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周围静悄悄的,刘二站在一旁龇牙咧嘴,不似脸皮就抽动一下,看起来异常怪异,我瞅了他两眼,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刘二回了一句,迈步前行,“这里应该是以前工匠所住的地方。”说着,刘二推开了一旁的屋门。
  随着屋门打开,无数的老鼠从里面蹿出,它们看到刘二,便如同见鬼一般,四下奔逃,发出惊慌的叫声,刘二呆呆地看着那成群的老鼠陡然奔跑消失,随即,眼球上扬,望向了我。
  接触到刘二的眼神,我的心中猛地便是一怔,刘二已经与之前大为不同,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又带出几分疯狂,我吃惊地看着他:“刘二,你他娘的怎么了?”
  刘二愣了一下,使劲地甩了甩头,眼神又变得清澈了起来:“我、我没事,本大师能有什么事,好了,我们该走了。”说罢,他迈步从打开的屋门走了出去。
  我心头的疑云更浓,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蹙起来,犹豫一下,跟在他的身后行去。走出这间小屋,前方是一个小通道,很窄,却已不像先前那般憋屈,至少,两人并行是无碍的。
  刘二一直沉默不语,我跟在他的身旁,虽然,只看到他的后背,却总有一种被他盯着的感觉,这种感觉之前就有过,却没有现在强烈。我知道,刘二身上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但眼下,我又完全没有头绪,只能暂时再看看情况,以做决定了。
  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刘二手握着罗盘,在前方走着,不时,身体便抽搐一下,而且,越来越是频繁。
  我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几步上前,和他的距离拉近了些,这样接近,他身上的那股臭味更浓了,之前我以为是他的脚汗味,现在才感觉,根本就不是脚汗味那么简单,他的整个身体,都视乎发着这种味道,便好似烈日下,被暴晒了几日的尸体发出的气味一样,这是一种尸臭。
  “刘二!”我喊了一声。

  刘二转过头,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紧握着拳头,灯光下,他的脸色异常煞白,这与他平日间健康时的小麦色皮肤完全不同,而在在脸上,还出现了一块块红紫色的瘢痕,这种情况,我在黄娟的身上也见过,这是尸斑。我吃惊地睁大了双眼,手下意识地便摸向了虫盒,刘二看到我的动作,没有什么反应,脸上的神情更为痛苦了几分:“现在,你先别问什么了,等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他这一次,再没有平日间的戏谑神情,整个人好像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说罢,陡然大步向前行去。
  他这个样子,我如何能够不问,看他快步走开,便又追了上去,刚追出几步,我正要抓向刘二的肩头,突然,一声巨响,旁的墙壁砖块爆裂,探出了一个脑袋。我下意识的收回了手,躲到了一旁,手却已经握紧了万仞的剑柄。
  “罗亮!”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同时一个带着安全帽的大脑袋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胖子?”我也瞪大了双眼,心中激动异常,急忙走了过去,胖子脑袋上戴着安全帽,身上全部都是污泥,连眼皮上都有,他的身旁浓烟滚滚,应该是放放过炸药,若不是听到他的声音,我根本就认不出他来。
  “我了个去,可找到你了。快点把我弄出去……”胖子那边用工具敲打着砖块,同时对我喊道。
  我不知道胖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但这个时候,也不是细问之时,心中的喜悦,暂时地压住了好奇,同时,对刘二的注意力,也完全地转移到了胖子的身上。
  帮着胖子将砖块刨开,让炸出的洞口更大一些,胖子终于爬了过来,“噗通!”一声,整个人掉在了地面上,随即,他便跳起,从包里掏出了炸药,点燃直接丢到了洞口里面,“轰!”一声巨响,洞口坍塌下来,完全的被赌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