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没想到原本还哭哭啼啼,劝不走的人,被刘二这么一板脸,居然顿时就收起了哭声。我看着刘二顶着一个黑眼圈的模样,怎么也不够威严,但是,一旁的几人却连忙赔着好话,然后把人抬了进去。
  屋中,只剩下了我、刘二和二亲三人,刘二脸上的威严顿时不见了,捏着脑门,一副愁容,道:“这玩意有些扎手啊,不好弄,麻烦了,要不,咱们撤吧?”
  我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这小子“嗷!”就是一嗓子,门外等着的人,齐齐地爬在玻璃上,朝里面望来。
  我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刘二急忙收声,冷眼望向外面:“看什么看,还想不想救人了,都给我离远一些。”
  在刘二的一声大喝之下,屋外的几个人,急忙又退远了。没了人看他,刘二这才揉着屁股说道:“你做什么?疼死我了。”
  “没把握,你还用这个办法把人弄过来,现在丢下走了,算什么事?他身上的东西,如果丢在这里不管,怕是时间久了,命都保不住了。”我瞅了刘二一眼。
  刘二低头看了看,脸上露出沉思之色,道:“这东西,不能轻易动,需要先封七脉,再想办法……”
  “你想他死?”我别了刘二一眼,“封了七脉,那东西还能出来吗?”
  “我说的七脉,和你想的七脉不同,乃是人身七脉与周围对于的七星位,也可以叫七关,封七关,这东西就走不脱,我们才有办法救他。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准备点东西,防着些,别让这东西狗急跳墙。”
  所谓七脉,便是,慧、眉、喉、心、脐、底、清,七脉。说的再具体一点,就是头顶、眉心、喉咙、心脏、肚脐、丹田下通位,最后的清指的是周身气血淡出的汇聚点,也就是头顶百汇穴三寸三分位置处,这一脉说起来有些空,因为并没有具体的东西所指,但却极为重要。
  而刘二所言的七关,乃是云、尚、紫宸、上阳、天阳、宿、太,七个方位,然后对应着天空北斗的,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又可依此演化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七位而成七杀困阵。
  传言,有高人还能更进一步,将七脉延生,以北斗的两颗暗星洞明和隐元,附之左辅和右弼之位,布出九杀阵来,据说此阵威力奇大,入阵者,有死无生。
  不过,这些东西,都已经成了传闻,我所知不多,刘二离开之后,我便仔细观察着“二亲”的神色,此刻,他头顶的黑气渐渐地淡去,朝着他的七窍隐没,我看在眼中,明白这是那东西要完全侵占他身体的前奏。
  按理说,二亲能挺着从里面走出来,应该是个阳气十分旺盛的人,甚至是异于常人,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带出话来。但现在看来,他已经斗不过这东西了。
  刘二出去后,一直没有什么动静,门外那些人,到现在也没了踪影,看来都被刘二带走了,我不知道刘二打算怎么布阵,但是,就这样等着他回来的话,这东西必然会完全的侵占二亲的身体,现在刘二都觉得麻烦,到时候,对付起来,肯定更加难办。
  我想了一下,便从包裹中摸出了虫盒,即便不能将这东西,除掉,但至少也要先稳住眼下的形势。
  术师的手段,都太过霸道,虫术也是如此,小文到现在魂魄都有损伤,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此,我不敢用太过霸道的虫,只拿出了生机虫,洒在银碗中,摆出虫阵,倒在了二亲的身上。
  生机虫落入二亲的身体之后,二亲明显地颤栗了起来,身体猛地摇晃,似乎要挣脱绳子,手也紧攥成了拳头,身体的筋肉紧绷着,血管也鼓了起来。挣扎片刻之后,他又安静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而那团黑气,却继续朝着他的七窍而入。
  生机虫可以去阴灭煞,对人的伤害极小,也因此使得一些厉害的东西,它没有太大的作用。这也是我早已经预料到的,但在我的估计中,它怎么也能支撑一些时候,却没想到,这么快便被这东西给消耗殆尽,看来,我还是太小看这玩意了。
  二亲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张口,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什么之后,大声地笑了起来,面对这种赤裸裸的挑衅,我眉头一紧,猛地一咬舌尖,“噗!”的一口血,就喷在了他的脸上。自从上一次对付黄娟化作的“生尸”之后,我便知道了这“真阳涎”的厉害之处。
  而且,我到现在未曾破身,以童子血而用出的“真阳涎”更要强出几分来,我掌握的麻衣一脉的手段还不太多,这一招,无疑是最直接有效的。
  果然,“真阳涎”喷在二亲的脸上之后,他顿时大叫了起来,七窍之中的黑气也朝外溢出,整个人愤怒地咆哮起来,身体奋力地挣扎,手掌猛拍着身后的木板,挣扎了一会儿,挣脱不开,居然用力地抠起了木板,指甲扣在木板上的声响,发出一阵阵刺耳之音,让人鸡皮疙瘩不由得泛起。
  很快,二亲的十根手指便鲜血淋漓,指甲也全部都绷起,脱落,看着都疼,而他脸上却只有狰狞的表情,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这种疼痛。
  眼见他如此模样,我实在怕这东西把二亲的身体弄坏,便想过去阻止他,谁知,我才刚刚靠近,这玩意探出了脑袋,对着我便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