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已经在尽力配合了,你们问完了吗?”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不怎么好,定然已经显现在了脸上。
  “已经完了。你可以回去了,不过,这几天你不要离开,我们可能还会来找你。”老刑警说道。
  “我说大叔,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回这里,是因为我爷爷病了,来探病的,我自己还有许多事,若是你们拖上个一年半载,难道我就一直住在这里,还不能走了?”我没好气地说罢,推开门,就跳下了车。
  当我回到院子的时候,隐约地听到车里那个女孩好似问道:“王队,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表明他没有什么嫌疑,刚才是不是问的有些太过严厉了?”
  随后,那个老刑警用一种略带轻视的语气说道:“你们这些小姑娘,看着好看的年轻后生就心软,这小子的身上有问题,即便和这件命案无关,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老刑警的话说完,女孩好像有些着急,又说了句:“王队,你想哪里去了,我这是……”
  他们后面再说什么,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听了,反正我现在对这老刑警的印象是极差的,他妈的,老子倒是想做个普通人,但是,这种随时都可能头疼,不知什么时候小命就没了的感觉一直缠在身上,能做回普通人吗?心里对那老刑警狠狠地鄙视了一番,发泄自己的不满的同时,我也注意到,我的听力好像比以前强出不少,按理说他们在车里说话,我在这边基本是听不到的,但方才虽然不是特别的清晰,却能够分辨他们说的是什么。
  看来爷爷这些日子对我的锻炼,是有作用的,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点小欣喜,只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又被一个老刑警反反复复的审问了一个多小时,这点欣喜并未给我带来什么情绪上的安慰。
  警车从我们门前开走了,李家的人挂出了李二的“岁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那岁头正对着我们的窗前,透过玻璃,那白色的麻纸在风中轻微晃动着,好似李二去的不甘心,想要诉说什么一般。
  不知怎么,盯着那“岁头”看了一会儿,我突然觉得心情低落,人的生命也太脆弱了,有的时候,恍如儿戏一般。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看到满巷的“岁头”只是觉得有些阴森,而看到李二的“岁头”竟会从心底生出一种难受的感觉。或许,那些之前挂出的“岁头”对我来说,只是证明一种死亡的结果,而没让我体会到熟悉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过程的缘故吧。
  我抽出一支烟,放在唇边点燃,深深的吸,没有爷爷那种几十年大烟枪功底的我,被呛得咳嗽了起来,但咳了一会儿,嗓子里的难受,却好像让心里的难受减缓了几分。
  老爷子的声音这个时候,从我身后响起:“别想太多,踏入这个行当,以后难免会见着这种事,不看淡些,日子会很难过的……”

  我又在村里住了十多日,张家和李家的事,还在持续着,李二的尸检报告证明他是死于脑部缺氧,虽然具体病症尚需核实,却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这个结果使得李家人也不敢再闹事,匆匆地将李二下葬之后,便远离了这条巷子。
  李二出殡的那天,张丽来给他送行,尽管她脸上被李家人打的伤还没有好,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却披麻戴孝,一直到李二下葬,又在坟头哭了良久,这才被家里人带走了。
  不知是看到了张丽对李二感情这般深的原因,还是怕了张家那群娘子军的“挠功”,李家的人好似想明白了什么,没有再为难张丽,让她以妻子的身份陪李二走完了最后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