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午饭他没吃多少,大半的时间在喝酒,我和黄妍离开的时候,他抱着酒瓶回到了房间内。到外面找了一个小门诊,伤口上涂了一些药,又把腿伤处理了一下,便又回到了“黑塔拉大酒店”。
  路上黄妍一再说小门诊信不过,想让我离开这里到医院检查,但别说我根本没有受什么内伤,就是真的伤了,这个时候,也不能走,好说歹说,总算是劝住了她。
  下午,黄妍留在了房间,我和刘二又来到矿上。途中,我们研究了一下昨天那烟盒的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当时,应该是有鬼打墙的因素在,却并不全部因为这个,按照最后我们离开时,下面岩石磨动的声音来看,下面应该是有机关的,而且,还不是简单的机关,很可能,地面的石头,或者通道的某一段是会移动的。
  得出这个结论时,我们两个都觉得有些荒诞,以现代技术做出这种机关来,都算是一个好大的工程,那地方,明朝时候,便有人去过,由此推断,至少应该五百年以上,甚至可能有几千年的历史,那个时候,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不过,除了这个,又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释,再加上我们谁都没有勇气回去求证,也就不了了之,没有再深入探讨下去。
  昨夜去过的那个窑洞,已经塌了,别说矿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即便是平日里,也无人会修理这种窑洞,反正山头是现成的,这一带的沟壑也不少,再掏一个出来,要比修缮省事的多。
  刘二在这边,好像认识不少人,打听了一下,便又找到了昨天的中年人,他见到我们神情有些激动:“大师,这位兄弟,我还以为你们出了事,今天找人去挖,没人帮忙,我腿伤着,和侄子去挖了一上午,连三尺都没刨下去,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昨天我看他喝多了,就带他回去了。”我说着,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递给了中年人,“这点钱,你们再去买两个铺盖,那地方就别刨了。”
  “我们自己买就是了,昨天要不是大师和你,我们怕是就埋进去了,大师真是多谢了,我钱我怎么能要……”
  “他是有钱的主,给你,你就拿着吧。那地方别去刨了,有不干净的东西,昨天就是那东西折腾的。”刘二顺口说了一句,中年人的脸色顿时变了,随后,接过了钱,使劲地点了点头。
  “大庄,我问你点事。”
  “大师您问。”
  “一城到底怎么样了?出来了吗?”
  “唉,出来啥呀,又出事啦!”中年人长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了苦色……

  听到中年人的话,我心头一紧,刘二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我没作声,他开了口:“到底怎么回事?”
  经过刘二的询问,中年人讲了出来,原来,就在昨夜,从伤员的口中得知,下面的人并没有死,矿井是从半道坍塌,他们都被堵在了井下,出了这么大的事,老板也不敢不救人,在重赏之下,又下去三十多人,负责挖掘。
  忙乎了大半夜,没发生什么事,塌方也没出现,眼看着就挖通了,众人都兴奋了起来,但是,就在矿井刚挖通的一瞬间,里面却冒出一股恶臭,随后,这些人就像着了魔一样,一个个先后跟着走到了矿井深处。三十多人,只跑回来一个,这人回来之后,也是疯疯癫癫,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这些话,就是这人在清醒的时候所说。
  刘二把中年人打发走以后,和我对视了一眼:“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想了想说道:“恐怕让你猜中了。”
  “嗯!他们应该是进了那地方了,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现在除了那些受伤被抬出来的人,怕是进去至少有近百人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威力?”
  “这个,怕是光猜想没有用,你对这边熟,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去看看那个带回消息的人,见到他,说不定会有些收获。”
  “这个……我试试吧。”刘二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你先回去,我去想想办法,你这个生面孔在这里的话,他们一定会警惕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刘二,问道:“你的伤不用处理一下?”
  “本大师还用那些庸医帮我治?早就弄好了,不用担心。你走你的,回头有了眉目,我就去找你。”
  “好!”我答应一声。
  辞别刘二,又回到“黑塔拉大酒店”,黄妍在屋中玩着手机,看到我进门,忙说道:“你的手机能用了,之前阿姨打来电话,你不在,我就接了,她让你回来给她回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