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她伸出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脚尖踮起,突然,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面色一红,低下了头去:“上次,你的舌头是不是被其他女孩咬的?”
  “什么?”
  “是不是黄妍?”
  “哪个……刚才的味道好像不错,以前从未试过,能不能再来一下?”我舔了舔嘴唇。
  “厚脸皮!”小文的脸更红了,不过,嘴角却有了笑意,我刚才的话,也算是变相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应该能够让她安心了。
  “车快开了,我该走了。”
  “嗯!去了打电话……”
  我朝着检票口走去,小文一直跟着,进入站台,等到火车马上要开,列车员催促上车,她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我的手。
  火车开动,小文跟着跑了几步,我透过车窗一直看着她,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这才收回目光,心好像一下子空了许多,总感觉好像丢了一些什么似的。
  没了小文的陪伴,车上的日子变得很难挨,我感觉自己过得和猪一般,吃了睡,睡了吃,除了和她打电话的时候,才像个人。
  倒了两趟车,终于来到了鄂尔多斯境内,这里,随着经济发展,煤矿的大规模开采,已经与前些年大不相同,多了不少一夜暴富的人,街道上的豪车很多,有些人还戏称,这里是内蒙的小香港。
  不过,我对这里,倒是没什么兴趣,按照李奶奶心中所言的地方,搭了车,朝着内蒙一陕西交界处这一代而来。
  说实话,鄂尔多斯这边的风景与呼伦贝尔当真是没的比,那边行在路上,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空气清新,视野开阔,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而这边,好像所有的地方,都蒙着一层黑色,被碳粉覆盖,便是呼吸着的空气,都似乎有一种煤渣味。
  我一连几天,都在山西神木,上湾,内蒙乌兰木伦这一代转悠,李奶奶给我的,只是一个范围,并不是确切的地址,我自己也试着占卜了一下自己的机缘所在,却总是飘忽不定,无从着手。
  我知道是自己的水平太烂,但《断势十三章》座位麻衣一脉的经典,觉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全掌握的,何况是这种精确的占卜之术,有些人,穷其一生,也只是初窥门径罢了。
  无奈下,我也只能是大海捞针一般的找了。
  十多天过去,眼看都快九月中旬了,我却毫无收回,像是一个眉头苍蝇一样,互打乱撞,忽然有一天,北极宝鉴有了一丝微弱的反应,我心中一喜,知道这法器,本身就有占卜的功效,若是机缘到了,占卜起来是极为容易的,便急忙又试着打卦占卜了一次。
  这一次,果然与前几次有所不同,不过,卦象却依旧不明确,所显示出的机缘,各有所指,分两处地方,却又不明所以。
  我眉头紧蹙,想了半天,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干脆一咬牙,随意选了一个方向。
  坐着车,走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了一个县城,按着卦象上的方位找到一个宾馆门前,便又没了线索,我心中一叹,正打算离开,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宾馆的吧台,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却惊讶的发现,依旧没错,的确是她。
  “罗亮,你真的在这里?”一个俏丽的身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飞快地从宾馆跑了出来,在她身后,收银员的声音也同时传来,“找你钱……”
  “黄、黄妍?”我有些发懵,找机缘怎么找到黄妍这了,是巧合?还是确实存在这种机缘,“你怎么在这?”
  黄妍面色微红,轻咳了一声:“这可是祖国的土地,你能来,我自然也能来了。”
  再次见到她,虽然时间隔得不算很久,但她却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整个人清瘦了许多,原来略带婴儿肥的小圆脸,现在也变了模样,下巴也尖了许多,到时与她姐更相似了几分,只过,与黄娟相比,黄妍的眼睛更好看一些,也多了几分神采,黑白分明的眼睛轻轻一眨,着实可爱,给人一种便是有气,也对她发不出来的感觉。
  她的头发原本是扎起来的,现在也披在肩头,看起来少了几分女警的英姿飒爽,却多了一些,这个年纪女孩本该有的美态。
  “找你钱,你这人,怎么说走就走。”收银员从宾馆走了出来,把钱递到了黄妍的面前,随后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露出一副恍然之色,笑了笑,道,“太着急了,男人有时候不能太惯着……”
  黄妍脸色一红,张了张口,看似想要解释,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收银员离开之后,我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
  “我都说了不是来找你的。”黄妍手中攥着收银员找出的领钱,捏了很紧。
  “再捏就出水了。”我摇摇头,“那好吧,既然你不是来找我的,那我就走了,你玩几天,也早些回家吧。”说罢,我大步离去,走出了一段距离,没听到身后的身影,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黄妍抿着嘴,目光望着我这边,脸上带着几分委屈的神色,却倔强的不说一句话。
  “唉!”我使劲地拍了拍脑门,“好了,服了你了,走吧!”
  黄妍突然露出了笑容,快步追了上来,“不怕我拖累你了?”
  “怕,怎么不怕?不过,我更怕你被这里的人抓去卖到煤窑里,给人做了黑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