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看着春秀姑姑如此可怜的模样,我忍不住上前想要将她拽到炕上。只是当我的手刚碰触到她的胳膊,整个人突然便是一个激灵,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往我身上蹿一般。
  与此同时,我看到春秀姑姑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但那个笑就好像让人扯着嘴角强行提上去似的,十分别扭,没有丝毫的亲和感,反而让人头皮发麻。
  我吓得急忙挪后了身子,爷爷回头瞅了我一眼,将我又揪了过来,紧紧拽着我的手腕说道:“别再碰她,也别离我太远。”
  听到爷爷的声音如此认真,我也就不敢动弹了。
  待我从那种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感觉中缓过来之时,春秀姑姑已经被爷爷和二奶奶抱到了炕上,爷爷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使劲地摇头,对二奶奶说:“你们家老张是不是又去发死人财了?”
  “这我哪知道啊……”二奶奶极力的辩解,好似不愿多说。
  爷爷也没有逼问只是说道:“要是听我一句,你就赶紧让他们回来,要是不听就当我没说吧。”之后,爷爷从木盒里拿出了一个小罐子,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倒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一个小瓷碗里。
  我在一旁清晰地看到,那些白色的粉末好像有生命一般,在碗中移动。不过,我并没有看清楚,那具体是什么,因为爷爷提着一根银筷子在碗里拨弄了几下,就将粉末尽数倒在了春秀姑姑的额头。
  那些白色的粉末沾染在春秀姑姑的皮肤,便好似完全活过来一般,很快散开,朝着她的身体各处而去,最后完全消失不见了。
  春秀姑姑的脸先是骤然变白,变得有些吓人,身体也略显僵硬,不过,只是片刻的工夫,她的面色便逐渐恢复正常,整个人也沉沉睡去,安静了下来,俨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二奶奶见状,松了口气,本来她还想多留一会儿,让爷爷仔细再帮秀春姑姑检查一下,但爷爷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直接下了逐客令。
  二奶奶背起秀春姑姑走的时候,爷爷又提醒了一句:“二丫头,让他们两个收手吧,不然的话,你们家会有大难。”
  二奶奶不置可否,只是回了句:“关九哥,多谢了。”
  雨水中,二奶奶和秀春姑姑的身影渐渐模糊,爷爷让我关好门,就没再说什么,收好东西,熄了灯,径直躺了下去。
  我却一夜睡不着,无论是秀春姑姑的模样,还是爷爷那箱子里的东西,都好似刻在了脑子里一般,挥之不去。
  第二天我就病倒了,高烧了三天,整个人都被烧得有些糊涂,昏昏沉沉的,退烧之后,又在家里休养了一个多月,这才勉强可以下床。好在是暑假期间,倒也不用担心学校那边的问题。
  少年不知愁滋味,孩子的心理负担总是很少的,尽管那件事使得我大病一场,却并没有给我造成多少阴影。但接下来半年的时间,二奶奶家发生的事,却让我瞠目结舌,先是二奶奶的老头突然病故,一家人操办丧事的时候,负责拉人的三轮车又出了车祸,一车人大多没事,唯独二奶奶的儿子和他的孙子被掉下来的棺材板砸死了。
  爷爷对此也只是轻叹说了句:“毁人祖荫,断子绝孙,他们家算是毁了……”
  懵懵懂懂的我,当时未能完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觉得二奶奶家的人很是可怜,不免也替他们感到难过。
  之后,二奶奶又来寻爷爷,爷爷指点他们搬了家。二奶奶离开之后,我便再没有了他们家的消息,再往后的几年里,小镇上很是平静,而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找他看怪病的人,也逐渐没了。
  反倒是我对爷爷的这些“手段”生出了好奇之心,经常追问,起先爷爷不愿多说,但时间长了,便好似想明白了,对我说,我爸书读的多,祖宗都不认了,这门祖上的手艺,传给我,倒也算是对得起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