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三人上了车,苏旺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从后视镜中,可以看到贾瑛的面色很是紧张,他不时伸手揉脸,眼珠子偶尔飘过后视镜,和我对视,便急忙挪开,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自信的人。
  是心里有鬼呢?还是因为追求别人的女友,怕挨揍?单从他的面色上,还无从确定,苏旺这时开了口:“贾瑛,想吃些什么?今天我做东。”
  “随、随便……苏哥决定就好。”贾瑛低声回了一句。
  苏旺将车开到了一个比较安静些的饭店,这里很偏僻,人不多,三人进去,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喝点什么?”苏旺问道。
  “白的!”我回了一句。
  “好嘞!”苏旺答应一声,对着服务员喊道:“五十度以上的,三瓶!”
  “那个……苏哥,我还得上课,咱少喝点就行了。”贾瑛听到苏旺的话,面色一怔,急忙说道。
  苏旺看了我一眼,我没有任何表示,这么多年的战友,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还是有一些默契的,他随即笑了:“贾瑛,现在已经放学了,难道你晚上还有课?有听说过晚上补数理化的,还没听说过,晚上补体育课的。”
  这小子果然明白了我的意思,贾瑛这么紧张,想要以这种状态下,从他的口中问出什么来,肯定是极难的,现在又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表明他就是那个对小文下手的人,我们也不能用强,所以,只能用酒了。
  “那个……我不胜酒力,怕出丑!”贾瑛有些拘谨地说了一句。
  “都是大男人,怕什么。”苏旺笑了笑,又找服务员点好了菜,转头道,“今天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有些时候没见了,想找你喝点。”
  贾瑛不是傻子,这样的话,显然无法让他相信,也不知是否小文向他提起过我,总感觉他看我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好像不敢与我的视线接触一般。
  他越是这样,我越感觉不能放过他了。
  “苏哥,佳……我是说,苏佳文还好么?”贾瑛说着,扭头瞅了我一眼。
  “小文她很好!”未等苏旺说话,我便露出了笑容,轻声回了一句。
  “哦!”贾瑛答应了一声,低下了头。随后,又安静了下来。
  苏旺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闲嗑,贾瑛偶尔搭一句话,我一直盯着他的观察着,气氛显得很是紧张,随着服务员将酒菜上齐,苏旺起身打开了酒瓶盖,将酒满上。
  我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在手中攥了攥,望着贾瑛,笑着起身:“贾老师,听说你是小文的同学,那我们自然也算是朋友了,初次见面,我敬你!”说罢,我仰头将满杯的酒喝进了肚子里,五十度以上的白酒,我是极少碰的,我这个人虽然好酒,却不好烈酒,总感觉喝下去,和火烧似的,很是难受,不过,今天为了小文,忍了下来。
  看到贾瑛还端着酒杯发着愣,我将喝干的酒杯口朝下晃了晃,苏旺在一旁插嘴道:“贾瑛,是爷们儿就痛快些,扭扭捏捏做什么,就算你喝多了,难道我还能调戏你不成?”
  贾瑛干笑了一声:“苏哥,说笑了!”说罢,他的眉头一蹙,端起酒杯仰头“汩汩”地灌进了嘴里,随着酒水下肚,他的脸陡然憋红,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苏旺把盘子朝着他推了推,道:“快吃口菜!”
  贾瑛点头坐了下来,苏旺嘿嘿笑着,又给我们两人满上,我没有动筷子,只是等着贾瑛吃了几口菜,面色缓和了一些,又笑着端起了酒杯,道:“贾老师,果然是个痛快人,这第二杯我敬你,咱们以后便算是朋友了。”
  “那个,我……”
  “婆婆妈妈做什么!”苏旺也端起了酒杯,“我也来,这总行了吧?”
  贾瑛面上露出了无奈之色,点了点头,三人将酒杯喝干,三瓶白酒,已经下去了一瓶半,我也感觉有些不好受,苏旺准备的根本就不是平日喝白酒的杯子,这酒杯都快赶上碗大了,一杯少说也有三两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