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女儿一出生就说“鬼话”,吓坏了全家


作者:二里桃花  分类:鬼话

  这些天,我头疼的毛病没有再犯过,而爷爷的身子却虚了几分,咳嗽声也更加频繁。我看着老爷子这样,心疼不已,让他少抽烟,肺都成了焦黑色了。老爷子却不以为然,提出来反驳理由也大义凛然,又将那套拿来了出来,说什么已经八十四,难道还能再活一个八十四不成?不趁着还有命在多享受一下,难道死了等我给烧?
  我被他说的无可奈何,这分明是耍赖的节奏,但怎么说,也劝不住他,也只能由着了。其实在我的心中,何尝不是认同了老爷子的说法,尽管我有些不敢去想老爷子离开之时的模样,可是心里却明白,老爷子怕是真的陪不了我太久了。
  一想到这些,心里便不自觉的有些发酸,我不禁暗骂自己没出息,拼命地甩头,让自己不再去想。
  平静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我学习“虫术”的进度,也出乎了老爷子的预料,当初预计的十天,我只用了一半的时间,便已完全学会。老爷子提醒我该动身,我说:“我感觉自己还欠缺许多,不是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老便再多教教我,把你那些压箱底的经验都告诉我,这样,也会使得我以后少栽跟头不是?”
  老爷子沉思了一会儿,点头同意了。其实,我们两人心里都明白,我说的这些话,只是托词,真正让我还不想离开的原因,是想再陪陪老爷子。
  有一句话说的好,“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即便我还想再多留一段时间,但这一天,还是很快到来了。
  离开的时候,老爷子一直将我送到巷口,只对我说了句:“出去别胡来,遇事沉稳些!”便提着烟袋转身回去了。
  他的背影很是消瘦,尽管腰杆依旧笔直,却已经显出了老态,在那满眼飘扬的“岁头”下,显得是那般的孤独而冷清。
  我将双手嗬在唇边,对着老爷子的背影高喊,道:“我给你在炕席下面放了两千块钱,想吃什么就自己买些,别替我省钱。”
  老爷子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我,用提着烟袋的手,轻轻挥了挥。
  我又喊道:“少抽些烟,我给你留下的酒,也不要一次喝太多,别怪我啰嗦,你要乖一些……”
  “咳咳……”老爷子的咳嗽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望着即将转弯而消失的身影,我又用力地喊道:“爷爷,保重,等着我回来看你!”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鼻子酸,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下来,我伸出手,使劲地抹了几把,感觉自己太矫情了些,大男人掉什么眼泪。但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自责,这个时候为什么没追回去抱抱他老人家,因为,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看到爷爷的身影……
  故事说到这里,在敲键盘的时候,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落下来,呵呵,我始终还是矫情了些。  帖子发到这里,有些话想说。虽然看的人不是特别多,不过,长跟帖的,能够跟着我写的故事而悲喜,我已经很满足了。
  最近的跟帖里,总是看到质疑故事真假的贴,认为真的,估计你和我有类似的经历吧,认为假的,说明我们的生活没有太多的交集,怎么说呢,真假参半吧,张丽这个人物,其实是有原型的,有的时候,傻女人是的确存在的,傻起来,傻得让人心疼,不过,我个人觉得,她们不应该单纯地说是傻女人,而应该说是好女人吧。