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没敢在这里耽搁太长时间,毕竟,屋中那位“大师”不是省油的灯,万一借着这个机会跑了,再想找他,怕是就难了,即便知道乔四妹的孙子就在矿上,没有“大师”在,也未必能找得到。
  还好,回到屋中的时候,大师还抱着他的酒瓶喝着,一脸的满足,好像根本没有睡意,我看着他,笑道:“不困的话,就跟我走一趟吧,我怕夜长梦多,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本大师早已经掐指算过,你肯定要撇下那女娃娃去矿上,早等着了,去可以,不过……”说到这里,他敲了敲酒瓶。
  “两瓶五粮醇!”我一拍他的肩膀,我那会儿在饭店留意了一下,最贵的也就这个酒了。
  果然,大师十分欣慰的咧嘴笑了,“好,我们走!”
  两个人正合计着要离开,房门却被敲响了:“罗亮,你睡了吗?这地方怎么阴森森的?我一个人有些怕。”
  “本大师已经睡了,而且喜欢裸睡,怎么?女娃娃你想来见识一下?”我没说话,大师倒是先吼了一嗓子。
  外面的黄妍半晌没有说话,我虽然觉得这货说话粗鲁,不过,倒是也算替我解了围,再加上,我早看过,这个地方今天的阴气是有些重,但可能是因为矿上刚出了事故的原因,对正常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便忙道:“我看过了,没事,你休息吧。明早,我就去找你。”
  “哦!”黄妍答应了一声,随后,就听到了她离开的脚步声。
  “怎么样?是不是该再多奖励一瓶?不要好酒,二锅头就行。”大师对我挤眉弄眼。
  “成交!”我点了点头。
  两人悄然离开“黑塔拉大酒店”由他带着路,在村里七拐八拐,最后,踏上了上山的小道,这里的地形并不平坦,便是村子里,也是高低不平,出了外面,更是到处都是山,大山小山一个挨着一个,两个人摸黑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前方开在山沟里的矿井口。
  那些正规的矿井,我以前是见过的,虽然看起来,也是黑漆漆的,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过,整体都被加固,道路也修得平坦,猛地一看,像是隧道入口,但眼下这矿井,就完全不同了,光是看井口,就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塌陷的感觉,全部都是用木板和木头柱子支撑,十分的简陋,地面也多是煤渣子,坑坑洼洼,此刻,出了事故,更是人乱哄哄的,矿井不断有人进出,不时便会有被抬出来的人,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哭爹喊娘的嚎叫。
  我这人心算不得硬,听着这声音,感觉不是滋味,扭头看了大师一眼:“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伤着?”
  “有火光和震动,还有这么多人受伤,看样子,是瓦斯出了问题,今天怕是不好进去了,弄不好,得把小命搭上。”大师也变得严肃起来,脏兮兮的脸上多了几分认真。
  我心知,他应该不是唬人,便说道:“进不去,我们能先找找乔四妹那孙子吗?他可能没下井呢?”
  “这个……”大师想了想,“可以试试,不过,你也看到了,井口那么多人,咱们外人过去,可能会被当做暗访的人,那就麻烦了,我带你去个地方问问看。”
  我对这里人生地不熟,完全摸不着门路,也只好听他的,当下点了点头。两人从半山腰离开,又跟着他左拐右拐走了二十多分钟,这才在一处山沟边上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他先跳了下去,我也紧跟着。
  来到下面,只见此地的山沟边上,都是一排排的窑洞,里面有几个还亮着灯,他上前,推开了其中一个窑洞的门,率先走了进去,我也低头钻入。
  低矮的窑洞,给人一种压迫感,没有住过这种地方我,总是感觉上面好像什么时候就要塌下来一般。
  大师倒是驾轻就熟的模样,进去,便往旁边的炕上一坐,喊道:“你们几个,今天没有下井?”
  “大师?”炕上本来躺着两个人,听到声音,急忙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欣喜,这一声大师喊出来,却没有半点戏谑的成分,居然很是恭敬。
  这让我不禁十分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