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刘二点了点头,却并不似麻衣一脉开慧眼那般静气平心,反而从包裹里摸出了一个玻璃瓶,大小入拇指,里面装着的液体十分清澈,他打开瓶塞,对着眼睛点了几滴。
  敢情这是眼药水?我心头犯疑,问道:“你在做什么?”
  “这是牛眼泪,用这个涂了眼睛,和开慧眼差不多……”刘二说着,瞪大了双眼,朝着卸下去的砖望去了。
  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不解之色。
  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头,说道:“什么情况?我怎么没听说过牛眼泪还有这功效,这会儿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别吵!”刘二摇了摇头,“本大师眼睛里有水……”
  “还有尿呢!”我看这货完全不靠谱,便只好试着自己来,尽量地让自己完全平静,调整呼吸,我正准备开慧眼的时候,那被摁下去的方砖陡然飘出一股淡淡地气流来,正好冲在了刘二的脸上。
  刘二木然地回头瞅了我一眼,张口说道:“什么味道,呛死本大师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双眼一番,直挺挺地就倒在了地上,这突然出现的状况,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我急忙屏住呼吸,把他提起来,便往后退。
  那被摁下去砖块中,开始喷出可见的气体,先是浅色如水雾一般,逐渐变得浓,泛绿,周围墙面上的石头,发出一阵“沙沙”之声,居然很快就被腐蚀了下去。
  我不敢在多做停留,背起刘二,快步朝着来路而回,现在没了刘二,对这里,我已经完全摸不着头脑,只能是凭借着感觉走,至少,来时的这条路,已经走过一遍,并没有什么危险。
  一路奔跑下来,那些被碾碎的尸骨踏在脚下,发出的声音,给我的感觉十分不好,我回头拍了拍刘二的脸,这个家伙好像完全死过去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半点反应。这种情况下,为了顾及背上的他,我只能弯着腰走,一直起身来,他就朝后倒,实在是麻烦。
  因为弯腰的关系,帽子上的灯,也只能照射出脚下的路,我一口气跑出老远,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了,通道的宽度越来越越窄,好似与先前走的路完全不同,再往下走,前方的宽度都不足一米了。
  我把刘二放下,左右看了看,不由得傻了眼,这根本就不是我们先前走过的路,这条路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周围只有砖头,而且,不知在什么时候,我突然生出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好像有一只眼睛一直窥视着我,仔细看了几回,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种完全超出掌控范围的感觉,极为不好,再加上,因为使用“聚阳虫”之后的虚弱,使得我现在身心疲惫,便打算暂时先休息一下,靠着墙角,将刘二从背上放下,正打算起身,忽然,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脖子,抱的极紧。
  我心下一惊,猛地用脑袋朝着后面磕去,“砰!”的一声,后脑生疼,同时,传来一声痛呼:“哎吆!娘的,你来真的。”
  我扭头一看,刘二已经醒了,双手正捂着鼻子,两股鲜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