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表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有女朋友。”我轻轻摇头。
  “那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事,真让人看不懂,有时候,爱情对男人来说,未必有那么重要,或许,年纪大些,你会懂得。”说罢,他轻轻摇了摇头,“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打车就好。”辞别表哥,一个人坐着出租车往家里人,想到那十万块钱,突然觉得有些肉疼,他娘的,装的有些过了,拿了那钱,至少也能搞辆车玩了……
  回到家里,老妈已经下班,和小文忙着做饭,我在自己的房里又研究了一下《断势十三章》,待老爸回来,随意吃了口晚饭,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天空一改往日的晴朗,下起了小雨,细雨绵绵,凭添几分凉爽,倒也让人快意不少,老爸和老妈早早的去上班了,家里没了他们在,小文便喜欢懒床,接到电话,我和小文打了声招呼,便下了楼,这次是表哥开车过来的,黄妍没有出现,也没有电话,看来,昨天的事,的确让她心存芥蒂,不过,这样也好,我未多想。表哥直接将我带到了黄娟的住处,递给我一把钥匙:“小心些,因为小妍的事,现在家里人都不敢接近她了。我就在车里等你,如果有什么事,你从窗户喊一声,我就上去。”
  我点点头,拿了钥匙,径直上楼,打开了屋门,便走了进去。屋中,与上一次到来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阴气更重了些,蜡烛少了些,整个屋子显得更加阴暗了。
  或许是阴雨天的关系,今天,黄娟的客厅窗帘并未完全拉严实,居然还开了一扇窗户,微风偶尔吹入,屋中的烛光便微微一慌,凭添几分诡异之气。
  黄娟正在沙发上坐着,衣服依旧穿的很简单,小内裤配着白色的吊带背心,没有穿胸罩,看到我进来,似乎并未太过意外,脸上带着苍白的微笑,没有抬头,自顾自地喝着水,隔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就是罗亮吧,他们现在这么怕我吗?居然让你一个人来。”
  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水壶,和几个水杯,手中还捧着半杯水,又喝了几口水,抬起头,突然问道:“你喝水吗?”
  “不了,谢谢……”黄娟现在的模样,倒是比上次见的时候,多了一丝人情味,不过,她身上的阴气极重,便是隔着茶几,也让我感到了几分阴冷。我在她对面的真皮椅上坐下,缓缓问道,“你知道我要来?”
  “知道!”黄娟喝完了杯中的水,又提起水壶倒了一杯,“汩汩”地喝完之后,笑了笑,“他们打电话说过,还说我有病,我现在不是我了,真不知道把我当白痴,还是他们是白痴,如果我不是我了,直接打电话告诉我,有我屁用?这不是通风报信吗?太玩笑了……”说罢,又拿起了水壶,倒了一下,却没倒出太多,“没水了,我去打点水,你随意坐吧,不知道怎么了,也许这几天小妍都不来,让我有些孤独了,突然想找个人说说话……”
  黄娟说着,提着水壶朝着厨房行去,我瞅了一眼她的背影,屁股上的内裤是湿着的,好像尿了裤子一般,在她坐过的地方,在烛光下,有一滩亮晶晶的东西,反着光,看量,还真像是尿了,我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有些发粘,抬到鼻前嗅了一下,没有什么味道,应该不是尿,也不像汗,不好判断是什么。
  黄娟那边的接水声,已经停下,应该是要回来了,我忙回到椅子旁坐下,手上沾染那些液体的地方,却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随后,开始刺痛,我心下一惊,胸前的虫纹,此刻却微微发烫,随即这种发烫感,从胸口,顺着传到了右手,一条不太明显的黑纹将手指接触过粘液的地方包裹起来,片刻之后,疼痛感消失,虫纹也随即退了回去,恢复到了正常模样,我再看手上的粘液,却已经变得清澈起来,如水一般……
  “不好意思,我最近总是渴。”黄娟说着,在我对面又坐好,将身前的水杯全部倒满,挨着端起,大口大口地饮着,一大壶的水,很快就喝干了,她那被纤细腰身和平坦腹部,却没有明显的鼓起,让很是诧异,先不说,我来之前,她就在喝着,单是这一大壶,已经超过了正常人一天的量,她一口气喝下这么多,怎么丝毫没有变化,那些水都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