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快出来……”
  从院门涌入的,有十多个人,那女均有,我有些错愕,不知什么时候在村里得罪了这么多人,爷爷此时的脸色倒是显得平静了些,见我望向他,对我轻轻点了点头。
  “呸!”我往手心里唾了口唾沫,搓了搓手,看这模样,是要干架的架势,打架这种事,我可是从来都没怕过,我推门走了出去,在那些人行至院子中间之前,拦住了他们:“我就是罗亮,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那门是谁踢烂的,一会儿记得换门,否则,别管我不客气。”
  也许是因为我的气势十足,让他们有些怯意,也或许是他们完全没想到,我看到他们这么多人还敢出来,有些愣神,我的话说完之后,竟是没有一人张口,整个院子完全地静了下来。
  约莫隔了有一分多钟,这才有一个体态臃肿,身穿中学生校服,头上带着一顶白色“孝”帽的中年妇女开了口:“你就是罗亮?我告诉你,别玩横的,李林死了,这件事,你脱不了关系,今天我们来,就是要一个交代的。”
  随着中年妇女的话音落下,其他人也跟着叫嚣起来。说话间,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那个淫妇带过来……”伴着声响,一个女人被一脚从人群中踢了出来,“噗通!”一声,摔倒在了我的身前。
  摔出来的这个女人,头发散乱,身上的粉色衬衫也被撕扯掉一条袖子,上面还沾染了一些血迹,当她抬起脸时,我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居然是昨天还见到的张丽。才一晚的工夫,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变作这般模样。
  “张丽?你这是?”我想要伸手将她扶起来,张丽却好似猛地受到了什么惊吓,急忙地后退,甚至来不及站起来,跪爬着便退了回去,将本已经脏乱的裤子蹭得满是泥泞。
  我呆在了当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丽为何会如此怕我,接下来张丽的话,便让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只见张丽转头望向中年妇人说道:“孩他奶奶,我和亮哥真没什么,他才回来几天,我们昨天才在路上遇到一次,这怎么可能。”
  我们这边的村子里,一般婆媳之间,是不以母亲称呼的,没有孩子之前,都用“您老”来称呼,有了孩子之后,便叫“孩他奶奶”,张丽的话中,表明了两个意思,一是这位中年夫人正是她丈夫李林的母亲,二是他们来找我的原因还是昨日李林那货口中的事。
  我这心里无名之火不由得便燃了起来,这叫什么事,这家人难道脑子都有病不成?我和张丽上后山那次,都是哪朝哪代的事了,我们农村娃上学都早,而且小学是五年制的,那个时候,我们才刚刚上初一,我十二岁,她十一岁,两个小屁孩能做出什么事来,这次回来就更显得有些无厘头了,我总共才回来几天,和她怎么可能有什么事?
  “你们到底几个意思?”被头疼折腾的已经够让人烦躁了,现在又摊上这事,我也没那么好的脾气和他们多说什么好话。
  “几个意思?杀人偿命,你和那淫妇把人害了,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完了。”来的这些人,看来都是李家的人,一个个瞪着眼睛,便好似我真是那杀了他们亲人的人一般。说着,几个男人便已经开始挽起袖子要上前来。
  我也已经准备好打这一架了,但是,我刚摆开架势,这些人却又都不动弹了,这时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从我身后传来,我扭头一看,爷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手里提着烟袋,一脸阴沉,目光从前方李家人的脸上扫过,用极为平静的语气缓缓地说道:“是不是我这些年的脾气太好了些,连你们都来欺负到我的头上了。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罗老九孙子一个指头……”
  老爷子说罢,又用力地吸了一口烟,轻轻地吐出一丝淡淡的烟雾,朝前走了两步,与我并排站立在了一处。
  李家的人看到我爷爷,一个个都有些傻眼的模样,他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说话,过了一会儿,中年妇人挤开前面的几个男人,来到爷爷的面前,说道:“九叔,不是我们要找罗亮的麻烦,是他和这个贱女人把我们家二小子害了,现在人都死了,我们来讨一个说法。”
  “放屁,你们家死了人,关我罗家什么事。要讨说法去派出所,来我们家做什么?你们要是再不走,怕是你们家死的就不是一个李二了……”爷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依旧很是平静,给我的感觉,却很是不同,我还从来没见过老爷子这么霸气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