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接下来,爷爷又说,《术经》中关于虫的记载会那么少,其实大多是他自己毁去的,因为《术经》中的其他手段,对普通人来说,多为虚幻,唯有这“虫术”有实物可查,爷爷为了保护这些虫,怕被人从《术经》中找出端倪,所以便出此下策。
  所以,养虫之法,在《术经》中是找不到的,只能由爷爷口传了,原本我以为虫如此怪异,养起来必定是十分难的,岂料,听爷爷说过之后,居然这般简单。
  虫,不用吃什么东西,只要隔一段时间,在清晨前后,将瓷瓶放到能够直接接触当阳光的地方,让其充分汲取晨气晨露便可,平日间尽量让使他们处在恒温状态下便能保持它们的活性。
  即便长时间不用,或者不去理会,虫也不会消亡,只会自行减少数量,进入沉睡状态而已。
  爷爷对此不免又多了几分感叹,那些年社会环境与现在不同,为了这些虫,他可谓是煞费苦心,也遗失了一些,让他心疼不已,对我更是千叮万嘱,让我一定要按照他的方法,夏日将虫放在井中,冬天放在炕头。
  听到老爷子这话,我哭笑不得,忍不住说道:“我去哪里找水井和炕头?除非一直住在村里,但是这可能吗?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啊……”我的话还没说完,老爷子就不干了,眼看老爷子马上就要急眼,我急忙又说道,“您老别着急啊,等我把话说完了,您看您这个小脾气,怎么比我还火爆?”
  老爷子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道:“少废话!我一辈子就传下来这点东西,你这个败家子要是给我折腾没了,我饶不了你。”
  我真怀疑老爷子疼这些虫,是不是比疼他这个亲孙子还要厉害,不禁挠了挠头,道:“我是说我没办法找水井和炕头,但是,我没说过我没办法恒温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买一个恒温箱不就是了?那玩意保温可比你的水井和炕头强多了。”
  “恒温箱?这东西靠得住吗?”老爷子有些怀疑。
  我竖起了大拇指:“靠得住,靠谱极了。您老啊,就把心放到肚子里,不会让你的宝贝受罪的,再说,这些东西,我以后不是还要用到嘛,我就是不心疼您的东西,难道自己的东西还不心疼?”
  老爷子了解我,知道我虽然有得时候和他嬉皮笑脸,但是在正事上,还是靠得住的,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转而说道:“这几天,我会把和‘虫’有关的东西,都告诉你的。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就尽管问。什么时候,你把‘虫术’掌握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我用力地点头,表示明白。
  六月中旬的天气,正是北方朝着最为炙热迈进的最后几天,这几日,均是烈日当空,碧空如洗的大晴天,在阳光的照射下,地面也显得有些发烫。
  我每天清早起来,依旧用爷爷早已准备好的水来冲一个澡,周围静悄悄的,好似鸟也远离了这里一般,空气中带着一分蛋蛋的阴冷感觉,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没了什么影响。我不知道是我习惯了这里环境的原因,还是身体被爷爷锻炼而起到了特殊效果,反正身体的感觉是极好的,精神十足。
  “虫术”其实学起来是很枯燥的,不亚于当年刚上初中时学习古文的感觉,不过,因为新奇,使得这种枯燥感减轻的许多,又因为关乎到自己的小命,使得我十分上心,所以,我学起来很快,爷爷不住的赞叹,夸得我都感觉有些飘飘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