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我笑了笑,“最想枕着你嫂子的腰,舒舒坦坦睡一觉。不过,有些扯淡了,还是给我根烟吧……”
  胖子哈哈一笑:“果然是男儿本‘色’,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那些事。”他说着,从我的衣兜里掏出了烟,直接点燃两支,在我嘴唇上放了一支。
  我的双臂酸软无力,根本抬不起来,就这样用嘴唇叼着烟,深吸了一口,感觉舒坦了一些,侧过脖子看了一眼已经近在咫尺的“矿工”,吐出了口中的烟雾,对着胖子问道:“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动手?”
  “可能看上你了,想把你弄回去做个压寨夫人?”胖子说着,单手将猎枪抬了起来,对准了矿工的方向,同时,另外一只手掏出了打火机,准备随时点燃炸药。
  就在胖子把打火机打着,手指放到猎枪的扳机上之时,我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那些“矿工”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瞅向我们,反而是将视线完全地集中到了矿井前方,就好像要争先恐后的离开一般,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胖子等等……”之前,距离远,我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距离接近了,我看得真切,便决定赌一把,赌对了,我们可能还会活着出去,赌错了,便可能会死的更惨,比起死的痛苦一些,惨一些争得一线生机,和死的干脆一些,少一些痛苦,我决定还是选前者。
  心中的牵挂太多,求生的欲望便会强烈,这几乎是我下意识的反应,根本就没有对这两的选择多做思考。
  胖子一愣,诧异地望向了我,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我生怕他和我做出相反的选择,便又忙道:“可能我们不用死了。”
  果然,我的话音落下,胖子脸上的疑惑更多了,但手中的打火机却松开,火也瞬间灭掉了。
  “矿工”们,直接朝我们冲了过来,胖子单手握枪,改成了双手,要紧了牙,随时准备着开枪,而我又用力地吸了口烟,尽量地让自己平静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些“矿工”。尽管我的面色现在很是平静,不过,心里却十分的担心,自己的心跳声,似乎都能够听得到一般。
  就在这时“轰!”矿井伸出传来一声巨响,随后“轰轰轰……”又是连着三声略带沉闷的声音接连响起。“矿工”们更加的疯狂了,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外面冲去。
  但在最后一声巨响过后,地面陡然震动了一下,头顶的煤块也掉下不少来,与此同时,一股逼人的煞气化作狂风从矿井深处呼啸而来,从我们声旁吹过,我嘴唇上的烟和胖子没有系带的安全帽直接被吹飞了。
  这股狂风几乎瞬间袭卷了整个矿井,被狂风吹过的“矿工”们,一个个发出凄厉的惨叫,听在耳中,异常的难受,好像耳膜都有些发疼。
  在风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个带着哭腔的呼喊之声,“我不是刘二!我不是刘二……我是刘龙,茅山传人……”
  这声音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如那狂风一般,呼啸而来,骤然收去,在狂风撤回的时候,一道道浓郁的黑气被硬是扯了回去,它们好像在挣扎着想要冲出来,却完全无力,只能被再度带回去。
  胖子此刻,或许怕我这虚弱的身子被风吹走,直接爬在了我的身上,替我挡着风,他后背那破烂的衣服,挂着许多布条,在狂风中放肆地飞舞着。
  风去了,矿工们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个口吐白沫,身体抽搐,胖子抬起来,距离我不足一寸的地方,说道:“我刚才好像听到那神棍的声音了。”
  我也听到了,但是,我不知该怎么说,刘二到底怎么了?是困在了困煞阵中?还是逃脱了?他那声音是怎么回事?这一切,有无数个问号,但我一个都解答不出来,我唯一能解答的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困煞阵终于被修复,再度发挥了作用,那些阴魂未能逃出八块镇魂碑的范围,便不可能挣脱困煞阵的束缚,他们被重新又扯入到了那个困了他们几百年,或者几年前的地方,魂魄,将再度受苦,日夜煎熬。
  “压死我了,你能不能先起开,再说话?”我现在浑身无力,也没有心情骂胖子,被他压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只好先提醒他起来。
  “哦!”胖子听到我的话,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爬起,挠了挠头,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离开,难道还住在这里不成?”我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那个神棍?”胖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
  我苦笑:“我们现在还有能力回去查看吗?再说,困煞阵已经成了,现在进去,怕是,再难出来了。”
  胖子点了点头:“那神棍阴阳怪气的,我看他也没那么容易死,我们还是先走吧。”说罢,将我抗了起来,背到了背上。
  “你不会是拿我挡你漏肉的地方吧?”到现在还没有死,我的心情说不上有多好,却也不算太坏。
  “你这小身板,能挡得住吗?”胖子没有回头,直接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