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胖子吹着口哨,从包裹里把他的猎枪掏了出来,拭擦着,我都不知道他坐车,怎么没被查到,居然带了过来,也懒得问他。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刘二这才回来,还抱回来一些带引线的普通炸药,还未等我介绍,胖子便跑过去,把炸药拿起来鼓捣,吓出刘二一头冷汗,因为,胖子嘴上还叼着一根烟。
  “我说这位胖兄弟,您不要命,也别搭上我们啊。”刘二一边擦着汗,一边挡在了胖子身前。
  胖子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就是那个神棍吧?胖爷玩这东西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耍尿泥呢,能出个屁事。”
  我看着也危险,忙道:“胖子,你不是不会抽烟么?”
  “这不是上次跟你学的嘛!自从上次之后,就抽上了。”胖子说着,来到床边坐下。
  我明显地感觉床被压下去几分,想到上次在根河的宾馆他那副样子,在看现在的他,我也很是欣慰,便开玩笑说道:“看来,最近伙食不错,又长膘了?”
  “那是!”胖子拍了拍肚子,这玩意可不是长来看的。
  刘二这时走了过来:“我说兄弟,你准备好了没有?他也跟着去吗?”
  我看了一眼胖子,还未开口,他倒是一瞪眼:“怎么,看不起胖爷?要不咱们比划比划?”
  “又不是去打架,光能打有什么用?”刘二无奈的摇头。
  “好了,别争了。”我想了想,说道,“胖子跟着我们一起去,不过,现在光靠这些东西不行,在井下,怎么也得弄一套衣服吧?还有登山绳,咱们也准备些,我考虑过了,那地方肯定小不了,也许用得到。”
  “行!我现在去买。”胖子答应了一声。
  “行什么啊,我的胖爷,您才来多久?熟悉吗?认识去哪里买吗?还是本大师去吧,到时候,别再把您丢咯。”刘二阴阳怪气地说道。
  胖子却冷笑道:“啥意思?你去?背的动绳子吗?被走到半道被绳子压死,胖爷可不管收尸……”
  我实在不知道这两个小子怎么会如此不对路,一拍脑门:“行了,都别吵了,刘二,你去弄家伙,胖子,你跟我出去走走,要去也得先熟悉一下地形。”
  刘二点点头,对着我伸出了手。
  我丢给他一千块钱,这小子的手却没有收回去,只说了句:“不够。”又丢了一千,这才满意的走了。
  我和胖子离开“黑塔拉大酒店”,朝着山里走去,一路上,胖子没少吐槽这大酒店的名头,我这两日已经习惯,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一个人在那边傻笑,反而让我觉得有些怪异。想到那晚我和刘二回来时的模样,也多亏了这大酒店如此简陋,不然的话,就该出名了。
  这边的地势,山连着山,沟渠密布,山头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杂草也不多,至于水,基本上没有,按照风水来说,有一个基本的常识,依山傍水,才是墓葬的风水之地,有一句老话“头枕山,脚踏水”说的,便是棺材的放置方位。
  而这种地方,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又不处在什么奇脉山川之中,自然算不得好地方,真不知当初那位,为何会选择在这里建墓。
  不过,所谓沧海桑田,白驹过隙,这山川大地,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很有可能当年此地的确是风水宝地,只不过后来完全变了。
  胖子跟着我转悠了三个小时,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月上枝头,这才折返。路上,他有些担心,道:“这地方,什么都没有,真的有你们说的那玩意?”
  “八成错不了。”我说道,“我之前也和你讲过了,八块镇魂碑,绝对不会是凭空所立,这里面大有文章,不过,危险怕也是少不了。”
  “危险怕他个鸟,打熊瞎子还有危险呢,难道就不打了,再说,如果真像你们说的那样,里面肯定有不少值钱的万一,别的不说,拿几块金砖出来,也不赖啊。”
  我一听胖子这个语气,敢情是想着去发财了,便蹙起了眉头:“胖子,我可和你事先说好,真进去了,能动什么不能动什么,你得听指挥,不然的话,很容易出事的。”
  “我也就这么一说。”胖子笑了笑。
  回到“黑塔拉大酒店”刘二已经回来,这小子,还真有些门道,该准备的,居然都准备齐全了。
  我对着刘二问道:“二亲那边有消息了吗?”
  刘二摇了摇头:“我之前去看过了,他倒是醒了,不过,对井下的事,已经记不清了。问了几句,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我看,他是指望不上了。”
  我不由得有些郁闷:“他娘的,这不是白忙乎了么?折腾了一天,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刘二摊了摊手,说道,“其实,有本大师在,用不用他无所谓,我看那,我们就这样走吧。趁着今天矿上的人都被吓破的胆,不敢守着井,咱们连夜进去,不然的话,明天从外面调来了人,怕是就不好办了。”
  我想了想,一咬牙,道:“娘的,干了。”说罢,去黄妍的房间看了看,她已经睡下,便招呼了胖子和刘二,抹黑朝着矿山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