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这突来的火光和巨大的震动,惊得院子里跑出不少人,他们都朝着南面的方向望去,隐约间,听到有人说什么,矿上又出了事。
  我这一愣神的功夫,转头一看,大师已经跑出了十多米,我几步追上去,又要揍人,这小子急忙摆手:“英雄切勿动手,我一没钱,二没色,只是混了你一顿饭,你这打也打了,这件事就算了吧?”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不急着追问乔四妹的下落了,这家伙滑头的很,一直逼着,未必会说真话。
  “你没听到人说吗?是矿上出事了。”
  “什么矿?这里也有煤井?”
  “有,有!不过,好像是私人开的,都好几个月,总是出事……”
  “哦!”听说是煤矿的事,我便懒得再理会,毕竟,我是来找人的,这种事该交给相关部门来处理,咱也参合不进去,便转了话头,语气平静了些说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带我去见见乔四妹,就没你的事了,放心,事后肯定不亏待你。”
  “哼,本大师岂能做那等下作之事,你们要寻仇,是万万不能的。”这货一仰头,一副慷慨就义的神情。
  “寻仇?武侠剧看多了吧你?实话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来找乔四妹,是有事相求,再说,你看我们像坏人吗?”
  大师瞅了瞅我,又瞅了瞅黄妍,伸手指了指自己被揍的脸,没有说话,但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个,我脾气不好,你见谅!”我干咳了一声,在他身上拍了拍,刚才下手是狠了点,又让黄妍把之前准备好的酒,递过来,放到他的手中,说道,“先算是道歉,请大师帮我这个忙如何?”
  “打完了巴掌,开始给甜枣了吗?”大师脸上露出几分不屑,随即,突然咧嘴一笑,打开酒瓶灌了两口,“不过,本大师就吃这套。”喝罢之后,他露出享受的表情,“好酒!兄弟,看在你这么上道的情分上,本大师就指点你一下吧。”
  黄妍撇着嘴,我无奈一笑,跟着他,就地坐下:“好,洗耳恭听。”
  “唉!兄弟啊,怎么说你,其实你来晚了一步,要是早两年来,乔四妹的确是在这里,不过,两年前,她已经搬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耍我是吧?”我顺手将他正要凑到嘴唇边的酒瓶夺了下来。
  “哎哎哎!别别……别呀,有话好好说,你这人怎么如此性急,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又动粗,我说我不知道乔四妹去了哪里,又没说别人也不知道。”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一喜,手上的酒瓶又被他抢了回去。
  “你快说,谁知道?”
  “乔四妹是不在这里了,不过,这里还有她的一个孙子,在矿上上班,不过,刚才你也听见了,矿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只能求他今天不是夜班,不然的话,怕是……”
  听到这里,我顿时站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我们快到矿上看看!”
  “这个点?你进不去,出了事故,他们肯定千方百计的压下来,哪能让外人随便进去。要看,也等明天吧。”大师摇摇头,也站了起来。
  “我带着警官证呢!”黄妍在一旁插了一句嘴。
  “警官证?屁用没有,说不准还有害处,你去拿出来,可能当时不会把你怎么着,你回头一走,就让人打了闷棍,到时候,把你往井下面一丢,保证谁都找不到你。女娃娃,看你年纪不大,还没结婚吧?这么快就想让这小子做光棍?”大师淡然地说着,脸上还带着笑意,似乎,这矿上死了多少人,都不会影响到他半点心情。
  “她是我朋友,我的女朋友这次没来。”虽然,他说什么,对我来说,懒得在乎,但我不想让黄妍产生任何误会,还是解释了一句。
  黄妍的脸色微微泛白,却不说什么。
  “不错吆!兄弟,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男人啊,长一张好看的脸,看来还是有用的。”
  “我不想动粗。”我捏了捏拳头。
  “好!大师明白。”他摆摆手,“今晚还是先住下再说吧。”
  我一想,即便今晚出去,也不能让黄妍知道,不然的话,带着她太不方便,就点了点头,在大师的带领下,我们一个名为“黑塔拉大酒店”的地方住了下来,招牌叫的响亮,进去之后,才发现,还不如县城里的小旅馆。
  在这个地方,也只能这样将就了,黄妍单独开了一个房间,我和大师住在一个房间。深夜时分,我一个人来到外面的厕所,将虫盒拿了出来,试着用“引尘虫”找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线索,这让我多少放心了几分,虽然,我身上只有一块乔四妹的手绢,而且这手绢已经破烂不堪,还是当初从李奶奶那里拿到的,用这个来推断乔四妹的孙子,准确性会差了许多,不过,“引尘虫”只能寻找人的魂魄,如果是活生生的人,“引尘虫”是没有作用的,这也多了几分希望,乔四妹的孙子应该是没死。至于乔四妹,我更是有十足的把握,她还在人世,只要她还在,相信,总是能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