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亮子!”苏旺的母亲看到我,急忙站了起来,“你可来了,快看看小文吧,她……”
  “阿姨,你别着急,我看看。”我来到小文身旁,小文看到我,好似根本不认识,眼睛猛地睁大,对着我使劲地抬手,似乎要挠人一般。
  苏旺和他的母亲站在我的身旁,面色紧张的厉害。
  我蹙紧了眉头,仔细地看了看小文,身上没有黑气,说明并非阴煞之物作乱,随后,摸出了“北极宝鉴”,在手里捏了捏,猛地拍在了小文的额头之上,小文顿时惨叫起来,使劲地甩着脑袋,手也探着想要将“北极宝鉴”拿下来,只可惜,她被绳子绑的极紧,根本就动弹不的。
  “亮子,小文她……”或许是看到小文痛苦的模样,她的母亲有些心疼了,眼泪从面颊上滑落,探出了手,想要阻拦我,顿了顿,却又缩了回去。
  我看着小文这般模样,心里也是一疼,将“北极宝鉴”收了起来,回头道:“旺子,带阿姨先去休息吧。我有办法!”
  苏旺脸上一喜,急忙点头:“那好,小文就交给你了。”
  看着他们两个去了另外一个卧室,我关好门,捏起了北极宝鉴,只见,上面的飞禽图案泛着一丝微弱的光亮,心头陡然震惊起来。
  缠在小文身上的东西,居然是妖!

  妖!这个念头在脑中泛起,让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老爷子不是说妖魅这种东西,早已经不存在了吗?驱妖术也如屠龙术一般,没了用武之地,但在《断势十三章》中,却记载着“北极宝鉴”的用法。
  如今“北极宝鉴”上的飞禽图案泛光,的确证明小文身上存在“妖气”这种东西。看着小文痛苦的模样,我的眉头紧蹙起来。
  对于“妖”这种东西,我了解的不多,我所接触的奇门知识,绝大部分,是老爷子告诉我的,剩余的一小部分是从李奶奶的口中和《断势十三章》中而来,而爷爷对“妖”知之不多,我自然也无从了解太多。
  驱妖术中怎么对付被妖气侵体的人,是有记载的,同时,怎么对付“妖”,也有着详细的描述,但《术经》说到底,还是一本以攻伐手段为主的经卷,里面的这些记载,只为灭妖和降妖,对妖气侵体的人本身有什么伤害,根本就没有提及,或者说,书写《术经》的那位先祖,原本就不在意普通人的死活。
  他可以不在意,我却不能,我忍不住揉了揉脸,让自己平静一些,小文这个时候,表现的很是痛苦,眼神甚至有些怨毒地盯着我,与平日间那个温柔的她,完全的不同,我现在还想不明白,小文为何会遇到这种事,按理说,她的魂魄有损,是会容易沾染一些阴邪之物,但用过李奶奶的血符之后,她基本上已经和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不去一些阴气比较重的地方,就不会有事,现在为何会突然这样?实在是让我有些想不明白。
  我不敢贸然使用驱妖术,深怕对小文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她的魂魄本来就有损伤,若是再伤着,后果不堪设想。
  思索良久,我还是决定,先用生机虫试一试,虽说,生机虫主要是用来驱除阴煞,滋养生机的,对于妖气未必有太大的用出,不过,小文这东西缠身,本身对她的身体就是有害的,生机虫即便不能驱除妖气,至少也能帮助她恢复一些精力,用来抵御妖气的损害。
  对于生机虫,我用的最多,早已经熟练,摸出虫盒,将生机虫倒入银碗之中,我快速地画好虫阵,便洒落到了小文的脸上。
  小文陡然发出一声凄然的惨叫声,听在我的耳中,心疼不已,我急忙抓紧了她的手,轻声说道:“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她的手,力道大的出气,捏在我的手上,指甲都扣进了我的肉里,疼得不由得咬了咬牙,但看着小文额头豆大的汗珠滚落,紧绷着的身体,使得脸上神情更为痛苦的模样,却不忍松手。
  随着雪白色的生机虫,渗入她的皮肤,小文的挣扎逐渐地减缓下来,紧绷着的身体,也渐渐的松懈下来,她的眼睛紧闭,随后又缓缓睁开,露出一片清明之色,张口想要说话,但嘴唇微张,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