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羊肉应该是现成的,没一会儿,老板娘就端了上来,大师又要了两瓶酒,迫不及待地大吃大喝起来,我陪着他饮了两杯,便开口,道:“我说大师,你不是要带我们来一个说话的地方么?现在可以说了吗?”
  “说?说什么?”大师嚼着羊肉,抬起头,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
  我眉头一皱:“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哦,你说乔四妹啊?等等,我先喝两樽。”他说着,直接拿起酒瓶就灌了几口,对着我一笑,又低头只顾着吃了,显得好似几日没有吃过饭一般。
  黄妍干脆连筷子都没动,眉头一直紧蹙着。
  我静静地等着,只到这位仁兄用那张脏兮兮的手,把满嘴的油腻擦去,我才说道:“吃饱了吗?”
  大师微微点头:“方便一下,马上回来。”说罢,站起了身,就朝外行去。
  黄妍见状,起身想要拦住他,我轻轻摇了摇头,站起身,在大师的肩膀拍了拍,道:“不要去太久。”
  “放心,咱肠胃好的很。”大师说罢,大步走出了屋门。
  “罗亮,你怎么不拦着他,他要是跑了怎么办?”
  “跑不了。”我笑了笑,方才拍他肩膀的动作,并不是多余的,《术经》里记载的术,我虽然最擅长“虫术”,其他的却也学了些皮毛,在我的手拍向他肩膀的同时,一道自身的气息,已经留在了他的身上,这本是“驱妖术”中的手段,这一下,叫作“玄气引踪”,本来是用来防止被驱使的妖逃脱的,没想到,用在人身上倒也管用,虽然不能像卫星定位那样准确,但是,却可以大概的感觉到对方距离自己多远。
  “吃点吧!”感觉到大师距离我们二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放下心来,之前进来的时候,我就留意过,外面的露天厕所,应该就是这个距离,招呼黄妍简单地吃了一口,一直到结账,大师都没有动过,我心里怀疑,这小子不会是掉到厕所里了吧。
  走出来,在厕所门前喊了几声,没有反应,我便只好进去看看,才瞅了一眼,心里的怒气,便有些压不住了,这个浑球居然把他那件破烂的外套脱下,挂在了一旁的墙上,人早没影了。
  我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在一旁询问了一遍,都说没有人看到他,正值烦恼的时候,黄妍却对我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了警官证,高声说道:“我们是警察,正在抓捕一名要犯,如果你们知情不报,可是包庇罪。”
  没想到,黄妍的这一做法,还真起到了作用,一个人过来,悄悄地说道:“他的衣服在这里,一定会回来拿的,你们等等就好了。”
  黄妍又询问了几个人,基本上都是这种话,她回来问问怎么办,我强压怒气:“等等看。”
  我和黄妍两个人像傻子一样,等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看到一个人影贼眉鼠眼地回到了院子里,然后,快速冲入厕所中,我也急忙追过去,堵在了厕所门口,片刻之后,大师穿戴好,从厕所走了出来,看到我堵在门口,他先是一愣,随即,咳嗽了几声:“兄弟,还等着呢?”
  “哦,我还以为大师掉进去了,是刚爬上来吗?”他娘的,我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玩过,心里早已经是愤怒不已,不过,脸上还尽量地保持平静。
  “这个嘛,大师嘛,必然和常人不同,这出恭的时间长点,也情有可原。”
  “别说废话,乔四妹到底在哪里?”
  “待我掐指算来……”
  我都被这货气乐了,冷笑了一下,也懒得和他多言,提着他的脖子就往外走。
  “不可动粗……”
  他口中嘀嘀咕咕还在说着些什么,我也不去理会,直接把他带到大院外面,顺手丢在了路边:“你现在掐指算一算,我会先揍你什么地方?”
  “世间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当如何处治乎?你且忍他、让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奶奶的,到了这个时候,还拽文,我这个小脾气,实在是忍不住下去了,上去在他的脑袋上,就是几巴掌:“我只揍你、揍你、揍你、揍你,揍上几个小时,我且看你……”
  一顿揍下来,大师双手抱头:“好了,好了,别打了,你这人,怎么可以随便动手打人?”
  活动了一下,我的火气也降了几分,这时黄妍,也上前揪住了我,同时对这位大师说道:“不打你也行,快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乔四妹在哪里?”
  “乔四妹,我……”
  “到底知不知道?”我说着,又向前走了一步。
  “知道,知道,必须知道。”大师忙不迭的点头。
  我正想把他拽起来,仔细询问,忽然,一声闷响传了过来,好像脚下的地面都震动了一下,村子后面的山上,亮起了一团火光,一闪即逝,我和黄妍都是一呆,大师也睁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