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就在这时,后脑却被爷爷重重地拍了一记,让我已经有些发晕的脑袋顿时清醒几分,鼻间的腥臭味似乎也好了许多。
  我大口地喘息着,手中却又被爷爷丢来一勺白色的粉末,同时耳边传来了老爷子的声音:“吞了它!”
  我的眉头蹙了起来,现在的我,已经不似儿时那般幼稚了,这种白色的粉末,我以前见过,当年爷爷给春秀姑姑治病的时候,用的正是它,当年我虽然不懂这是什么,现在看过《术经》早已明白,这些会自己动的粉末,根本不是以前以为的药,而是虫。
  看着这么一勺的量,也不知有多少虫,我不由得便感觉头皮发麻,难以下咽,嗓子里的那种恶心感,再次泛起。
  “这玩意能吃吗?”我抬起头,咧着嘴问爷爷。
  “试过就知道了。”老爷子抓起我的手腕,便将那些虫拍到了我的嘴里,我急忙想要吐出来,干呕了半晌,除了口水,什么都没有,便连之前口中那种腥臭感也完全消失了,这东西居然是入口即化。
  我苦笑着摇摇头,看着老爷子:“好歹我也是你儿子生的,您老就这么糟践?虫子都随便往嘴里丢?”
  老爷子没有理会我,换了一袋烟,又大口地吸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将烟灰敲在地上,怔怔发呆。
  看老爷子这样,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包我常抽的苁蓉烟,抽出一支,递给了他:“要不要试试这烟?”
  往常,老爷子对于这种十二块钱一包的烟,总觉得又没劲,又浪费钱,并不喜欢,还说什么,一听这名字就不行,过驴嘴,这不花钱找骂?但今日他却没有反对,顺手接了过去。
  “麻烦?”我心生疑惑。
  小雨略大了一些,我看老爷子只穿了一件小马甲,怕他着凉,便扶着他进入屋中,两人简单地吃了一口早饭,爷爷的情绪一直不怎么高,只喝了半碗小米粥便又去抽烟了。
  坐在屋子里,我有些憋闷,便推门走了出去,在院子里闲逛一圈,来到了大门前,对于昨夜那诡异的声音,我心里其实还很在意的,更何况,之前老爷子还说他们家出了事,我便不自觉的想看看张丽他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清晨时分,人家起没起床还不知晓,再加上昨天的不愉快,实在不好贸然前去,弄不好,又被她男人泼一身脏水,不值得。
  我在院门边静静地站着,院外原本只有雨声的相对宁静被打破,张丽家的院子里开始热闹起来,人越来越多,耳边的哭喊声,叫骂声,指责声交相响起,而且是一副愈演愈烈之势,听着他们的声音,好似张丽家死了人,我有些站不住了,想要过去看看,突然,一只手抓在了手腕上,同时,爷爷的话,也在耳畔响起:“回屋,别去找麻烦。”
  我很是诧异地转过头:“为什么?我又不是去找事的,我只是看看出了什么事而已,看个热闹也不行啊?对了,您老这是什么节奏,怎么走路没声音的?”
  老爷子不说话,只是摇头。
  我拗不过他,只好跟着他回屋,在炕上坐下,隔着窗户上的玻璃,朝张丽他们家的院子望去。他们家在我们家的斜对面,我们村里的院墙都打的很高,一般在一米六七左右,如此,从这边望去,也只能偶尔看到几个头顶在墙顶晃悠,黑的,白的,花白的……
  不知怎地,这般看着,让我有些心烦意乱,回头瞅了老爷子一眼,他却轻叹了一声,将烟袋在炕沿边敲了敲说道:“出去吧,麻烦来了。”
  我还没有完全理解老爷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听大门发出一声刺耳的撞击声,随后,几个披麻戴孝的人,便气势汹汹地从踹开的院门外行入,张口就喊道:“罗亮,给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