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耳畔这时传来了阵阵哭喊声和打骂声,声音很熟悉,正是张丽和她男人。他们家距离我们家虽然不远,却还是有些距离的,即便大声呼喊,声音也不可能这般清晰的传来,这使得我刚刚平静了一些的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
  这种打骂声,越来越激烈,到后来发展成了恐怖的惊叫声,俨如当年儿时与张丽在小屋之中时,她发出的那种声音,再往后便只剩下张丽惊恐的哭喊声,不断地飘入耳中……
  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情异常的烦躁,脑袋也不合时宜地再度开始疼了起来,不过,此刻的疼痛,倒是让我有了一丝解脱的情绪,时间在这个时候,已经变得好似没了概念,我的脑袋慢慢地从刺痛化作发懵,再后来便昏昏沉沉,思维也开始不再清晰,不知在什么时候,我又睡了过去。
  清早,我的思维刚刚清晰,就突然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我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地喘息了半晌,这才抬起头,却发现爷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来,屋门开着,他坐在门卡上,手里拿着烟袋,正用力地吸着。
  老爷子今天的精神似乎好了许多,腰杆也直了些,便是以往一直萦绕在他头顶的那丝黑气,也轻得不易发现了。
  每天这个时候,爷爷一般都会打好水等着我,我还以为今日让老爷子等得有些久了,赶忙起身,草草地穿了衣服,来到门前,正要开口说话,爷爷却一抬手,拦住了我,又用烟袋指了指外面。
  今天阳光没有出现,外面阴沉沉的,还伴着一丝小雨,风不大,透过院子的矮墙,依旧能够看到那飘扬的“岁头”在随风摇摆,这本与往常没有太大的差别。但让我吃惊的是,今日的岁头上,却蒙着一层淡淡的黑气,而在我们斜对面的张丽家,黑气却异常的浓重……
  细雨丝丝落下,滴入那白色的“岁头”上,映出一个个小点,俨如一张张满是麻子,肤色却惨白的脸,给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张丽家屋顶上的黑气,此时正在淡淡散去,我将视线从张丽家的屋子收回,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低下头来,望向爷爷,缓缓开口,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爷爷回头瞅了我一眼,又转过了头去,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烟雾从口中吐出,飘入雨丝之中,渐渐淡去,他这才说道:“大意了,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如此厉害……”
  “什么东西?”尽管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却还是不由得问出了口。
  爷爷又回过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既然你想要踏入这行当里,就要沉稳些,遇事不要惊慌,不然很容易把小命丢掉。”
  鬼才想踏入这个行当了,我此刻真想大声吼一句,但我知道说这些完全没有用,即便我不想,却不得不踏进来,想到昨日还为自己用出一些浅薄的煞术而得意,现在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有些泄气地从爷爷身旁迈步走了出去,挨着他的身边,就地坐了下来,用力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正想说话,脑袋却陡然又痛了起来,将我已到唇边的话,硬是挤了回去,我紧咬着牙关,冷汗不自觉地滚落而下,腹中也开始翻腾起来,一股恶心的气味顺着嗓子眼涌了上来,张口“哇!”的一声,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从的口中喷出,溅到了身前不远处略显潮湿的地面之上,腥臭的味道瞬间散发开来,呛得我都有些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