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木桶中的水,越来越黑,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将雄黄、朱砂和小米分按照各自的份量,放到盆里,均匀调好,静静地等着。
  或许是老头这次,真的是“扯”的严重了些,亦或者,表哥的伤,让众人冷静了一些,总之,直到木桶中的水已经变得漆黑,黄妍皮肤上的颜色逐渐变淡,再无人来打扰。我走过去,从黄妍的耳朵上,将耳机拿了下来,轻声说道:“黄妍,接下来可能有些疼,忍着点。”
  说罢,把她的左手从水里拿了出来。
  黄妍睁开了眼睛,惊呼了一声:“这水……”说着,又卡向了自己的手臂,“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惊喜之色:“罗亮,我的手……好了?”
  黄妍此刻,身上的尸毒已经十去七八,一对酥胸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发黑发硬,虽说,还未能变回正常颜色,却也显出了女性特有的魅力,她这边直直地站在我的面前,让我不禁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
  黄妍似乎在我“善意”的提醒下,反应过来,急忙又坐回了水中,水花四溅,漆黑的水,弄得我满身都是,她脸色微红,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没事,这些毒,已经去了阴气,没什么可怕的。”
  “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这个啊……呵呵,不值钱的。”我说着,将一旁的木盆递到了面前,“你把这些,涂在伤口上,可能有些疼,忍着点。”说完,我就转过了头去,隔了片刻,听到黄妍发出一阵阵闷哼之声。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黄妍的声音响起:“罗亮,你看看可以了么?”她的声音变得有些虚弱,显然这十几分钟对她来说,很不好受。
  我转过头,黄妍脸上带着略显苍白的微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这个模样,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我,好像都免了一丝尴尬,我朝着她胸前看了看,皮肤已经变得白嫩,虽然这种白,多少有些病态,却让我放心不少,她的伤口也没了黑色,渗出殷红的血迹,应该是没事了。
  我从床边拿起她的睡衣,轻轻披在她的肩头,说道:“好了,你可以出来了,这水虽然没有十么大碍,不过,现在再泡,也没什么好处了。”
  黄妍睁开眼,微微点了点头,迈步走出木桶,睡裤,浸满了水,弄得到处都是,而且,原本粉色碎花的睡裤,现在已经成了漆黑之色,等她穿好睡衣,我揪了凳子,让她坐下,让后,抓起她的手,放到木桶旁,掏出军用短刀,从包裹里找出酒精消了消毒,说道:“胳膊上没有伤口,但余毒还在,需要割一条小口子,你忍着点。”
  黄妍咬紧嘴唇,点了点头。
  我深吸一口气,用刀在她的手臂上轻轻一划,黄妍又是一声闷哼,却没有叫出声来,当我转过头来,她勉强一笑。
  这时,屋门突然被人踢开,三个长得很是三十岁左右男人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黄妍的父亲,手护着裤裆,咬牙说道:“就是他,给我打出去。别伤着我女儿……”
  三个男人,二话没说,直接奔着我就走了过来。
  “还像之前那样做,什么时候,伤口流出的血正常了,就可以停了。”我交代了黄妍一句,就朝着眼前这三个男人走去。
  “罗亮……”随着黄妍的声音,我猛地跳起来,对着最近一人的脸上,就是一拳,这小子一句话没说,后脑直接撞在了身后那人的鼻梁上,两个人“噗通!”就倒在了地上,在他们身后的那人,明显愣了一下,我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冲过去,抱住他的脑袋,用膝盖对着脸,便又给了一记,这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我原本以为,黄妍的父亲,找来的人,一定会几下子,没想到这么不经打,回头瞅了一眼,这三个货都抱着鼻子在一旁痛呼,不禁有些诧异。不过,黄妍的事情已经解决,我现在实在不适合留在这里了,便收回目光朝门外行去。
  “你要做什么?”黄妍的父亲后退了一步,“警察马上就会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他护在裤裆处的手,忍着笑意说道:“您老还是多注意身体吧。”说罢,转身朝着表哥走去。
  “小妍!”黄妍的母亲没有阻拦我,而是直奔卧室,想来是看黄妍去了。果然,才一会儿的工夫,她的安慰声和黄妍的轻泣声便传了过来。
  我来到表哥身旁,只见他的头,已经简单包扎过了,而表嫂对我态度,却是很冷淡,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看得出来,她对我很不满。
  我没有理会她,对表哥说道:“黄妍没事了,总算是交差了。”
  表哥用力地点点头:“亮子,这次多亏了你,你先回去吧,我处理好这边的事,咱们兄弟俩,改天好好坐坐。”
  “行!”我笑了笑,也没和表嫂打招呼,便打算离开,只是,我打开屋门,几个警察便推着我,又把我挤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中年民警高声问道:“是谁报案?”
  “我!”黄妍的父亲说着,用手一指我,“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