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睁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大师却嘿嘿笑了笑,摆手,道:“喝的,有点高。那个,大庄,你带着你侄子找个别的住处,我今天晚上睡你这里成不成?”说着话,多出了几分醉意。
  “成,成啊!”中年人急忙说着,和他侄子把“大师”扶上了炕,然后又对我说道,“那个,大师就托你照顾一下了。”
  他知道他这是不知该怎么称呼我,也不解释,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中年人拿着一根树杈做成的简易拐杖,被年轻人扶着走出了门。
  大师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噜,我点燃一支烟,静静地抽完,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丢下烟头,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别装死了,他们都走了,既然看了出来,就动手吧。”
  “看出什么?”大师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还装?”我捏起了拳头。
  “莫要动粗!”大师急忙跳了起来,“我是真不知道啊,要怎么说,你说,我跟着你干还不行?”
  我也懒得理会他是装得,还是真的没看出来,看到墙边放着一把镐头一把铁锹,便把镐头提了起来,顺手把铁锹丢给了他,我刨,你铲土。
  “行!干完活有酒么?”
  “有!”
  “嘿嘿,动手吧!”
  我对着墙角那黑气的位置刨着,大师干活倒也手脚麻利,不一会儿,镐头一空,在墙上砸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来,我和大师对视了一眼,这货依旧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但是,随着那空洞的出现,黑气却越来越多。
  “好重的煞气!”我心头发紧,慢慢的将洞口砸开了一些,大约砸出两尺方圆,便停了下来,掏出手机,朝里面照去,光线刚探入其中,我的头皮陡然便是一麻,整个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大师也睁大了双眼:“我的娘哎!”说着,就要往外跑,跑了两步,又回头喊我,“你还不走?”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捏了捏手上的汗,瞥了他一眼:“过来!”
  “不!”大师使劲摇头,我本想去把他揪过来,想了想,还是作罢了,自己走到炕沿边,把煤油灯的灯芯挑长了一些,光线顿时一亮,提着煤油灯,再次来到洞口,朝着里面照去,这一次,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却依旧感觉到身上的鸡皮疙瘩不断的泛起。
  在那洞口之内,密密麻麻堆积了许多的尸体,这些尸体已经干枯,看起来像一块块木头,那早已没了光泽的皮肤,也如同干枯的树皮一般,裂着一条条缝隙,看起来有些恶心,这些干尸显然不是近代的产物,看样子,至少也有几百年的了,但从他们的脸上,依旧能够看出死前是极为痛苦的,面部扭曲的厉害。
  洞口之内,约十平米的地方,至少堆积了近百具尸体,大部分可能看出是男性,他们全部没有衣服,也不知是死前被人脱去,还是死后,在这些尸体中间,一块两米多高,一米多宽的石碑矗立在其中,那黑气便是从它上面发出来的,在石碑的上面,还刻有文字,不过,因为光线暗的关系,看不太清楚,需要走近一些才可以,但是,面对这些干尸,我实在有些提不起勇气来。
  我站在洞口外,又点燃了一支烟,大师站在门口处,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模样,我把煤油灯放到脚下的一块石头上,丢给了他一支,他拿着烟,哆嗦了半晌没有点燃,隔了一会儿,这才堪堪燃起,大口吸着,好像平静了一些。
  抽完烟,我咬了咬牙,把煤油灯挪了一个地方,往手心唾了两口唾沫,几镐头下去,洞口便被凿到能容一人进去,将煤油灯放到能照到洞内的地方,我迈步就朝着里面走去。
  只是,脚刚踏进去去,大师却突然高喊了一声,我急忙扭头朝他望去,却见他用手指着洞内,我心下一惊,忙回头,却见以前不知什么时候站起了一具女尸,脑袋上的长发,随着干枯的皮肤裂开,掉落,露出了里面森森白骨,一张白骨上沾染些许干裂皮肤的脸正对着我,那黑漆漆,好似深不见底的眼眶骨中,好似燃起一团幽火一般……
  我感觉我的头发陡然就竖了起来,下意识地挥起拳头,对着眼前这骷髅便是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