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原本不打算再和黄家人有任何来往的我,最后还是答应黄妍过去看看,倒不是我菩萨心肠,不能见死不救,主要是碍不开表哥的面子,这次虽然是为了黄妍的事,但表哥被人开了“瓢”,主要还是因为维护我。
  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也算是给大姑一个交代吧。
  来到黄妍父母家,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和普通人家差不多,不过,我有些不能理解这些有钱人,即便房子多,又何必全部分开来住,黄妍都没结婚,就一个人住在外面,这家也少了亲人相聚的温暖。
  黄妍的父亲,这次态度倒是极好的,一见面,便连着赔不是,一口一个老弟叫着:“罗老弟,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没有弄清楚原因,实在是不好意思,其他的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我先干了……”
  老头说着,仰头将杯中的白酒,尽数喝了进去,这一杯子,少说也有三两,老头喝罢,脸色就泛红了。
  “爸,这不是差辈了吗?”黄妍现在的精神,倒是好了许多,在一旁低声嘀咕了一句。
  老头愣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道:“没啥,没啥,罗老弟是你姑父的表弟,这备份不算差……”
  黄妍的母亲,倒是在一旁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道:“老黄,这个……”她话没说完,便被老头瞪了一眼,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又对黄妍说道,“算了小妍,暂时先,各论各得吧。”
  黄妍不满地哼了一声,未再吱声。
  “罗老弟,来来来,吃菜……”黄妍的父亲,这次热情的有些过份。
  我知道,他这种老滑头,人情世故,必然是玩得十分转,我这种人,实在不喜欢这些表面工程,便站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半寸,端起酒杯仰头喝干,“砰!”的一声,将酒杯放到桌上,笑道:“黄先生,酒就到这里吧,这饭吃不吃,倒是无所谓,到底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如果今天只是想找我喝酒吃饭的话,抱歉我真的没什么空闲。”
  “呃……”老头正端着酒瓶打算给我倒酒,好像突然噎了一下一般,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起来,缓缓地坐了回去,半晌无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今天表嫂没有来,只有表哥在一旁陪着,他轻轻揪了揪我的衣服,可能他也觉得我的话有些过了,黄妍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脸色有些复杂,手紧紧地攥着她母亲的胳膊。终于这种沉闷的氛围,被老头的话语声打破了,“罗老弟,我知道我上次做的是有些过份了,你心里有怨气,也是应该,我也没打算,用这顿饭就把上次的事揭过去。”他说着,从桌下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递到了我的面前,“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些高人替人治病收费如何,这里是十万块钱,聊表谢意,若是不够,你开个价,我绝对不还嘴。”
  “哦?”我瞅了一眼桌上的钱袋,说实话,多少有些心动,我父母都是工薪阶层,自己现在算是一个无业游民,十万对于我们家来说,不算小数目,不过,老头这样的举动,总是给我一种被人用钱砸的感觉,让我心里有些反感,视线从钱袋收回,我淡淡一笑,“原来黄先生今天请我来,是为了酬劳的事,这个就不用了,我替黄妍治伤,完全是因为朋友关系,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罗老弟,等等!”老头见我起身离席,急忙说道,“我还有事相求。”
  我心中轻笑,看来正题来了,不过脸上却很是平静,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坐下。黄妍这时轻轻开口:“罗亮,我爸没有别的意思,他这人就是做生意惯了,总是把事情弄得复杂,觉得钱能解决一切,你别多想,先坐下,好么?”
  我看了黄妍一眼,微微点头,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