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下面那棺材,说是棺材,却更像一座两层的小楼,只不过,长约八米宽三米,顶部平整,底座俨如地基,从中间被围栏式的东西上下搁开,围栏内部,各种鸟兽雕像满布,棺材的正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雕像矗立,高约四米,头部已经超出了棺材顶,单刀直立双脚之间,手握刀柄,昂首阔目,整个雕像看起来异常威严。
  在雕像的两旁,各色花纹图案将整个棺材点缀的美轮美奂,若不是下方那些目光呆滞的人,使得气氛显得格外怪异的话,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棺材,这简直就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从这里,也看不出棺材是什么制成的,大概看起来像石头,上面又刷了金粉的模样,正是这金粉,发出了淡淡的光芒,让我们得以看清楚下面的一切。
  而在棺材的四周,是一堵堵墙,从上面看没什么,但若行在里面,却如同迷宫一般,而墙的中间,十分有规律地插着一根根铜柱。
  我将身体朝后缩了缩,不敢惊动下面那些“人”,回头瞅了刘二一眼,低声问道:“有乔一城吗?”
  “还没看到,可能在后面。”刘二说着眉头紧蹙起来,“难办了,居然有这么多人。我们得先找到聚魂阵才行。”
  就在我与刘二说话的空隙,下面“轰隆”一声巨响,棺材被挪动了几分,我抬头瞅了一眼棺材,却发现,棺材前方那雕像的眼睛好似转动了一下,朝我们这边瞟了一眼,那眼神给人一种好似瞬间便冷入骨中的感觉,而且,我注意到,他只有一直眼睛,另一只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却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
  我急忙顿了下来,拽了拽刘二,刘二也是满头大汗:“这东西有猫腻。”
  “这还用你说。”我我也感觉到自己额头满了汗水,这里距离下方,少说也有十几米高,跳下去是不可能了,即便用绳子能爬下去,我也不敢这样做,二亲被附身只有一个人,都那么难对付,下面这几十号人,下去,还不被生吞活剥了。
  我有些头疼,眼下的状况,超出预料的坏,我之前想过,这些人被控制,可能会在古墓里游荡,找起人来,可能会有困难,但怎么也没想到,会面对眼前这种状况。
  巨大的棺材,被那些人合力抬着,现在根本想不出,他们做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而且,那棺材也极为的古怪,怕是,即便没有下面那些人,想要接近棺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刚才虽然只是瞟了几眼,却看出,下面一根根铜柱和那些墙,组成了一个恢宏的困煞阵。困煞阵在《断势十三章》中是有记载的,这种阵法,平日里不常用到,基本上,煞气聚积之地,都是人畜稀少的地方,就连阴魂,都不敢靠近,自然也用不着这些摆阵。
  困煞阵,其实与聚煞阵类似,只不过,聚煞阵属于小阵法,一般懂一些奇门术法的人,都能摆出来,而困煞阵需要的条件便多了,无论是人力物力,还是摆阵者的能力,都不是聚煞阵能够相提并论的,功效自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如此大的困煞阵,我听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了,这一次也算是长了见识,却也让我对这墓主人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当初一个小小的半调子聚煞阵,都能让小文的家里出那么多事,在困煞阵中埋着的人,更会苦不堪言,魂魄一直遭受煎熬。只是当初的聚煞阵因为布阵者的水平有限,使得怨魂可以暂时逃离,而这困煞阵无疑是十分完善的,里面被困的怨魂,根本就不可能出来,但是,这一次却有这么多矿工被卷入其中,必然有什么蹊跷之处,只是,我一时之间还想不明白。
  刘二此刻站起了身,轻声道:“我们得先想办法下去才行,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刚才进来的通道已经堵死了,在这里等着,想出都出不去。”
  对于他的提议,我点头同意,的确,即便棘手,我也没有放弃的理由,而要想解决眼下的困境,必须先行动起来才行,更何况胖子现在都不知怎么样了,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在这里发呆。
  当即,刘二压低了身子,朝着前方行去,我也紧跟在他的身后,一边走,我一边在思索着方才见到的那场景,似乎抓到了些什么,便开口问道:“你觉得,这墓地原本就该是这个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