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二亲双眼一翻,白眼球多过了黑眼球,脸色骤然发紫,身上的伤口流出的黑血,渐渐也变成了红色,口中吐出一些泡沫状的东西,隔了一会儿,呼吸逐渐恢复,虽然微弱,却已经正常了。
  看到他这样,我放心下来,应该暂时没事了,至于治伤的事,还是等刘二回来再说吧。我几步行入屋中,那东西化作一团黑影,四下乱窜,屋外光线强烈,他似乎不敢出去,只往角落里钻。
  我从虫盒中摸出了装有“净虫”的瓷瓶,画好虫阵,洒了出去。上次在森林中,没有画虫阵,使得“净虫”浪费太多,到现在才堪堪休养过来,这一次,我不敢再大意了,好在,这东西虽然狡猾,本身的能力,却不如“生尸”,对付起来倒也容易些。
  “净虫”飞出,直扑那黑影,少了依托,又被阳光照射过,这玩意也已是强弩之末,很快,便化作几缕淡淡的黑气飘起,淡去,算是彻底消失了。
  这种黑气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便是刘二,也看得不是很明显,主要是由阴煞之气构成,有时还会参杂一些其他,比如咒术之力,不过,区别并不是很大,想要区分出来,便要靠经验了。
  此刻,看到黑气淡去,我知道这玩意是不能再作乱了,身体放松,虫纹渐渐收回,一丝疲惫袭上身来,每次用这“聚阳虫”虽然都会带来超乎寻常的力量,但这种力量,是一种体力上的透支,虫纹退去的时候,疲惫也会比平日里要严重的多。
  我就地坐下,把虫盒整理好,装到了包裹里,耳畔听到大门被人推动的声响,随后,二亲的母亲便大哭出声,还有其他人乱七八糟的声音,份外吵闹,这时刘二的声音响起:“都别吵了,让本大师看看。”
  过了一会儿,二亲的母亲询问:“大师,我家小子怎样了?”
  “已经没事了,我的这位小友手段虽然粗糙了些,已算是捡回了你儿子一条命,他身上的伤,基本无碍,随便找个庸医包扎一下就行。”
  刘二在外面吹牛,我现在感到身子无力,压住了出去揍他的冲动,等了一会儿,便见刘二走进了屋子。
  看到我,他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那东西呢?”
  “灭了!”
  “啊?怎么灭了?那也是一条亡魂,只是怨气重了些,我已经看过,你是把它逼出了人身的,超度一下……”
  “超度个屁啊?娘的,你撒手不管了,老子还等着超度它?再过一会儿,怕是就被提前超度了……”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直接把他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刘二张了张口,轻轻摇头:“也罢,你们术师就是杀虐重了些,你能把人救活,也算为难你了。”
  “你不是又在试探我吧?”我眉头蹙起,“这次,可是事关人命,如果你用这个试探我,我不介意让你尝尝术师的虫术手段。”
  “咳咳……哪里哪里……你想哪里去了……”刘二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瞅了他一眼,怎么看这小子都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在内,不过,事情已经过去,我也懒得再和他在这件事上纠缠什么,便转了话头:“你已经看过了,他什么时候能醒?”
  “你说二亲?至少明天吧。”刘二想了想说道。
  “明天?也不知道乔一城能支撑到明天不能。”我心里有些郁闷,原本李奶奶说缘分九月,我心中的期待还是很大的,现在找过来,连续几天,都是命悬一线,结果只摸到了一条还不算明朗的线索,着实让人开心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