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亮子,其实乔奶奶对《隐卷》说不上精通,《隐卷》中的许多术法,都有限制,女子身体用不出来,我算不得是《隐卷》的真正传人。”乔四妹的话又在我的耳畔响起。
  “乔奶奶,您的意思是?”我猛地睁大了双眼。
  乔四妹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半晌没有说出话来,隔了一会儿,她正要开口,屋门却被人推开了,只见,王天明从里面走了出来,来到乔四妹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胳膊,道:“四姨,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说吧,免得您再伤心!”
  乔四妹好像想要坚持,但张了张口,却又闭上了嘴,轻轻点头之后,行入屋中,将屋门关紧了。
  王天明伸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亮子兄弟,咱们坐下来说话。”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又坐在了屋檐下。
  “能给我根烟么?”王天明笑了。
  “呃!”这让我有些吃惊,因为,至从接触王天明,他一直说自己不抽烟的,尽管心中有疑问,我还是掏出了烟,递给他一支。
  王天明将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气,动作居然很是娴熟,根本不像是不会抽烟的人,他猛地连着抽了几口,突然呛的面色发红,大声咳嗽起来,咳嗽完,抬脸一笑:“太久没抽了,有些不习惯。”
  我没有说话,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静静地看着他。
  “记得,当初东升也是像你这样,每次给我递完烟,总要自己也抽一根。”王天明笑着摇了摇头。
  “东升?”我疑惑地问道。
  “乔东生,四姨的儿子,也是一城的父亲。四姨之前,要和你提到的人,就是他。”王天明又吸了一口烟说道。
  “乔……乔叔他现在在哪?”我原本想要问“乔东生在哪的”,不过,看起来王天明和乔东生的关系好似不浅,再加上,我们罗家和乔家,也算是同宗,论起辈份来,乔东生,应该是我叔叔辈的,所以,介于礼貌,我还是改了口,喊了一声“乔叔!”。
  王天明仰起头,望了望天空,脸色有些黯然:“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要说这件事,得从二十年前说起了,你等等……”王天明说罢,起身回到了屋中,不一会儿,胖子也跟了出来,两人的手中提着啤酒。
  胖子塞给我一瓶,随后,扭头望向王天明:“王叔,你好兴致啊!”
  我揪了揪胖子,示意他坐下,不要打岔。
  胖子的脸上露出了茫然。
  王天明又吸了一口烟,把啤酒瓶用牙齿启开,说道:“我觉得,这件事,胖子兄弟,也应该听一听,所以就把他叫出来了。”说罢,望向了我,似乎在询问我的意见。
  对于胖子,我基本没有什么秘密,也不打算瞒他什么,何况,这件事是王天明要讲,他觉得有必要,我自然没有意见,便轻轻点了点头。
  王天明仰起头,一口气灌下半瓶酒,这才说道:“这件事,已经很久远了,我原本以为,我再不会对人提起……”
  他说着,长叹了一声,虽然,缓缓地道出了一件二十多年前的事。
  二十年前,乔一城还不满十岁,王天明和乔东生也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当初,乔东生在陕西和内蒙边界处这一点,颇有名气,在奇门之中,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不过,那个时候,社会对这些事,禁的还是比较严的,乔东生虽然赚了不少名气,却没赚到什么钱,生活上,虽然算不上十分困难,倒也不算富裕。
  突然有一天,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人,找到乔东生,说他们是考古队的人,要去考察一个地方,需要找一些民间的专家帮忙,劳务费,一张口就是一万。那个年代的一万块钱,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便如同是天文数字一般,乔东生当然心动了,不过,他是一个谨慎的人,并未当场答应下来,而是找到了王天明和他商量。
  王天明也琢磨不准,便打算见见这些人,当他见到这些人,放心了下来,因为,这群人看起来,都像是搞研究的人,除了个别人负责安全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文文弱弱的,专家学者,就连女人也有几个。
  和他们深入交谈过,王天明对这些人的学识,十分的佩服,而那些人,也看准了他在古建筑方面的研究,同时邀请他也入队,结果,一拍即合。
  王天明和乔东生答应了下来,算是正式加入了。在他们加入之后,这些人,便和他们讲出了事情的原委,这些人要去的,正是阿拉善的沙漠腹地,据传言,当地人曾经误入过一个地方,在沙漠之中,发现了一座,古代的城池,这城池通体镀金而成,被成为黄金城。  原本,这只是一个传言,无人在意,但是,却引起了考古队的重视,他们派人去查探,派出去十多个人,回来的,却只有两个,或者是说,只有一个,因为,回来的两个人,竟然是同一个人,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不足十天,这件事,当时引起了轰动,却被相关部门压了下去,即便有些传言,也都被说成了是谣言,毕竟,这件事太过难以让人相信了,如果,被证实的话,很可能引起一些人恐慌。
  据说,回来的人,画出了一些简单的地图,之后,便开始变得疯疯癫癫,又过半个月后,竟然全身泛绿,当人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很快,“两个”人的身体肌能完全改变,最后,变成了一种藤蔓一般的植物,成为了真正“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