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人哪里有你想的那么坏,再说,我可是警察,谁敢打我的主意?”
  “那可未必,在人贩子的眼中,只有好卖和不好卖,管你是什么职业。”我说着又挠了挠头,实在有些烦恼,现在黄妍跟着,多少有些麻烦,丢下她吧,又有些不放心,“真不知道你们女人是怎么想的,这地方到处都是煤渣子,我这几天,都感觉自己黑了好多,你跑来做什么?”
  “我在家里待着闷,我出来走走,又不知道去哪里……”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到了这里?”
  “我可是警察,查这点事还不简单?”黄妍说着,突然一笑,“其实,我是让姑父帮忙打听的。”
  “表哥就这么把我卖了?”我轻叹一声,“算了,来也来了,对了,你过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怕我一给你打电话,你就躲着我,所以,就打算自己找,我每天去车站挨着问那些司机,昨天听一个司机说,你坐过他的车,就跟着来到这里了,不过来了天已经黑了,就只好住下……”黄妍低下了头。
  “你来这边多久了?”
  “五天了吧。”
  想到她一个姑娘,每天在车站打听我的消息,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你真笨,都没给我打电话,你怎么知道我会躲着你?”
  黄妍没有接我这个话茬,而是捏着自己的手,低声说了句:“罗亮,上次的事,我错怪你了,你能原谅我吗?”
  “什么事啊?你姐的事?我也不算是帮上了忙,没能救得了她,不过,也没拿你们家的钱,便算是两不相欠吧。”我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为了钱!”黄妍猛地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有些尴尬,不由得轻咳了一声,这的形象在她的心里如此高大吗?其实,如果黄娟能够救过来,我很可能真的拿了那笔钱,现在不拿,只是没脸而已:“这个,你把我想的太高尚了,其实,我就是个死要钱的人。”
  “好吧。”黄妍笑了笑。
  虽然她口中这样说着,但看她的模样,根本就不相信,我也懒得再解释:“都快中午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饿死了都……”
  两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口饭,我就在桌上捏着北极宝鉴和前几天随便淘来的一些古钱打了一卦,还好,另一条机缘还在,这让我放心不少。
  走出饭店,打了个车,就去了车站,我原本打算,把黄妍送到去鄂尔多斯的班车,让她回家,结果,这丫头死活不走,把我给她买好的票都撕了,比起小文来,这方面,她要野蛮多了,最后,她硬是和我上了同一辆车,我也无可奈何,若是翻脸把她赶走,这边人生地不熟,又怕她出什么事,只好让她跟着了。
  倒了四次车,从大巴到中巴,再到面包车,最后坐了一辆骡子车,这才穿过崎岖的山路,到了一个村子,看看时间,已经快晚上九点了,还好现在是夏天,这个时间段,也只是刚刚天黑。
  黄妍这般跟着,看得出来,路途的颠簸,让她很难受,但她却没有半句抱怨,我都开始有些佩服她了,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竟然能吃得下这种苦。
  行走在山路上,看着黄妍不时伸手揉揉屁股,我就忍不住想笑:“让你回去,你非要跟着,怎么样?不好受吧?”
  “谁不好受了?”
  “那你这是?”
  “痒不行啊?”黄妍说罢,脸色突然一红,“你这人,好没正经。”
  “我说,女警同志,我说什么了?”
  “管你说什么。”黄妍加快了脚步,跑到了我的前面。
  又行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个村子,卦象上现实的线索,到这里便算了断了,这个村子不算太大,和村民打听了一下,都说村里没有一个叫“乔四妹”的,我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这半调子水平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心里多少还抱着一些幻想,希望是“乔四妹”搬到这边改了名字,一时找不到消息罢了。
  这个村子叫黑拉塔,村里也着实够黑的,地面的尘土中,都是黑色的,黄妍穿着的是白色运动鞋和白色牛仔裤,上身是一件浅色的衬衫,这个时候,一身衣服已经脏得不成模样,她的眉头一直紧蹙着。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当做没看到了,村间的小道,并不宽阔,只能容两辆车,挤着挪过,道路两旁,有一些小树,不过,树叶上也染着黑色,呈墨绿色的模样。
  我和黄妍漫无目的地在村里溜达着,突然,坐在墙角的一个人,淡淡地说了句:“人来人往,人往人来,寻人者,被寻者,擦肩而过,回首不知,有些人呐,总是迷在自己的局中走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