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人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今年6月24日,属于我的小情人出生了。
  我当时站在产房外,焦急地等了半天,才见到了老婆和孩子,老婆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憔悴,一旁的护士面带笑容:“是个姑娘哟,长得真俊。”
  刚出生的孩子,能俊到哪里去,这句话,显然是一句善意的敷衍,我倒是没在意,安奈不住满心的欢喜,从护士的手中将女儿接了过来。
  或许是父女连心的关系吧,当我看到女儿的脸,总觉得有些熟悉,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脸,这时,小家伙却抓紧我的手指,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用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我回来了”
  我当时就呆住了,看着还在与护士说话的老婆,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此刻,坐在电脑前,对当天发生的事,我依旧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件事,细说起来,故事很长,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想了想,便从前段时间麦当劳打人事件说起吧。
  这个事件的出现,再次引发了人们对邪教的关注,在信息发达的今天,随着人们的警惕性提高,对这些也逐渐变得不再陌生,随便找个人,便能叫出几个邪教的名字来。
  但是,建国初期轰动一时的“一贯道”,却未必有人知晓,尤其是年轻人怕是对此更为陌生。一贯道,当年被称为“一贯害人道”,有不少人被其所累,我爷爷也深受其害。
  我们家住在内蒙与山西交界处的一个小镇,祖上一直都是做“阴阳”的,所谓“阴阳”并非是传说中能沟通阴阳两界的能人,说白了,就是帮人看坟地风水,做一些白事的超度法事。这里面的真真假假,我是不清楚的。
  不过,我爷爷除了这些本事,还能给人治病,尤其是一些怪病,比如招魂,撞邪什么的。旧的时候,人们都相信这个,因此我们家在镇上也是颇有名气的。
  正是因为爷爷有一些名气,在取缔“一贯道”的时候,他也被人告了一状,原因是“一贯道”中的一些仪式与我爷爷平日里用的手法颇为相似,结果爷爷被好一顿折腾,最后镇长冒着风险出来替他说了话,这才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但这件事并未就此完结,再后来十年动乱,他的事又被揪了出来,游街批斗,当时做红卫兵的大姑,甚至带着人将他和奶奶狠揍了一顿,奶奶的身子弱,自那之后,落下了病根,只活了三个月,就死了。
  为此爷爷至死都再没有和大姑说过一句话,至于“一贯道”这个名字,更成了他的忌讳,只要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便如龙之逆鳞一般,触之即怒。
  唯一不怕促怒他的,也就是我了。儿时的我,大多时候是和爷爷住在一起的,那时我十分调皮,总是用这些话激他,气得年近八旬的老爷子提着拐杖追着我满村子跑,后来大了些,我逐渐明白了爷爷的痛处,便不再提及。
  有了那些年的经历,爷爷也极少再给人看“病”,所以对于他的这些“传说”,我也一直当作传言来听,并不怎么相信,直到九岁那年的一次经历,才让我真正长了见识。
  那是一个深夜,外面下着大雨,惊雷不断,屋中不时被闪电的光亮照个通透。半夜里突然屋门被人使劲地拍响,隔壁邻居家的二奶奶,焦急地喊着爷爷的小名:“关九哥,你快来看看,我们家春秀不知道怎么了,你快救救她吧……”
  二奶奶焦急而沙哑的声音伴着雨声和惊雷,让我有些害怕,门闩晃荡着,一阵阵冷风顺着门缝扑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闯进来一般。
  虚弱的爷爷咳嗽着爬了起来,让我将炕头边上的木盒递给他,随后用他那略显干枯的手,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亮娃莫怕。”
  说罢,爷爷开了灯,让我取了门闩,又对着外面说道:“二丫头,把人带进来吧。”
  二奶奶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人,浑身湿漉漉的,一件碎花衬衣上不断地往下滴着水,在头顶那盏二十五瓦的灯泡照射下,脸色显得惨白,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我几乎没认出来,她就是平日里经常逗我玩耍的春秀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