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我没事,早习惯了。”大姑的声音依旧疲惫,“好了,亮娃,要是没别的事,大姑想睡一会儿,今天有点累。”
  “那好,大姑您多注意身体……”
  挂了电话,我轻声一叹,胖子已经穿戴好,看着他脏兮兮和我湿漉漉的模样,两个人干脆去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又买了两把伞,离开了“黑塔拉大酒店”,虽说现在天色将晚,但为了心中那一丝渺茫的希望,我还是不想放弃,打算盯着,用守株待兔的方式来等那个“认尸”的人。
  胖子对自己身上虫子的问题,好似很是在意,一路上不断地打听鬼蝶的幼虫到底会怎样,我被他问的烦了,就胡诌一会儿,说这种东西会在人体内寄生,把人的内脏蚕食一空,而这人本身还不知道痛楚,什么时候,幼虫化蝶离体之时,这人身上的痛苦才会爆发出来,尽而痛苦的死去。
  胖子听罢之后,半晌没有说话,面色十分的凝重,不过,耳根子总算的清静了,虽然看着他烦恼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一想到他那默默叨叨的模样,便打消了和他解释的念头,至少,今晚先享受一下片刻的安静吧。
  刘二没有再出现,中年矿工给我的木盒,我暂时也没有心情去看,我和胖子一连蹲守了几日,也没有任何消息,这让我不禁有些气馁,事后又去打听了一下关于乔一城家人的联系方式,也是一无所获。
  便连矿上那些管理层的人,也好像突然蒸发了一般,矿井都被人炸了,看来面对突来的严查,这些人毕竟不能“通天”,最后还是顶不住压力“跑路”了。
  矿没了,黑塔拉村子好像陡然少了许多的人,原本的“大酒店”和“大浴场”,也显得冷冷清清,我和胖子似乎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给黄妍打过电话,她的情绪早已经平稳,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我觉得该是回市里的时候了,下一步该怎么办,现在还没有想好,如今想来,或许我该好好的专研《断势十三章》,把麻衣一脉的占卜之术融会贯通,做一个相术大师,再在乔四妹或许会容易些。
  不过,一想到李奶奶穷其一生,也只帮我占卜出了千里之外的一丝机缘,我又不是什么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也不知道到哪个年头,才能达到她老人家那种水准,即便我身上的“十字灭门咒”不发作,怕是,乔四妹也未必能活那么久,来等我占卜出她的方位。
  恐怕,真的有那么一天的时候,我找到的很可能只是一座孤坟,亦或者,还没有等到,我就死在“十字灭门咒”的咒术之下了。
  今天人天空很是晴朗,一大早起来,我便和胖子说了离开的念头,胖子这几日情绪一直不怎么高,好像对这里还有些依依不舍。
  看到他这个模样,我笑着说道:“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胖子一愣,抬头看了看我,我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体会,他顿时明白过来:“我才没那么矫情,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大不了,重新投一次胎,这鬼地方我是不打算留了。”
  我知道胖子肯定还对身上的灭虫心有所忌,想要在这里寻找一些线索,也不忍在让他活在这种忐忑不安中,便说道:“不用担心,虽然我现在还弄不清楚,这些虫子到底哪里去了,是不是对你有害,但是,至少蚕食内脏,是我胡编出来的,你也听刘二说过,这东西是残魂和阴气所化,一般阳气旺盛的人,应该能克制住才对,你男人味这么重,肯定能压制住它的!”我说着,在胖子的肩膀上拍了拍。
  胖子干笑了一声,似信非信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面色严肃,道:“罗亮,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安慰我,我都希望,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你能直接解决了我,别让兄弟受苦。”
  看到他说的这般严重,我不禁摇头:“好了,别多想,没那么严重,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大义灭亲,好吧!”
  胖子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整个人好像都轻松了不少:“对了,你刚才说的那话,怎么那么变扭,什么叫‘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孩子,这是诗?”
  “诗?”
  “废话,哥们儿以前可是一个文艺青年。”我嘿嘿笑着,拍了拍胖子的胳膊,道,“好了,我们走吧。”
  两人背起行礼,朝村外行去,骡子车没有雇到,只好雇了一辆毛驴车,结果,也不知是因为胖子体重的关系,还是刚下过雨的路实在泥泞难行了些,半道上,车轮一滑,直接撞到石头到,爆胎了。
  毛驴车没有什么备胎,只能修补,胖子帮着驴车“死机”补胎,我也搭不上手,便在道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