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贾瑛伸出一只手,在她的脑袋上推了一把,口中说了句:“好吵!”便又没了声音。
  小美的眼睛中闪着愤怒,不过,看到贾瑛如此,却又将愤怒忍了下去,转头对着苏旺怒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把他喝成这样?”
  “我没找他要酒钱就很好了,酒是他自己喝的,又不是我们灌的,你这女人怎么能这样说话?我被他吐了一鞋,还没找地说理去呢。”苏旺毫不示弱地说道。
  “行了,以后少找他。”小美扶着贾瑛就朝门外行去,贾瑛现在的状态基本等于半瘫痪,她一个人根本就扶不住。
  我对苏旺使了一个眼色,说道:“小美姑娘,你一个人扶不动他,我们帮你把他送回去吧。”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他想搞你的女人,你还帮他?”小美很不客气地瞅了我一眼。
  “那我是不是该把他揍死在这里?”我捏了捏拳头。
  “你要做什么?”小美急忙抱着贾瑛的胳膊,躲到了一旁,结果,她承受不住贾瑛的重量,被直接压倒在了地上。
  苏旺走过去把贾瑛提了起来:“行了,他是和我们一起喝的酒,我们有责任把他送回去,你要是不愿意,就出去拦车吧,我们把他送到车上。”
  小美看了我一眼,眉头紧锁,随后跑了出去,我和苏旺把贾瑛扶到外面,送到出租车上,两个人开着车,回到了家里。
  还好,路上没有遇到交警,不然的话,被抓个酒驾肯定是没跑。
  小文,还在沉睡之中,苏旺的母亲,却已经醒来,正忙着做晚饭,看到我,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亮子,小文她没事了吗?”
  我点了点头:“阿姨,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事的。”
  苏旺的母亲笑了笑,好似,听到我的保证,心情好了许多。
  我去卧室看了看小文,她依旧安静睡着,习惯性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脸,在床边坐下,陪了她一会儿,随后,走了出来。
  苏旺的母亲已经做好了晚饭,我和苏旺都没少喝酒,酒后总感觉容易饿,等待苏旺的母亲吃完,我们两个人又坐下大吃了一顿,席间,我仔细地问了一下苏旺从贾瑛哪里得到的消息。
  果然,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他女朋友说的。
  据贾瑛说,她的女朋友叫左美,原先他和她女朋友在一起的感觉还不错,但是,自从他出轨过一次之后,她女朋友就盯得他十分紧,让他的生活特别的累,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找机会躲着她,有一次,他那个住在农村的未来岳父来和他谈过一次之后,一切都变了,从此之后,他感觉,再也躲不开左美了,不管他去到哪里,左美都能找到他。
  这一次,他终于受不住压力,和左美提出了分手,甚至为了让左美死心,他还主动追求小文,结果,左美非但没有死心,还威胁他说,要杀了小文,看着左美疯狂的模样,贾瑛觉得,这个女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最后,不得不妥协下来。
  至于小文现在的情况,他了解的并不多,之前询问小文的情况,也是处于礼貌和对左美的担心。
  线索终于浮出了水面,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小文的情况,绝对是和左美有关系的,但是,左美是个女人,我们现在又没有直接的证据,如果就这样找过去,万一被反咬一口,就更麻烦了。
  今天两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虽然不至于难受,却也不是办事的时候,吃过饭,便早早的睡了。
  第二日早晨,小文醒了过来,这次,她并未失去理智,只是虚弱的厉害,眼睛半闭着,修长的睫毛挡着眼睛,我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脸上带着笑容:“不用怕,有我在,就没事了。一会儿给你买酸奶喝……”
  小文张了张嘴,却依旧说不出话来,轻轻点了点头,嘴唇一扁,眼泪就滚落下来,便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手抬了抬,却还在被子里裹着,口中顿时又发出了微弱的呜咽声。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心疼的厉害,伸手提她擦着眼泪,柔声道:“放心,谁敢欺负我媳妇,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说着,我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
  小文又点了点头,张口想说话,我忙说道:“好了,身子虚,就别说话了。”
  小文的母亲这时也来到了床边,轻声问道:“听亮子的,嗓子疼,不要说话,一会儿妈给你熬粥喝。”
  小文自从被绑起来之后,一直都在大喊大叫,嗓子喊哑了,也十分正常,倒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我把绷带解开,扶着小文坐起,喂她吃了些饭,又扶着她去了趟卫生间,结果,她到床上刚躺下,眼睛陡然就变了颜色,猛地睁大了起来,看到她这个模样,我直接将“北极宝鉴”摁在了她的眉心,小文惊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小文的母亲急忙跑了进来:“亮子,又怎么了?”
  我眉头紧蹙了起来,按理说,小文的情况应该已经被控制住了,不该突然出现这种状况才对,眼下的情况,只能有一种解释,对小文下咒的那人,下的是活咒,可以随时控制,他这是不死心,想要让小文死,我虽然看不清楚自己的面色,但通过苏旺母亲的眼神,可以感觉出来,我现在的脸色,必然不怎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