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完全按照老爷子的吩咐,以前后顺序,小心翼翼地放进去之后,老爷子便不说话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瓷瓶发起了呆来,呆了约莫有十多分钟,正当我已经忍不住想要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他这才抬起头,道:“好了,你这小子是这块料。”
  这句话说的我满头雾水,老爷子却没有解释,直接伸手将我的背心给揪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老爷子是要做什么,低头一看却是瞪大了双眼,不知什么时候,从我的左胸心脏位置到腹部这里,居然多出了一个怪异的纹身,这纹身的颜色很淡,如果距离稍远,便看不清楚,线条却很是清晰。
  我隐约间,感觉好似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纹身,想了想,恍然记起,这不是爷爷身上的纹身吗?我以前还问过他为什么要纹这个,他只告诉我是年轻时候弄的,并未说原因。
  我终于明白了点什么,老爷子之前那套看似普通又无用的程序,是在进行某种传承,爷爷彷如看出我心中的想法,将自己的衣服撩了起来,在他胸前,那个跟随了他几乎一声的纹身已经微不可查,几近消失。
  “这、这到底是是什么?”我吞咽了一口唾沫,呆呆地望着爷爷问道。
  老爷子将木盒合上,点了一袋烟,缓慢地和我讲述起了这些,他说,这瓷瓶里面的虫,便是术经中所记载的“虫术”中的虫,这些虫与自然界的虫,有着极大的区别,具体的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爷爷也只是有过一些猜想,认为这些虫是一种灵体的实质化表现,但这也仅仅只是停留在猜想的层面上,以他的本事是无法求证的,至于现在的我,更是连猜想都无从猜想。
  爷爷还说,我的天赋比他好,而且现在的社会条件也比较自由,不像他们那个年代,或许以后我能够弄清楚。
  或许是因为我现在的层次还太低,因而使得我对术师的虫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感兴趣,反倒是对这“虫术”想要了解的更多一些,因为,爷爷给我的《术经》中记录最完整的,乃是“驱妖术”这种已经基本没用的手段,其次便是“煞术”,最不完整的就是“虫术”。以至于,我从《术经》中只能了解到虫的种类和一些用法,至于这些虫怎么培养,怎么保管,我完全是一无所知。
  面对自己的爷爷,也没什么“不耻下问”之说,我心中有了这个疑问,便毫无顾忌地问了出来。
  爷爷给了我一个,早知道你会问这些的眼神,随后,将我想要知道的,慢慢地讲了出来。

  虫师的虫,如何培育,这种方法已经失传,只在《术经》中留下了一个叫“三步残法”的东西,但这个所谓的“三步残法”也不完整,乃是培育虫的最后三步手段,这就和食谱一样,只知道怎么出锅,怎么摆盘是没用的,连什么原料,用什么火候,都不知道,自然是不可能做的。
  爷爷说,继承《隐卷》那一脉的罗家人,或许会知道虫的培育之法,因为“虫术”是《术经》中唯一可以用来“治病”的术法手段,而《隐卷》中记录的大多都是救人驱邪之法,所以,爷爷猜想定然《隐卷》对这方面也有记录。
  不过,这也只是爷爷的猜测而已,具体如何,也只能是找到《隐卷》一脉的后人才能知晓,其实,在我心中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爷爷也只是在年轻时,才接触过一次,这都过去了几十年,变化是巨大的人,人又不是一成不变,岂能还在原地等着。现在也只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
  这些我心里明白,爷爷的心中也应该清楚,但两人在这方面倒是很默契,都不说出来,也算是给彼此心中多留一丝希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