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接下来多日,黄妍再没联系过我,老妈已经给大姑买了新手机,联系起来倒也方便,给她打了个电话,得知她已经回了到村里,听她说,黄娟那边的事好像已经解决了,是托关系找了一个游方道人,摆了几桌,然后当众给黄娟治的“病”,据说,黄娟当时疯言疯语,后来说话都成了男人声音,将不少亲戚都吓个半死,有些人,还着了道,又跳又唱,还学小孩说话,弄得好不“热闹”。
  不过,那道人好些有些本事,最终用一张黄符贴在了黄娟的脑门上,黄娟便老实起来,又开坛做法,黄娟的父亲用金条给老人打了一把五寸长的小剑,用这把小剑在黄娟身边一通乱斩后,道人带着黄金小剑扬长而去,黄娟随后就恢复了正常,不再胡闹,但她对我的印象极度不好,事后,没少骂我,弄得黄家人以为我只是个神棍,黄妍替我辩解过,却无济于事。
  大姑说这次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硬来找我,也不会给我添这些麻烦。我倒是无所谓,黄家的钱,我一分没拿,虽然吃了黄妍两顿饭,胸口还挨了一“爪子”,也不亏欠他们什么,反正彼此生活上没有什么交集,我心中坦荡,自然没有什么负担,便对大姑说,我没什么事,让她不用自责。
  少了这件事,我倒是感觉轻松不少,也用不着再去为了黄娟而忧心,日子也过得舒坦起来。老妈在家里陪了小文几日,便去上班了。我整天和小文出去玩耍,或者在家里闲坐,她帮我翻字典,我去背《术经》和钻研《断势十三章》,日子倒也充实,除了每天睡沙发之外,唯一让我有些烦躁的,便是胸前被黄娟抓过的地方,总是有些痛痒,起先的几天,连带着虫纹也跟着发热、发痒,害得我没事就想抓一把,结果被小文拽着仔细检查了良久,还说一定是我纹身的时候用的药水不对,皮肤过敏了。
  涉及到虫纹,我也没法和她解释什么,老爷子活到八十多岁,除了我,都未曾对他人提及虫纹是传承之物,我自然不好违背他的意思,把这些泄露出去,即便是小文,我也是能搪塞,道:“这都多久的事了,要过敏早过敏了,依我看,应该是这几天天气热,出了一身汗,然后又冲了凉水澡弄得……”
  我口中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不由得又朝着黄娟的身上联想过去,我知道虫纹有护主的功效,它之所以如此,肯定是身上的伤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会这样。黄妍那天,也受了伤,她又没虫纹护体,也不知道会怎样。
  我心里这样想着,不由得甩了甩头,自己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黄家人现在都把自己当成神棍了。不过,转念一想,那道人倒也会赚钱,听大姑描述,他那几下,当真不怎么样,黄娟如果真是跟了“唱客”,这个“唱客”应该是十分厉害的,正经的法器,都未必对付得了,一把新铸出来的黄金小剑管个屁用,显然是为财而来。
  “罗亮,你想什么呢?不会是在想那个黄妍吧?”小文突然问道。
  “嗯!”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瞬间明白了过来,“啊?你瞎说什么,想她做什么。”
  “哼!做贼心虚。”小文轻哼了一声,随后看了看手腕上,老妈给她买的新表,“快中午了,我去做饭,今天想吃什么?”
  “什么都成,你做的,我都喜欢,哪怕炒一盘石头出来,我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别想忽悠我,这是给阿姨面子,我才不要一直给你做饭。”小文这样说着,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欢快地跑出了卧室。
  我心情一松,又拿起了《断势十三章》,至从接触了《断势十三章》,我才明白,为什么《术经》中的“降术”、“聚养术”等一些术法,我完全不能理解了。原来,这些东西,都是需要道家基础的,我以前没有学过,爷爷本身知道的就不是很多,教我的时间又短,这样,让我自己研究,学起来自然会事倍功半,难之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