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在这之后,我再没有见过张丽,后来听闻她又嫁了人,生活过的还不错,但因彼此的生活圈子已经差距太大,也没有什么详细的消息。
  李家人和张家人完全地离开了这条巷子,李二的死导致这里剩余的两户人家也搬了家,整条巷子,完全只剩下了我们祖孙两人,冷冷清清,不过,平日间就是如此,搬走了人,倒也不怎么明显,除了多了一团“岁头”之外,似乎再无其他变化。
  大姑这两日来了一次,意思是让我劝一劝爷爷也搬走吧,不说别的,一旦我也离开,他这么大年纪的人,万一出点事,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实在让人担心。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早就想和老爷子商量一下,但一直没什么合适的机会,眼见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提起这件事,倒是正为合适。
  但是,当我将这个意思对老爷子说出来之后,老爷子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我都多大年纪了?八十四了,还能活多久?折腾这个有必要吗?”
  我说:“您这就是愚民思想了,如果造你这样想,张三丰会蹲在屋子里等死几十年,彭祖会等死几百年,吕洞宾……”
  “你这小子,说着说着就提尽提那些没影的事,吕洞宾都出来了。”
  我嘿嘿一笑:“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有些东西,你相信他有,他就是有,你相信他没有,他就没有,如果和我爸说村里这些事是中了咒,他一定会骂我这些年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既然,这下咒是真的,那为什么就不可能有吕洞宾呢?”
  “有没有和我们搬不搬家有屁的关系?”老爷子瞅了我一眼,深吸一口烟,又说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这件事就不用提了,我还没老糊涂,怎么做,自己心里有分寸,你才吃了几年的盐,这里面的事,和你说了,你也未必懂得。”
  “那您老不说,我就更不懂了不是?”
  “你以后会懂的。”老爷子说着,下了炕,走出屋子,我有些奇怪,跟着走了出去,只见他来到院子右面的水井旁边,探手下去正在吊什么东西过来,我想要过去帮忙,他摇头示意不用。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木盒从水井里吊了起来,这木盒,我并不陌生,正是当初爷爷替春秀姑姑治病的时候,拿出的那个木盒。
  木盒被抱回家之后,老爷子打开了盒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排列了数十个小瓷瓶,在瓷瓶的旁边,还有一只半个鸡蛋大小的银碗和一双银制的短筷。
  老爷子将瓷瓶一个个拿出来,不知又从哪里弄了一些浓黑如墨一般的东西,将所有的瓶子全部都涂黑了,递给我,对我说:“把他们擦干净,一点污渍也不能留下。”
  “啊?”我有些莫名其妙,“您这是怎么了?咱们如果实在闲着没事,去洗洗那些煤球多好,玩这个?”说实话,我心里对这“玩意儿”还是有些排斥的,因为我知道这里面装的都是虫,更何况刚不久,我才吃过这东西,所以实在不想碰它。
  “让你擦,你就擦,哪里来这么多浑话。”老爷子面色十分的严肃。
  虽然自幼老爷子就很疼我,平日里宠的和个小祖宗似的,但是他老人家一旦严肃起来,我便不敢再和他开玩笑,尽管心里老大的不情愿,我还是仔细地将爷爷递过来的瓷瓶全部都擦了干净,在拭擦的期间,老爷子不让我用任何东西接触瓷瓶,完全是用手来擦,我原本以为,今天的手有的洗了,但让我奇怪的是,才擦了几个,我就发现,被爷爷涂在瓷瓶上的黑色东西就好像是什么活物一般,完全地浸入了我的皮肤之中,起先还显得有些漆黑,没过多久,肤色就完全的变成了正常模样,好似那东西从未出现过一般。
  当我将所有的瓷瓶全部拭擦干净,老爷子检查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随后,又将银碗和短筷交到了我的手上,让我将这些东西全部都存放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