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大师坐在炕上盘着腿,炕上睡着的两人,一个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后生,另一个是四十岁多岁的中年人。
  年轻人爬起来,直接下了炕去给大师倒水,中年人却掏出了烟递给了大师一支,这烟看包装就是两块钱一包的,大师也不嫌弃,接过来,在炕沿上敲了敲,便放到唇边点燃了。
  借着这个工夫,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窑洞,不高,大概刚够两米,宽也是两米左右,顶上呈半圆形,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在墙壁上抠出来的拱门。
  “这为兄弟是?”中年人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大师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一个朋友。”随后,又对着中年人,问道,“你的腿好些了吗?”
  “好多了,自从上次大师您给我看过,现在已经勉强能走路了。您上次说,我这腿伤也许是好事,我还不信,今天要不是这腿的话,我和二娃子,估计也得埋进去……”中年人口中说着,脸上露出的却并非庆幸之色,而是伤感,“唉,大柳也被埋进去了,到现在也没听说弄出来,估计是……”
  “好了,不说这些了。”大师的脸上少了一丝轻浮,多出几分沉重,“你们在这之前,就没发现些什么?”
  “有,听说这几天,总有人在井底下听见怪声。”
  “什么怪声?”我也来了兴致,插了一句话。
  中年人看了看我,又瞅了瞅大师,犹豫一下,还是张口说道:“说是有人喊,让他们快走,但是,你也知道,下面一放炮,有的时候,震得耳根子都疼,听到点怪声,也没人觉得有什么。这几天,今天听乔一城说,好像更严重了,他今天还怕出事,不愿意下井,没想到……”
  中年人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大师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留意到他的神色,我心里一怔,姓乔,那岂不是和乔四妹一个姓?李奶奶说乔四妹未婚生子,此后也没嫁人,很可能她的儿子是跟着她姓乔的,那孙子自然也姓乔了,而且,这人叫一城,名字挺特别,一般五行缺土,而且是上土的人,才会以城命名,取城上之土的意思。
  再加上“大师”的脸色,这个乔一城,十有八九便是乔四妹的孙子,我眉头紧蹙了起来,瞅了大师一眼,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他微微点头,随后对着中年人问道:“一城也下井了?”
  “嗯,下去了……”
  “你这里可有他的什么东西?”我急忙问道。
  “这个,好像也没有什么,除了一床被子,也就是牙刷了……”中年人说道。
  我忙又追问:“牙刷能不能给我用一下?”
  这时,去倒水的年轻人正好走了过来,看我的眼神很怪异,也是,没事要用别人的牙刷,容易被理解成特殊的癖好,中年人也是很诧异,看着我犹豫半晌:“这个……好吧,去给拿一下!”他后半句,是对年轻人说的。
  牙刷拿来,我对大师,道:“我出去走走。”
  大师点头。
  来到外面,我又试着用“引尘虫”寻觅了一下,依旧没有什么收获,乔一城没死?我思索了一会儿,又用“北极宝鉴”试着占了一卦,卦象依旧虚无缥缈,无法琢磨。我知道自己这点占卦的本事不行,想要算出来,怕是无望了,如果不是“北极宝鉴”的话,怕是连这虚无缥缈的东西都不可能有。
  再次回到窑洞,大师已经从炕上下来,手中的酒瓶子却还没丢,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单手放在背后,来回地踱着步子,目光紧紧地盯在窑洞的东边的墙角。
  我顺着他的目光朝着墙角往去,心头猛地一紧,在那里,一道微不可查的黑气缭绕着,很是诡异。之前,屋中光线昏暗,只有一盏煤油灯照明,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里,没想到,在这间屋子里,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我对这位所谓的大师,不禁高看了几眼,看来,他也并非完全是装神弄鬼,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发现这个,就在我打算和他交流一下,确定彼此的猜想之时,这货突然一仰头,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