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许多,低头就是一撞,下巴正好撞在她的鼻梁上,却好像撞到了石头一般,好像下巴骨都裂开了,疼得我不由得咧了咧嘴,不过,好在黄娟也被撞离了我的脖子。
  眼下,双手被她紧紧地抱着,一时之间根本就挣脱不开,也不知她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
  “前些天已经把你赶走,没想到,你还来送死,那就成全你。”黄娟口吐男声,表情愈发狰狞,话音未落,张口又咬了下来。
  娘的,我心中暗骂一句,猛地一咬舌尖,对着黄娟的脸,一口血水就喷了出来,黄娟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脸,倒在一旁翻滚着。我心下庆幸,刚才这一招,乃是《断势十三章》中记录的道家手段,还有个文雅的名字,叫“真阳涎”,属于《断势十三章》中,四法里的入门手段,我原本没有太当回事,毕竟,这《断势十三章》中有些东西记录的很是邪乎,与祖传的《术经》有很大的不同,我原本没指望能起多大作用,也只不过是病急乱投医,却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我趁机站了起来,急忙捡起掉落的虫盒,正想打开,但胳膊上被黄娟抱过的地方,站着那些粘乎乎的液体,火烧般的疼,虫纹这个时候,也变得异常炙热,掰了几下木盒上的扣,都未能掰开,而黄娟却已经站起,又朝着我扑来。
  我抬起脚,对着她的胸口便是一脚,黄娟只是后退了几步,我却险些栽倒,脚掌也疼的厉害,几乎都有些站不稳了,我现在再无怀疑,黄娟必然已经不是人了,不然的话,这还是女人的胸脯那,怎么可能比石头还硬。
  一声轻响,虫盒终于被我打开,黄娟也已经站稳,又冲了过来,我一咬牙,抓起装净虫的瓷瓶,拔开瓶塞,将里面的虫,尽数朝着黄娟甩了过去。
  净虫如同一道黑烟,“呼!”的一下,便将黄娟包裹紧了,黄娟的口中痛呼起来,却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三个,男人、小孩和女人的声音,从一张嘴里发出来,实在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她乱跑乱撞着,脑袋在墙壁上碰得“砰砰”直响,手指看着什么挠什么,如同刀子一般,真皮沙发轻轻一下,便裂开了口子,墙壁上,也尽是她的抓痕,再后来,指甲全部都掰落,顺着指头流出有些发黑的血迹,她却依旧没有停下。
  屋门被人使劲地敲着,表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亮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终于黄娟的身体渐渐地变得无力,倒在了地上,便是叫声,也变得虚弱起来,我在瓷瓶底部画了一个虫阵,轻轻一拍,从黄娟身上飞起一些黑点,落回了瓷瓶中。
  我看了一下,不由得有些后怕,先不说,黄娟的手那般锋利,一旦让她挠着,定是皮开肉绽,便是净虫的消耗,也是超出了我的预料,如果黄娟还能坚持一会儿的话,怕是,这净虫就完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黄娟,我走了过去,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既然已经死了,又何必赖着不走?”
  黄娟的身体,此刻已经变得有些发暗,一块块紫红色的瘢痕出现在了身上,她张了张口,却只说出了一句:“求你……”
  “还想见家里人一面,是吗?”我犹豫了一下,问了一句。
  黄娟点了点头,门外的敲门声和表哥的声音,依旧在响着,我没有理会,思索片刻,把净虫放回虫盒,又拿出了一瓶生机虫,倒入银碗,画好虫阵,缓缓地散落在了她的身上,随着整平的生机虫渗入黄娟的皮肤,她身上的紫红色瘢痕也渐渐消失,整个人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模样,或者说,比我刚进屋时见到的她更加的好看,更加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