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道路泥泞,我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脚上带起的泥从头顶飞过,胖子有些急了,拽住了我:“罗亮,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边走边说吧!”跑了这么久,我也有些累,好在我们离开的时间并不不久,这会儿已经能够看到黑塔拉村了,我喘着气,放缓了速度,“刘二在信里说,有人知道乔四妹的消息。”
  我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没在当天就看了刘二留下的东西,拖延到现在才看,说着,脚下不敢停步,快步走着。
  两人匆匆行着,路上,我大概地和胖子说了一下情况,在刘二的信的最后,留下了一个地址,说乔四妹曾经住在那里,到了那边,就能找到乔四妹的消息。如果刘二说的是真的,那么,认领尸体的人,应该也是在村子里,我和胖子一直盯着外来人,一开始的方向便错了,自然没有结果。
  我现在更担心的是,这户人家,早已经不在黑塔拉了,因为,如果他们在,乔一城的尸体又怎么会因为无人认领而被丢弃。
  还有一种可能,便是矿上的那些管理层,也知道了这些人,从中作梗。不管是如何,情况对我们来说,都不容乐观,我现在虽然在争取时间,可是,心里的希望,却没有抱太多。
  胖子听我说完,也着了急,跟着我一路小跑,回到黑塔拉村时,已经是时近中午,原本我们打算,先到了县城再吃午饭的,心中饭也省了,按照地址,一路在小巷子中穿行,同时打听着路,终于找到一个小院。
  这里,和刘二信中所述的地方一样,两间老式的土坯房,院墙也是用没有烧制过的土砖建起来的,这种房子,绝对不是这个年代的产物,应该至少有五十年左右的历史,我出生的村子里,也不缺少这种房屋,便是爷爷现在住着的,也是这种房子,所以我并不陌生。
  这种土房,屋顶没有瓦,全部都是用泥土抹出来的,因此,每年都会因雨水的冲刷,使得屋顶泥土流失,如果隔年的时候,不重行抹一层土皮的话,屋顶不单会漏雨,还会长草。我仔细地留意了一下屋顶,上面并没有草,而且,很平整,看样子是开春的时候,刚抹过的,心中不由得的略微松了几分,希望也又大了几分,至少,证明这房子今年还是有人住的。
  院门是用木头和铁丝帮起来的,能起到的,也只是一个隔离作用,如果人真的想进去,根本就挡不住,原本,我打算敲敲门,但这门根本就没法敲,门上没锁,只有一个铁钩,将两扇门,挂在一起。摘去铁钩,轻轻一推,院门发出“嘎吱吱!”的响声,晃晃悠悠地打开了。
  “磨蹭什么呢,进去看看吧。”胖子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不由得轻轻摇头,是啊!我这是磨蹭什么,都到了这里了,事情迟早的要见分晓的,便是多等一会儿,又能如何?其实,我的心里明白,我是有些害怕的,害怕失望,几个月了,我一直活在一种不安之中,经历的越多,不安就越发的强烈。
  为了寻找隐卷传人,我已经经历过太多的失望了,但这一次,最为严重,本来,我都已经快要放弃希望,却突然又出现了一个闪光点,这让我本能的想抓住,可这个点,又飘忽不定,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这让我显得有些小心谨慎,甚至是有些害怕,怕自己只要做出稍大的动作,便会将它惊跑一般。
  我苦笑一下,看了看胖子:“进去吧!”
  两人走了进去,院子很小,在院子中央处,有一口压水井,这种井在以前的农村很是常见,是通过杠杆原理和空气的压力做出的一种比传统的辘辘井和手提井略微先进一些的水井。
  这种井,每次使用的时候,都要先加一些水进去,俗称叫“引水”,其实就是用水添堵空隙,以增加空气压力,可以更好的出水。
  我仔细地瞅了瞅压水井,看到上面有水痕,心中希望,又多了几分,在现在的气温下,如果不是刚使用不久,上面的水痕会很快被蒸发的,这似乎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便是,这屋子是有人住的。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呼吸也略微紧促了些,脚下急忙加快了速度,快步地来到了屋子前。
  这种老屋子,窗户分为两段,上面是用纸糊的,下面只装了一排玻璃,透过玻璃,朝着里面看去,屋中的光线,有些昏暗,这个角度看不清楚。
  胖子用手捂着眼睛两旁,以遮挡光线,然后把脑袋探了上去,朝里面望去,但一眼看过去,他顿时大叫了一声,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