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可是,当张家把已经被李家打得不成模样的张丽抬出来,与张丽的脸一比,李家人脸上的挠痕,便显得像是美容一般了。最后,张家只被批评教育了一顿,李家却赔偿张丽不少医药费,至于离婚,因为李二的死,倒也省了事,张家人拿了钱,带走张丽,便算是从此和李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了。
  这场混战在李根叔的处理下,也算是调解成功,温和过度,但李二的死,却没有这般简单,李家人咬定李二是被人害死的,一开始他们还说的有模有样,将冒头完全对准了我。当李根叔告诉他们,没有证据诬告也是犯法的,他们便老实了许多,不在说的那么绘声绘色,却依旧强烈要求政府找出真凶,还他们公道。
  遇到命案,李根叔这个镇派出所的所长显然是无法调解,便上报到了县里,对于命案,县里十分重视,傍晚时分,县刑警队的几名民警就赶了过来。
  在现在的城市里,警察对普通人来说,也只是一个吃公家饭的职业而已,没觉得有太过特殊,但在前些年的乡镇上,对于县里的公安,人们心里却是十分畏惧的。
  尤其是我们这种经济不发达的小镇,他们的权威性更是高的厉害,那几位刑警队的民警来到这里,显然也被我们这条巷子那些白花花的“岁头”有些惊住了。不过,做这行的,大多是不信鬼神的,不然工作就没法开展了,他们先是在张家忙碌了许久,其后就来到了我们家,让我配合做笔录。
  爷爷对警察不怎么感冒,刑警队的人来了,他让我到外面和他们谈,直接连我带民警一起赶了出来。
  准备替我做笔录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孩,生的白白净净,小口大眼睛,脸型略圆,很是可爱耐看,被爷爷如此不客气的赶出来,我明显地感觉到她有些情绪,我笑了笑对她说道:“老爷子年纪大了,人说老小孩老小孩说的便是老人和孩子一样,脾气就和这天气,你看阴沉了一天,原本以为要下些雨,这会儿反而倒是月朗星稀了。”
  或许是我说话比较轻松,她的脸色也好好了一些,微笑着说道‘:“听说你是大学生,还当过兵?”
  我点点头:“这不转业还不到一个月,回到村里也没几天,就摊上了这事。”
  “你放心,通过我们的了解,他杀的可能性比较小,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让你做笔录,也只是配合调查,政府是不会冤枉好人的。”
  这姑娘说话,显得有些公式化,可以看得出来,她应该是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与这种长得养眼的女孩聊天,即便是配合调查做笔录,也并不让人十分反感。不过,当我跟着她上了那辆警车之中,才知道,自己还是想得有些简单了,在车内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民警,一看眼神,便知道是办案经验十分丰富的那种。
  他说起话来,就与这位女孩完全不同了,问的问题很是刁钻古怪,有的时候,甚至让我感觉,是故意引导我把自己当做凶手来思维问题。这不禁让我十分反感,简单的几个问题,他换着方式问了我一个多小时,一旁负责记录的女孩,到后来都有些发懵了,一副不知该如何写的模样,最后我实在是有些恼火,沉着眉头说道:“我说这位警察同志,我是来配合调查的,还是受审的?”
  “事关命案,谁也不能马虎,我做工作,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希望你尽量配合。”老刑警说话的时候,眼神还紧盯着我,好似要从我身上找出什么破绽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