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说大师,拔根竹子,用不用这么陶醉。”我说着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
  刘二又是一声痛呼,爬了起来:“真是倒霉,出门被占卦,想混一顿饭,居然还遇到了一个术师,从上面掉下来,干尸都没事,就他娘的我屁股上扎了。对了,我的宝贝呢?”
  “在你裤裆里……”
  “呸!我是说我的短剑……”
  “你是说这个?”我顺手把匕首丢给了他。
  刘二长吐了一口气,小心拭擦了一下,贴身收好,站了起来,我拿过手电筒,照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我们身处的地方,看起来是一个宽约五米的长廊,两旁的墙壁都是青石砖修砌而成。
  上方约莫有三米高,脚下一层一尺来厚的水,手电筒的光亮照上去,反着光,让周围更透亮了一些,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刘二行走,带来的水声,没有半点杂音,那尸奎也不知去了哪里,或许掉落下来的时候,跌落到别的机关之中了吧。
  不过,这种鬼东西,去了哪里都好,只要不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行。看了看我们先前掉落下来的水坑,此刻我不由得有些庆幸,这里面,原来应该是插满了竹剑的,后来被这些地下水泡烂了,机关基本上没了太大的作用,不然的话,我和刘二今天肯定是交代在这儿了。
  左右看了半晌,我回过头:“喂,大师,我们怎么出去?”
  刘二揉着屁股,面露沉思之色,想了良久,霍然抬头,露出了笑容,我心中一喜,看来这货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嘣出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我捏起拳头,就要动手,这货又忙道,“这里的震位,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亮了,这里的阳气很快会复苏,到时候,咱们想判断怎么出去就不难了。”
  “那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着?”我问道。
  “这个,你看着办吧,我也没了主意。”刘二摇摇头。
  我重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包裹没丢,虫盒尚在,手机虽然也在,但进了水,已经关机,看来是没法用了,打火机还能用,烟却无法抽了,我把湿漉漉的烟盒丢下,说了句:“先找个干净点的地方吧,在这里,被水泡上几个时辰,也不是事。”说罢,左右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来,就选了地势较高的方向行去。
  刘二一直跟在后面,也不吱声。走了约莫半个小时,通道中的水渐渐消失,手电筒的光亮,也开始变暗,看来是电不够用了,我扭头对刘二道:“脱衣服!”
  “你想做什么?”这货居然双手抱胸,做出一副羞涩装。
  我强压着揍他的冲动,说道:“手电马上就没电了,你不想摸黑走吧?”
  “那怎么不用你的?”
  “你穿的多。”我说着,也不跟他再废话,过去,把他的外套扒了下来,这湿漉漉的套外着实不好点燃,好在这货的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上面油腻满布,水都浸不透,折腾了一会儿,倒也硬是点燃了。
  用刘二的匕首挑着他的外套,周围被火光照耀,倒是比先前的手电更明显许多,刘二一脸的心疼之色,也不知是在心疼他的外套还是匕首。
  看着火势,让我安心许多,至少证明这里的通风是极好的,不用担心在里面待得太久会缺氧窒息。
  又行出一段路,刘二突然“咦!”了一声。我疑惑地望向他:“怎么了?”
  “这个,是你的吗?”刘二弯下腰,拿起了一个湿漉漉的烟盒,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瞧,顿时就傻眼了,这不是我先前丢在水里的烟盒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急忙把烟盒撕开,半包烟里面,还夹杂着一支半截的,确认是我的无疑。
  “这是怎么回事?”我瞪大了眼睛,如果说是鬼打墙,那么,我们该原地转悠才对,这烟盒应该还泡在水里才对,但现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水,便说明不是鬼打墙,但不是鬼打墙的话,烟盒怎么会自己跑到这里?难道还有人在这里?
  我的心里有些发毛,这种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和以前所遇完全不同,不管是这种身处地下带来的压迫感,还是尸奎,或者是眼下的情况,对我来说,都有些超出控制范围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让我本来略微安下心,再次变得不淡定了。
  刘二也眉头紧锁,说道:“应该是鬼打墙了。”
  “这是鬼打墙吗?”
  “我想……是的,只不过是厉害的一些鬼打墙。”刘二的声音有些发虚,不过,语气倒是好像很肯定。
  若真是鬼打墙的话,破解的方法倒是有很多,比如,每行一段,便来一个九十度转角,或者,找什么特殊的地方走,亦或者,坐等天亮。但眼下的状况,找特殊的地方和等天亮是不可能了。
  在我的心里,总觉得刘二的话不太靠谱,可又想不出反驳他的理由来,便干脆不作声了。
  “好了,你别管了,我来破!”刘二一拍胸脯,像前行去,骤然来了一个九十度的转角,一头就撞到了墙上,随后,抱着脑壳,蹲在地上痛呼出声。
  我都看傻眼了,这就是他的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