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咦?”刘二眼中闪出几分惊讶,“这个你也看得出来?我还以为,你只能看出上面的阴气和煞气。的确是生魂所书,不过,我本领浅,看不出上面写的什么字,你看出来了吗?”
  “是个震字。”我回了一句。
  “震?”刘二眉头紧蹙,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妈的,我们推断错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震尸柱,是镇魂碑。”
  “有什么区别?”我对这个倒是并不了解。
  “区别?区别大了,镇魂碑,还这么大个,这附近一定有一座古墓,而且规模不小,这玩意一般白天是极难发现的,普通人遇到,便会撞上鬼打墙,转来转去,又转了出去,但是,晚上撞上了,就是死个几百人,也不算什么奇事,这里是震位碑,那便说明,还有乾位碑、坤位碑、巽位碑、坎位碑、离位碑、艮位碑、兑位碑。尸转为煞,八镇连锁,好大的手笔啊,也不知道这里的墓主人生前得罪了什么人,这是要他生生世世不得脱困,今天的矿难怕也不是简单的瓦斯爆炸,可能和这个玩意有关……”刘二面色凝重地说着。
  随着刘二的介绍,我也渐渐的明白了一些,《断势十三章》中的四法里,也是提过这东西的,只不过,叫法不一样,而且,我现在对四法的理解相对还比较薄弱,这种高深的阵法,并非是普通人能布置出来的,想布这种阵,先不说本身在奇门中的造诣如何,单是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就非同小可,所以,以前我也没太当回事,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破解,因此,我急忙追问道:“能破吗?”
  “破个屁,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刘二崔头丧气。
  “在麻衣一脉的记载中,好像说这东西沾染了生身之气,会引煞为奎,这个怎么没动静?是不是你搞错了?”
  “麻衣一脉?”刘二先是面露疑惑,似乎对我懂得麻衣一脉的东西很是吃惊,不过,随即他就睁大了双眼,“你怎么不早说。”
  说着,猛地跳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那洞口中,石碑后面,站起了几个人影,干巴巴的身体开始迈着步子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每迈出一步,骨头间便会发出如同磨牙一般的响声,听在耳朵里异常的难受。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在这些东西接近,身体上那些干瘪的皮肤开始逐渐地鼓了起来,便如同有人在里面充了气一般,很快,便如同正常人大小。
  “是尸奎。”刘二大叫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古朴的匕首,“快些,趁着他还没有完全成型,灭了他,不然,这洞口根本就挡不了。”
  说着,他提着匕首在自己的身上“噗噗噗噗……”连着就捅了七刀,虽然伤口不深,却是刀刀见血,我看得都有些傻眼,他却又掏出了一两尺来长的黄符,往脖子上一裹,便冲了进去。
  黑油灯晃了晃,刘二的影子也跟着晃动了几下,我清晰地看到,在刘二的头顶泛起一丝红光,墓碑出了黑气遇到这红光似乎有些恐惧,避让了几分。
  我顿时明白过来,刘二这是点了自己的七星阳脉,让自身阳气外放,以用来对付这些尸奎,在我的记忆中,老爷子介绍过这种方法,不过,老爷子说这一般都是茅山一脉的人才用,我们术师是不屑的,术师的虫和虫纹,要比这些强的多。
  刘二这时,已经和其中一只尸奎缠斗起来,他的刀虽然不断地插在那玩意的身上,但作用有限,最多只是逼退,却无法伤及根本,而且,这样做,使得尸奎看起来更加恶心了,充起来的干裂皮肤,使得这东西的脸变得异常恐怖,就像是一张正常的脸上,先用火烧焦了,再搁上几刀一般。
  “妈的,术师果然没个好东西,关键时候靠不住,你等着吃饭呢?还不赶紧过来?”刘二在里面叫骂,才一会儿的功夫,他身上那本来就破烂的衣服,便被挠出了几道口子,在叫骂声在,还夹着痛呼之声。
  奶奶的,冲进去的时候是他,现在骂人的又是他,你进去,你倒是打个招呼,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留给我,现在吃了亏,又开始抱怨了。这个时候,我也懒得与他计较太多,还好随身带着的包裹中,装着虫盒。
  我从虫盒里拿出了“聚阳虫”的瓷瓶,拔开瓶塞,直接在瓶底画了一个虫阵,将瓶口对着胸口一拍,红色的虫子直接就扑倒了虫纹上,骤然间,虫纹全部都变成了红色,开始变得滚烫起来,而且,这种滚烫,还在延伸,很快就遍布了全身,整个人就像被放到了烈火之中一般,疼得我不由得的叫出了声来。
  刘二回过头望向了我,看到我的样子,他直接瞪大了眼睛:“我了个草,这又是个什么玩意?”随着他说话分心,身旁的尸奎却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身上,直接把他扇到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