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砰!”或许是下意识中,力道过大的缘故,拳头打在上面,出奇的疼,干尸的头骨直接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石碑之上,四分五裂,我急忙退了回来,再看手上,出现一片血淋淋的痕迹,几颗碎牙粘了上来。
  “娘的……”我甩了甩手,把手上的碎牙,甩了下去,伤口疼痛中还有些发痒,这种感觉极为不好,我知道那牙齿肯定是不干净,虫纹又一次发烫起来,自动延生到了伤口位置,那种发痒的感觉,渐渐淡去。
  “术师?”生后传来一声惊讶的呼声。
  我猛地扭过头,只见大师吃惊地看着我的手,我心下也是诧异不已,在我所遇到的人,知道术师存在的并不多,除了李奶奶之外,便是斯文大叔也没看出这一点,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家伙看起来有时吊儿郎当,不着调,有时又神神秘秘,着实让人琢磨不透:“你知道虫纹?”
  我盯着他的眼睛,淡淡地说了一句。大师的眼珠子极快地转动,好像在想什么托词,他露出这副模样,我知道定然问不出什么来了,便摆了摆手,道:“行了,你那些编来的屁话我不想听,如果不想说,就别说了。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你过来看看……”
  大师咧开了嘴,笑得很灿烂,这次没有拒绝,跟着我走了过来,好像刚才那个被干尸吓得大叫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脸皮之厚,让人钦佩。
  “这个,好像是一个机关,不过,年代太久,作用不大了。”大师看了几眼,丢出一句。
  “这我也知道,说点有营养的。”我瞅了他一眼,“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至于还装着忘记明白吧?”
  “嘿嘿……”大师笑了笑,伸出一根指头,“鄙人姓刘……”说着,又弹出了一根指头,“单名一个二字。”
  “刘二?果然是个好名字……”我摇摇头,“刘二,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既然你能看出我是术师,说明还有些本事,你看这里像什么地方?”
  刘二探头探脑地瞅了一会儿,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那石碑之上,脸上露出几分愁容:“现在还不好确定,不过,这里显然不是普通的埋尸坑,不然也不会立镇尸柱。”
  “镇尸柱?”我面上泛起一丝疑惑,老爷子以前倒是和我讲过这玩意,但是,一般镇尸柱都是用来镇住那些含冤枉死,或者是本身戾气极重的人,而此地这些散乱的干尸,却又不像是需要用到这镇尸柱的冤魂,更何况,这镇尸柱也着实大了一些,“刘二,你确定?”
  “还不好说,本大师掐指算来……”
  我直接给他脑袋上来了一巴掌:“掐你个头,这个时候了,还阴阳怪气的,进去看看。”
  “不不不……”刘二的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这玩意邪性的很,你这传承虫纹的正牌术师,不是有先天慧眼吗?看看不就是了?”
  “先天慧眼?”对这个,我还真是不了解,难道说,看到那一缕缕黑气便是先天慧眼?我仔细瞅了瞅,那石碑上依旧是黑气缭绕,根本看不清楚什么,便说道,“这东西煞气太重,看不清楚。”
  “煞气?”刘二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轻笑,“也是,术师都擅长害人之术,先天慧眼也都用在了寻找阴煞秽物之上,这也难怪了。”
  刘二好像对术师很有成见,我也没有解释什么,既然他说术师的先天慧眼不成,说不准麻衣一脉的开眼之法有些用,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运用麻衣心术,尽量地让自己平静下来,逐渐地,眼前出现了一丝光亮,我陡然睁眼,石碑上的黑气已经淡了许多,在石碑的正面,出现了一个发着幽光的“震”字,我心中一惊,刹那间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盯着石碑良久,这才转头望向了刘二,“这东西上面的字,是用生魂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