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胖子,少说两句。”我看刘二知道些什么,就转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刘二把烟头丢到了水里,面色沉重,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东西应该是灭虫,又叫冥虫,是死者亡魂怨灵聚积的阴气所化,这东西如果遇到生气,是很容易化鬼蝶的……”
  “鬼蝶?”我一听到这名字,顿时心中一紧,虽然我没听说过灭虫,但是对鬼蝶却不陌生,老爷子说过,以前他一个朋友去干盗墓的勾当,就遇到了鬼蝶,大小如成人手掌,色彩斑斓,但整体以灰色为主,这东西看着美丽,却是厉害的很,三十多人,只遇到一只鬼蝶,便死伤大半。
  这东西只要一落在人的身上,便如同融化一般,渗入体内,只需片刻,一个人便迅速地消瘦下去,最后,皮肉好似被火燃尽,只剩下发黑的枯骨,据说,这玩意腹中带着冥火,会燃尽生机。
  我道出了心中的疑问,刘二点头道:“这东西,我也没有见过,是在茅山一位前辈的手迹中无意中看到的,当时觉得新奇,就多瞅了两眼,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的确是阴气所化?”我追问道。
  “可能还有残魂。”刘二补充道。
  “罗亮,这鬼东西,真有那么厉害?”说话这工夫,灭虫似乎又向上爬出了一段距离,胖子也害怕了,把另一条腿也拿了出来,上面居然也有灭虫钻入皮肤内,整条腿上,腿毛旺盛,却根本没有伤口,也不知道这玩意是怎么进去的。
  我眉头紧蹙,想用“引魂虫”试试,又怕一个弄不好,刺激了这些东西,如果化成鬼蝶就完了。
  刘二在一旁轻笑出声:“胖爷啊,我劝你还是把腿砍掉吧,这样下去,等到这东西怕到上面,你砍的怕就不是两条腿了,而是三条……”
  “胖爷砍腿之前,一定先把你的脑袋砍了。”胖子骂了一句,从一旁把他的猎枪拿了过来,猎枪里面都是灌着火药,泡了水,这两发弹算是白装了,他不再说话,而是把猎枪仔细拭擦了一遍,重新装添起来。
  刘二这时走了过来,从怀中摸出两张黄符,开始往胖子的腿上裹,一边裹着一边说道:“一会儿找绳子把裤腿捆上,别掉下来,这个能隔绝生机,让这些虫子以为你只是死物,他们就不会动了,等出去之后,再想办法给你弄出来。”
  胖子看了我一眼,这个时候,我也没了主意,刘二是茅山传人,在制符这方面,比麻衣一脉更强一些,他这样说,应该是管用的,当即,我点了点头。裹好之后,胖子瞥了刘二一眼:“你是从哪里掏出来的?不会有虱子吗?”
  “真是好心喂了狗,嫌虱子还给我。”
  “到了胖爷身上的东西,还想还回去?你盖着几张被子去做梦吧。”
  两个人又斗起了嘴,我看着胖子好像没事了,感觉他的心真是大,遇到这样的事,还有心情玩笑,本想劝慰他的话,到了唇边,反倒没了说的必要。在他们斗嘴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前面这水坑,说不上有多大,但也不小,竖着看去,怎么也有十来米,我们想要从这里过去,怕是有些困难了,可是,如果换了其他道走,也未必安全。
  想了一会儿,我让刘二把绳枪递给了我,还好方才这些东西都在我的身上,不然的话,这会儿真没办法了,把绳枪架好,穿了绳子,对着上方就是一枪,绳索飞出,直接钉在了矿井的顶部,我拽了几下,十分结实,便又交给了胖子,让他试一试,胖子试过之后,轻轻点头,随后,三人重新戴好防尘面具,我先抓紧绳子荡了过去,紧接是刘二,胖子在最后。
  就在胖子刚刚快要荡过来的时候,突然,上面一松,他直接摔落,我赶忙揪了他一把,这才没使得他又掉到水坑里。
  不过,就在他刚刚站好,脚腕上,却突然多了一只手,我回头一瞅,与先前我握着的手一般无二,惨白而没有指甲,同时那带着粘液的脑袋也从水面中又探了出来。
  我无从确定这东西与先前是不是同一个,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给刘二使了一个眼色,他急忙又从怀中去摸符,而胖子却鬼叫起来:“我的妈呀,这是个什么东西?”伴着他的话音,一声枪响传了出来。
  随着枪声,那东西的脑袋直接四分五裂,虫子乱溅,但那只手,却没有松开,反而越扣越紧,想要把胖子揪下去。
  “谁让你开枪了?”刘二大骂一声,跑过来,一张黄符贴下,那手顿时裂开,松了下去。刘二却还是气急败坏地和胖子扯着皮,“你这枪有个屁用?真是瞎添乱……”
  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看着这两个活宝,我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在墙壁上看到了一只眼睛,好像有拳头大小,正在缓缓地睁开,我的头皮陡然便是一麻,张口喊了句:“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