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刘二好像在上面叫骂着什么,我却有些听不清楚了,刺鼻的腥臭味,让我半晌没有缓过来,待到自己清醒了一些的时候,刘二已经打通了盗洞,正在上面喊着,让我上去,此刻的水已经漫到了我的胸口,我浑身无力,但是求生的本能却让我不知又从哪里来了力气,咬着牙,硬是爬了上去。
  一出盗洞,看到周围都是一些小土丘,杂乱无章,却偶尔还有一截半块的石碑,我明白过来,这个盗洞的出口,居然在坟地,而我们挖出来的地方,正是一个坟丘。
  我在一旁的坟丘上躺好,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头顶繁星点点,夜风清凉,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有几分美妙。
  刘二在我身旁不远处趴着,也是喘息着。
  我们两个都有些脱力,休息了一个小时,我这才站了起来,问道:“这是哪里?”
  “后山的乱葬岗,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就有了,没想到下面居然还藏着这么个秘密。”刘二也跟着站起,提着铲子又把盗洞埋好了,唾了口唾沫,道,“这种鬼地方,还是不要被人发现的好。”
  我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看了看他,他也瞅了瞅我,突然,两个人都大笑出声,刘二本来就邋遢,现在裤子丢了半条腿,上身早没了衣服,身上脏兮兮的,脸更是污漆麻黑,都快认不出了。而我自己更惨,身上除了背包、万仞,便只剩下了平角裤和鞋了,脑袋都不用看,肯定比刘二还脏。
  想来,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让人看到,不会当成鬼,就被当成疯子了吧,试问,谁会没事的时候,大半夜站在坟地里对着大笑。
  笑了一会儿,我觉得十分疲惫,摆了摆手,道:“好了,回去吧。今天他娘的,算是赔到了家了,人没找到,把衣服丢的一件都没有了。”
  “你还赔?”刘二略带愤怒地说道,“你那一把万仞抵住多少衣服?我才赔好吧?什么都没得到,反倒是把自己的东西都搭进去了。”
  他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了,他之前在下面用的那些瓶瓶罐罐,便问道:“你那些瓶子,怎么没带上来?”
  “那都是一些常见的材料,没了再买就是,我们可不像你们术师,那个盒子比命还重要。”刘二面上露出了几分讥讽之色。
  我也没有反驳,虫盒对我来说,的确越来越重要,我现在已经逐渐地开始明白老爷子当初对待虫盒为何会那么慎重了,作为术师,虫术是根本,多年之后,估计我也会如同老爷子那样,不单单把这些虫当做工具,而会当做伙伴吧。
  两人慢慢地朝着山下行去,我又想到了那个烟盒,便问道:“我们之前遇到烟盒的时候,是什么情况?你不会真的看不出来吧?”
  刘二说道:“之前的确没看出来,现在倒是有一些眉目了,不过,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再说吧。”说完,就闭上嘴,加快了脚步……

  我和刘二再次回到“黑塔拉大酒店”的时候,正值黎明前的黑暗时刻,这破地方路灯居然不是整夜的。我们两个摸着黑,看着那闪亮的“大酒店”招牌,进入了院子,看门的老头应该早已经睡下,除了那招牌,连个大门都没有。
  我只穿个裤衩,刘二穿一条没了裤腿的裤子,灰头土脸的两人,居然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这与我预想的太不一样了,我原先还想着怎么躲人呢,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我们住的房间,在这家“大酒店”来说,还算是豪华标准间,这里,其实就是一个房间多一些的四合院,整体都是平房,围了一圈,留了一个可以并行两辆车的豁口,便算是门了。在房子的屋檐下,又加盖出了宽一米五左右走廊,下面一米多高的水泥墙,上面都是塑钢窗户遮挡,走廊的两端各有一扇门,现在却都锁了。
  我和刘二合计了一下,决定我们现在这种“英姿”还是不要惊动看门的大爷了,大晚上再把人吓着。随后,便来到我们所住的房门前,试着把万仞当玻璃刀用,居然出奇的好使,直到卸下玻璃,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我让刘二拿着玻璃,自己先钻了进去,打开屋门,开了灯,对着他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刘二急忙点头,也跟着钻了进来,我让他直接回屋睡觉,这小子非要说什么有始有终,要把玻璃按上去,结果,一个不小心玻璃碎了,他脚丫子被划了一条口子大叫了一声,顿时,便见周围几个屋子的灯都亮了,我赶紧把他揪进来,门也没锁,就关灯睡觉。
  过了一会儿,便听到了看门老头的咒骂声,我没有理会,脑袋一挨枕头,很快就睡了过去,这一夜,太他娘的累人了,甚至都忘记和刘二分析那烟盒的事了。
  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直到屋门被人敲响,我这才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刘二还在睡着,被子紧裹着身体,把自己裹得和个粽子似的,想来昨夜冻得够呛,我的身体自从被老爷子调理过之后,便似乎再没有得过什么感冒发烧的小毛病,也没有太在意这些,打了个哈欠,正准备撩开被子下床。
  “罗亮,你还在睡觉啊?该吃饭了……”伴着黄妍的声音,房门直接被人推开,黄妍走了进来,脸上原本平静的神色,陡然化为惊讶,嘴巴也张大了起来,“啊!罗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