,你有几条命,你就敢掺合到这事里去?不用等到太阳升起,七彩被废了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魔都,停跳就会出现杀他们的订单,那些平日里隐忍不发的仇家很快就会找上门去,你是活腻了么?这个紫依虽说手上没有沾过血,可是江湖上的人大多信奉一条真理,就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大美人现在就是个烫手的山芋,你是不是活腻味了?”

  我默然不语,红鲷鱼为了这托孤,连头都快磕破了,这事自然是不易的。骨灰盒也是知道这事的轻重的,问题他是个在风口浪尖讨生活的人,更是众多杀手窥伺的目标,加之紫依对他那一份沉甸甸,而他却无法接受的爱情,他要照顾这紫依又比我要难得多了。他以朋友视我,这就是座山,也要替他扛下来!我当机立断的下了决心,我对老曹说:“腻味不腻味,这事已然如此了,你那曹公馆能不能让她躲一阵?求你了,曹大爷!”

  我刻意的使用了尊称,老乌贼神情很是诧异,他沉吟了半晌,他说:“蛇信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这小子虽是无胆、废柴、好色又贪杯,唯一的优点就是还有那么一丁点担当,这个当口,你要是把她往外推,我老乌贼,从此以后绝不会再拿正眼瞧你。不过这事还轮不到你来求我,我已经答应了蜘蛛,蜘蛛说这孤男寡女的不成体统,要我管上这么一管,一会就有车来接她,你就放心吧!”

  “还有一件事……”我权衡了一下,我实在是有些担心,万一老乌贼趁这姑娘危难之际,把人家给办了,到时候虽说是全须全尾,却已非完璧,我有什么脸去见骨灰盒。

  “呵呵,菜刀啊,你这臭小子,也未免太小瞧我老曹了,我这岁数做她爷爷都够了,我老乌贼什么时候缺过女人?要女人,大把银子撒出去,什么样的没有,这姑娘,我断然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头,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这是老曹头有史以来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跟我说话,而没有带上戏谑与嘲讽,心理学博士,名不虚传,我这还没开口,他已然知道我的顾虑。

  “这事是骨灰盒托我的……”我补充了一句,我紧张的看着屏幕里的老乌贼,他摆了摆手,浑然不以为意,他说:“一码归一码,我是给蜘蛛面子,又不是给那只杀烟鬼爱卖唱的傻缺面子,就这样了!”屏幕骤然黑了下去。

  我心头高悬那块大石,轰然落地,进了曹公馆这紫依的安全可谓是万无一失,不敢招惹七彩的货色们,又怎敢招惹退路乌贼,想到这,不禁又想起曹公馆后院小木屋里的那位姑娘,她又是谁?

  正思量间,那外星人的屏幕又亮了起来,滴滴滴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朱颜电脑上见过的对话框自动弹了出来,上面显示了一行字:“你好,我是蜘蛛,再带女人回家,你就死定了!!!”不多不少,三个感叹号,莫名其妙……我带女人回家关你屁事,何况这只是受人所托罢了。

  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原封不动,暗自在心里吐槽,我转头看了看紫依,真美啊,这姑娘,当真是俏丽如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红颜自古多薄命,这话真是不假,这姑娘实实在在是个薄命人,幼遭遗弃,过不得几日,那六彩亡命之时,她就又是一个孤家寡人。

  滴滴滴,“你再那么看她,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你信不信???”对话框里又跳出来一条威胁意味甚浓的话,我眉毛拧成一团,这蜘蛛是不是脑壳里全是浆糊啊?我虽然欠了你五十万,你这当债主的也太事儿妈了吧?什么事都管?你比那老乌贼还管的宽呢,靠。

  我用两个食指在键盘上戳来戳去,我的回答是:guan ni pi shi!!!我那时还不会在电脑上打字,只好用拼音代替,我也还了他(她)三个感叹号。

  对面沉默了一会,回了一句:“你还为那五十万生气呢?那是老乌贼的主意,跟我无关……刘三母亲配型的事,我正在张罗呢……你不用担心。”,

  事关刘三母亲的生死,我也不敢继续发脾气,正要谢谢他(她),耳边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笃……笃……笃……轻轻的三下。

  这都凌晨三点了,不可能是房东胖太太,更不可能是丝瓜,来者何人?我轻轻问了一句,谁?
  ===========================================================================
  祝新老朋友们,中秋快乐,阖家安康,楼主也不发月饼了,更新一段,当做节日礼物了,明天更新照旧,衷心祝愿大家心想事成,皎月添福,桂香增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