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别说话,睡一会儿吧!”我的手指划过她的面庞,小心的拭擦着她脸上的汗珠,小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柔色,随后,眼皮缓缓闭合,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看到她睡着,我长吐了一口气,生机虫的效果,要比我想象中的好,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画了强迫人睡眠的虫阵。来看如我想的一样,这妖气并不强烈,却在小文身上附的极为牢固,在生机虫迫使小文睡眠的同时,“它”却提前安静了下来。
  “班长,小文她……”苏旺从卧室中走了出来,看着小文已经安静,脸上露出了喜色。
  我却没有他这般乐观,眼下的状况还没有解决,用生机虫让她沉睡,也只是权宜之计,暂时减去她的痛苦罢了。
  为了不使苏旺也跟着担心,我并未解释这些,望着小文身上白皙的皮肤被绳子勒出的一道道红痕,直接从腰间摸出万仞,顺手将绳子划断,心疼地抚摸了一下,伤痕,明显感觉到,睡梦中的小文,眉头还是微微皱了一下,便心有不快瞅了苏旺一眼:“你这个浑球,帮人的时候,也不知道用软些的绳子,这种尼龙绳子她能受得了吗?”
  苏旺面露愧色:“班长,你是没见着之前的情况,她的力气好大,我一个人都按不住她,能绑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好了!”我摆了摆手,感觉自己也有些过分激动了,小文是苏旺唯一的妹妹,他怎么可能不心疼,语气不由得缓和了些,“你把阿姨叫过来,帮小文擦擦身子,用被子先把她裹好,你再去买些医院用的那些绷带……”
  “怎么?班长,还要绑?”苏旺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还是多做些准备比较好,我怕她伤害自己。”我说着,又看了看小文胳膊上的伤痕,“对了,顺便买些药!”
  “那个……”
  “那个什么,快去啊!”
  “我妈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这会儿刚睡着,要不你……”
  “我们还没结婚呢!”我听出了苏旺的意思,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来。
  “我妈早把你当女婿了,不会介意的,小文肯定也不介意,再说,上次你不是还……”
  “那是治病!”
  “这次也是啊!”苏旺直接堵住了我的话头。
  我仔细地瞅了瞅他,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哪有硬把妹妹向外推的,即便是男朋友,也……
  思索见,苏旺见我没说话,已经朝着他的卧室走了过去,我犹豫了一下,跟着他进入,却见苏旺的母亲满脸泪痕,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已经进入梦乡,但身体不时还打着冷颤,这次见到她,她看起来,更加的苍老,身体也更为消瘦和憔悴,看着老人如此,我也多少理解了苏旺,可能这一觉对她来说,比较难得吧,便是我,也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把她吵醒。
  我轻叹了一声,虽然苏旺的母亲在对待他爷爷奶奶的问题上,做的不对,但这一家子也过得着实辛苦了些,小文单纯善良,却要一次次面对这种事,这难道就是因果吗?我急忙甩了甩头,这是怎么了,我以前是不信什么因果的,现在却有些动摇。
  将心中的念头抛开,我伸手拍了拍苏旺的肩头:“好了,你去买东西吧。家里的事,我会照顾的,对了,顺便去刮一刮胡子,别把药店的小姑娘吓着……”
  苏旺露出了笑容,虽然笑的很是勉强,眉宇间的阴霾之气,却散去不少。我的心头也是一松,苏旺如果一直处在这种郁闷的心情中,运气也会跟着变坏,很可能进入霉事不断的恶性循环之中。
  古人若是家遇不幸,便会办一些喜事来“冲喜”,这并非毫无道理的迷信举动,其实,人在心情愁苦之中,七脉便会显得紊乱,与运势相关的“慧”、“眉”、“清”三脉抵御外界影响的能力就可能变差,原本的平衡若被打破,霉气聚顶,若无意外,运势只会越来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